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一世界--我走过的最美世界遗产 谢田著

  不可思议的亚洲(3)

 

东洋和尚

在京都的世界遗产中,我最喜欢西芳寺,因为那是全世界最精致的园林,没有之一。任何人只要看上一眼,一定会被震撼。整个园林都是绿色的青苔,小河潺潺流于其间,形成一个“心”字,完全就是童话中才会有的景象,不像是人间的产物。

由于环境脆弱,所以西芳寺并不对外开放,想去的话必须提前申请,并且给庙里捐一笔香火钱。去的时候也不能直接参观,而是拿一套文房四宝,自己研好墨之后,在和尚的诵经声中抄写《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学佛之后,才能参观园林。我去的时候,还专门给庙里的和尚们带了一份书法家的作品,是用篆字写的《心经》,和尚们大加赞叹,说要专门供到佛塔里。

说起日本的佛教,那真是一朵奇葩。日本的佛教为中国保存了大量珍贵的资料甚至宗派,如果没有他们,中国的佛教史都写不全。但日本的佛教和中国还是有着巨大的差别。假设我要出家,那一定选日本,因为日本和尚跟中国不一样,他们没有清规戒律。和尚尼姑可以吃肉不说,还可以结婚生孩子!日本的僧人更类似于一种稳定的职业,他们每天朝九晚五到寺院上班。很多僧尼只需要在出家那天剃度,以后连头都不用剃,平时西装革履,只需要在西服上别个寺院的标记就好了。

婚丧嫁娶是人生大事,日本人死后都需要一个法号,于是日本的寺院就垄断了丧葬业,而且寺院往往拥有大量不动产,因为日本历史上没有革命,历朝历代下赐的土地直到今天还属于寺院。这样一来,和尚就成了个受人尊敬而且收入不菲的职业,生下的小和尚小尼姑还可以子承父业,乃至于继承庙产。日本的和尚很受女性青睐,现在还有专门给和尚举办的相亲会,据说十分火爆。我曾有幸看过一场日本和尚的婚礼,那真是别开生面,在一番佛教仪式之后,漂亮的新娘当场剃度,在婚礼上出家为尼,然后夫妻双双入洞房。

当然,日本的和尚也不可能都那么好当,特别是高僧,绝不是混日子混资历就能混出来的,必须经过严厉甚至是可怕的修行。京都的世界遗产比?山延历寺,是天台宗的大本山,那是出高僧的地方。想要当高僧,至少12年不得出山,每天都要艰苦修行。日本天台宗的很多修行方法都是从唐朝的天台山国清寺流传下来的,最讲究在修行中感受到的体验和冲击。最厉害的修行叫“千日回峰行”,就是在1000天中要走完相当于地球一周的距离,修行的僧人每天从凌晨两点到早上八点,在比?山中徒步30多公里,在200多处地点祈祷,途中只能坐下一次。每年这样走100或200天,连续走7年,一旦开始就不能中断。这样的走法,一般人走一天就崩溃了,而想要当大法师,甚至要进行两次这样的修行。想要当延历寺主持,更是有一个极度非人的考验:常行三味。就是在90天内,一边口念佛号,一边在常行堂里绕行佛像。僧人除了上厕所、吃饭、沐浴之外,不可停下,关键是不能睡觉,连续步行念佛90天。

其实日本大部分的和尚是介于两者之间的,既不是特别爽,也不是不要命地去修行。我去日本东部世界遗产日光山的时候,住的就是和尚家里。和尚把自己的佛堂改造成了旅店,招待各国游客。我闲着的时候跟他聊天,问他是什么宗派的,他说是禅宗的曹洞宗,然而再一细问,却不知道六祖慧能是谁,看来普通的和尚还是蛮好当的。“大师可曾娶亲?”我问他道。“没有,大概是佛缘未满吧。”和尚双手合十、一本正经地说道。“那何时才能功德圆满呢?”“不知道,诸行无常,假以时日,这缘法总是能到的吧。”和尚叹了口气,回头看了看在客厅里上网的两个金发女郎,若有所思。

在日本说吃

日本文明的起步,当然是从遣唐使开始的。那些遣唐使们费尽周折,来到“民心食为天”的中土大唐,如果不好好学习做饭技术,恐怕是要遭天谴的。遣唐使们没有辜负全日本吃货的期望,把能拷贝的食物全部复制了一遍。中国古代是吃生鱼的,成语“脍炙人口”中的“脍”就是生鱼,“炙”就是烤肉,于是现在日本料理店里大多都以生鱼和烤肉为主打,其他如寿司、火锅、拉面、饺子等,统统都是中国传统食物,只是寿司和生鱼片在中国失传了,成了日本独有的特色。

日本人有一股子韧劲,做东西精益求精,做饭也不例外。在东京银座的小野二郎寿司店,一个学徒要勤学苦练10年,才有资格去烤配菜用的蛋糕,而且失败几百次才能勉强合格一次。做一份鱿鱼寿司,鱿鱼必须要人工按摩近一个小时,紫菜要在炭火上人工翻烤两百下,米饭的温度需要是38度,等你用筷子夹起来吃进嘴里的时候,正好是人体的37度,这吃起来绝对和大街上的回转寿司是两个概念。

数一数2014年世界最顶级的米其林三星餐厅,日本有33家,数量高居全球首位,这不是一种偶然,而是对品质刻苦追求的结果。神户的牛肉,我第一次吃的时候,完全不知道眼前的牛肉来自何方,但是一口咬下,刹那间满口异香,那种感觉一生难忘,这是对那头牛精心伺候了一辈子的成果。

豪华绚烂

做事一丝不苟,拼命努力,是日本的民族性格。不光是吃的,建筑也是如此。日本从唐宋两朝学了大木建筑的技术,并不学完就完了,而是在学到的基础上继续精益求精。经过几百年的发展,到了江户时代(1603-1867)初期,日本终于修建出了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精美中式木建筑,这就是枥木县日光山上的两座灵庙“东照宫”和“大猷院”(灵庙就是陵墓和寺庙的结合体,用于埋葬并祭祀重要的人物,类似中国的皇陵)。

东照宫是开创江户时代的幕府将军德川家康的灵庙,这是个用钱堆起来的世界遗产,光是黄金就用了56万8千多两之多。一进山门,扑面而来就是一阵金碧辉煌,举目望去,到处都是精美的雕刻和贴金,很多都是名家的作品,而且每一处都有讲究,根本看不过来。就连在最朴素的马厩上也有名作,马厩的额阑上有一组以猴子为主题的浮雕,正中间有三只猴子,分别作捂嘴、捂眼、捂耳状,意思是非礼勿言、非礼勿视和非礼勿听。水池亭上还有一个很特殊的雕刻,是一对龙头鸟身的动物。按照《山海经》上的说法,这是南方群山之首“鹊山”的山神。

最华丽的建筑非“阳明门”莫属,这是个令人惊叹的艺术品,上面的雕塑足有上千组,而且主题全都是中国的历史故事,内容包括孔子、周公、八仙、琴棋书画、君子六艺等等。还有一组儿童故事,正中间是司马光砸缸。阳明门的另一个名字叫做“日暮门”,意思是看一整天也不会觉得厌烦。另一道精美的大门叫“唐门”,意思就是中国门。门上雕刻着虞朝的舜帝,还有上古的圣人许由和巢父。一些外国游客对东照宫如此中国化表示非常惊奇,我听到有个美国老头直接向导游询问日本是什么时候从中国独立出去的。在德川家康之后,将军的灵庙大多建在东京的寺庙里,但都毁于二战的空袭。只有三代将军德川家光(德川家康的孙子)的灵庙“大猷院”在日光山的轮王寺,保留了下来。

大猷院也是个用黄金白银堆起来的名胜,大门、水池、二天门、夜叉门,全都是明信片一样的风景,走在里面就是纯粹的视觉享受。特别是核心的本殿,那是日本的国宝。大猷院里也有一个和中国关系特别深的建筑,那就是最深处的皇嘉门。它是为了纪念刚刚灭亡的明朝而修建的。其实明亡清兴对日本影响挺大的,因为这个事件极大地影响了日本人的世界观。日本接受的是古代中国的世界观,认为世界上的国家分三种:中华上国、蛮夷、禽兽,这个世界观也叫华夷世界观。这里面的中华上国并不指的是中国,而是指文明等级最高的国家。在明亡清兴的时候,德川幕府很痛心,认为那是“夷夏之变”。于是幕府觉得中土已经变成蛮夷之国了,而日本当然是华夏的继承人,所以江户时代日本各地纷纷兴建孔庙,古迹上的中国元素也特别多。

华夷世界观在中国已经没什么影响了,但在日本却一直延续了下来。日本有一段时间觉得自己才是华夏,后来又觉得欧洲和美国才是华夏。按照华夷世界观,蛮夷理所应当就该努力学习华夏,所以日本明治维新学欧洲,战后学美国,都甘心以蛮夷自居。所以我觉得,这种华夷观其实也有可取之处,至少它可以激励落后的文明认清自己,学习先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