一步一世界--我走过的最美世界遗产 谢田著

   不可思议的亚洲(2)

 

满城尽是梅花鹿

奈良的精华,不止是法隆寺。春日大社、兴福寺、药师寺,还有鉴真的唐招提寺,都是值得细细品味的精品。最应该去的,是市中心的东大寺,它和法隆寺一样,都是世界建筑史中的必修谭,法隆寺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林结构建筑,而东大寺则是世界上最大的木结构建筑。

第一次看到东大寺山门的人,一定会惊讶不已,这座宏伟高大的山门弥漫着一种古朴的气息。然而更令人惊异的是山门前的广场上站满了大大小小的梅花鹿。奈良是一座鹿城,从公元11世纪就开始了对神鹿的信仰,1000年信仰下来,满城尽是梅花鹿,据说总共有2000多头。梅花鹿很可爱,也不会伤人,但是一群鹿上来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因为被它们踩上一蹄子可是很痛的。

日本人极爱旅游,而且是从小培养,在日本的著名景点,一定能看到一队队的学生旅行团。学生们纪律不错,排成一行行的跟着导游,导游一开口,所有人都安安静静地听讲,还纷纷做笔记,如同在上历史课一样。东大寺确实是个上历史课的好地方。大佛殿雄伟至极,高达47米,不愧是世界上最大的木造建筑。中国最大的木造建筑是故宫的太和殿,但是太和殿本身只有28米高,面积也小了500多平方米。东大寺在公元743年兴建的时候,规模远比今天的要大得多,是仿照当时唐朝洛阳皇宫乾元殿的尺寸修的。可惜后来毁于战火,1195年重建的时候,设计师是从福建请来的宋朝人,他们把大殿规模缩小了三分之一,现在这个大殿还是宋朝时候福建寺庙的风格。导游说:日本古代的建筑技术受益于福建良多,以后一定要去看看。我听了脸上一红,心道宋朝都过去800年人,福建哪里还有这种宏工巨制,也就是清朝的土楼还值得一看。

大佛殿之所以得名,是因为里面有一尊巨型的大铜佛,铸造于公元747年。这个年份是有意义的,因为这正好是中国的制铜技术传入日本的第40年。公元708年,日本改元“和铜”,意思是日本自己能制铜了,40年后,他们就铸造出了世界最大的铜佛。

40年,是日本人学东西的一个“刻度”,因为日本在历史上无论学什么,都差不多需要40年,而且40年后,一定能赶上甚至超越师傅。1872年,日本引进制丝技术,所有的设计师和技术人员全是请的法国人,40年后,日本超越法国,成为世界生丝出口第一大国。1882年,日本学习英国建立棉纺织工厂,40年后,日本超越英国,成为世界最大的棉纺织品出口国。为什么要40年?这不是一个巧合,因为40年正好是两代人的时间,经过两代人刻苦的学习模仿,什么技术都能深刻掌握了,加上日本人一股子执著劲,超越师傅并不难。

日本的洛阳

如果你去日本只能去一个地方,那毫无疑问是京都。京都最早的设计者们有一个很明确的理念,就是要把它变成大唐国都的样子。世界遗产委员会对它的评价是:“京都仿效古代中国首都的形式而建,从公元794年起直到19世纪中叶一直是日本的首都。

唐朝是两都制,京都主要仿的是东都洛阳,所以也叫“京洛“。日本人管去京都叫“上洛”,意思就是去洛阳,京都市内的各区的名字也都是洛东、洛南、洛中之类。今天的河南洛阳基本上只有一个龙门石窟可看,然而古代的洛阳是中国的文化中心,名胜无数。洛阳最经典的就是寺庙和园林,京都学洛阳,深得其中三味,寺庙园林不计其数,号称“三步一社,五步一寺”,总共有3000多处佛教和神首教的寺院,其中选出17座成为世界遗产,那自然都是精品中的神品了。

京都17个世界遗产中的每一个都值得一去,然而国内的旅行团往往对此视而不见,只在京都安排半天,就去一个金阁寺了事。金阁寺是日本一个名片式的景点,在80后的中国人中小有名气,因为金阁寺是动画片《聪明的一休》里的一个重要外景地。动画片里金阁寺的主人,幕府将军足利义满,总是喜欢和一个年龄幼小的和尚比拼智力,然后一次次地自取其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金阁非常漂亮,园林更漂亮,一座纯金的阁楼倒映在水边,顶部仿照中国宫殿风格,立着一只金凤凰,仿佛史书中洛阳皇宫的总章观。或许是因为太漂亮了会招来天妒,或许是因为五行缺火—金阁、树木、湖水、地上的泥土,只差火,于是就有了1950年的一把火。当时庙里有一个叫林承恩的见习和尚,觉得金阁太美丽了,只该存在幻想之中,不能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于是就放了一把火把它烧了。我们现在看到的金阁是1955年修复的。后来,日本作家三岛由纪夫根据这个故事写成了著名的小说《金阁寺》。

之所以旅行团都去金阁寺,一是因为它漂亮,二是因为金阁不让进,只能过去拍张照片,用不了半小时就解决了,这对于追求效率的旅行团是最合适不过的。要是稍微再拿出一点点时间,在清水寺、二条城、东寺、平等院中选那么几个看上一眼,你马上会意识到这个城市绝对值得投入更多的精力。

世界遗产清水寺位于京都东南的音羽山之上,在入口处有一个朱红色的大门,非常典雅,我怀疑上海世博会的中国馆就是用这个600年前的大门做的原型。在山顶上可以看到一个巨大的佛殿:清水寺本堂。它离地50米悬空而建,底下由139根巨木支撑,气势恢宏。这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悬空古建筑,曾经参与“新世界七大奇迹”的评选。本堂前面有一片悬空的清水舞台,风景优美,可以观看京都全景。这是日本著名的自杀圣地。据记载,从1694年到1864年,一共有234起跳楼事件发生。

第一次去清水寺的时候,我还做过一回蠢事,就是在寺里发现一个买票进入的地方,没看说明就直接买票进去了。到里面一看,全是女的,原来这里是女生祈求安胎和怀孕的地方,孕妇少妇们张口结舌地眼看着我,我那叫一个汗啊,为了不给祖国丢脸,赶紧满口“思密达”地退了出来,人家一听,哦,原来是韩国人。

二条城也是必去的,那里有江户时代仅存的幕府宫殿:二之丸御殿。大殿外面朴实无华,而到了里面就是金色的世界,让人瞠目结舌。日本自古就是产金大国,黄金产量曾经高居世界首位,江湖时代名家的壁画,通通画在黄金的粉底之上,将军家的奢华一览无余。

京都南部的平等院是个标准的风水宝地,从园林到建筑都是五星级的。园林是参照佛经设计的净土世界,隔着一条小河可以看到一个精美的佛殿,意思是极乐净土就在彼岸。每当河水上涨,整个佛殿会浸入水中,仿佛海上佛国一般。佛殿名叫凤凰堂,平面形状如同一只展翅飞翔的凤凰,阿弥陀佛就端坐在凤凰的头上。这是大胆而杰出的设计,在世界建筑史上是很出名的。我在浙江宁波的保国寺也看到过这种早期的寺院设计,那是华东地区硕果仅存的宋代佛寺,也是在净土池后面有一个佛殿,但从设计到保护都比平等院颇有不及。

东寺则是另一种韵味,这是座安静的寺庙。它的开创者空海在唐朝学习了汉传密宗,带回日本发扬光大。现在汉传密宗在中国已经失传了,只有日本还留着。讲堂是寺庙的精华所在,里面有一整套立体的密宗曼陀罗雕像,制作于839年(唐文宗开成四年),全世界最精美的唐风雕塑就在这里了,一个个天王古雅怪异,气宇轩昂,1000年前的气势跨时空而来,看完之后你会觉得国内庙里那些新塑的泥菩萨真是弱爆了。

文物的力量就在于古老二字,说实话我很受不了中国寺庙对古代文物修旧如新的做法,很多东西翻修之后居然和新做的一样。正定隆兴寺的大佛,是货真价实的北宋千年遗物,虽然漆痕斑斑,但是古朴雄浑,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庄严气象。然而后来全面翻修,各种贴金上色,给诸佛菩萨浓妆艳抹。现在的大佛看起来既崭新又艳俗,毫无古朴之意,只剩下花枝招展了。日本在平安时代之后,寺院和佛像逐渐老化,那时的人提出了这样一种审美观,认为把古老的东西涂抹成像新的一样,是不高雅的。于是任由佛像上的金箔逐渐掉落,哪怕被香火熏黑也不去修补。

京都的莲华王院有世界上最长的佛殿,它南北长120米,里面密密麻麻排列着1000多尊真人大小的千手观音,壮观得要死,恐怕西天佛国也不过如此了。这些雕像出自800年前,虽然维护得很好,但是在时间的洗礼之下,还是有一种古旧的感觉,然而正是这样,才自然而然地有了一种令人肃然起敬的幽邃之美。精美中渗着古雅,斑驳中透着庄严,这种时光的雕刻,是任何东西都比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