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一世界--我走过的最美世界遗产 谢田著

   文明古国之首-埃及(中)  

 

你有几个老婆?

大多数的伊斯兰国家都允许娶四个老婆。在一千多年前阿拉伯帝国的草创阶段,由于战乱,男人大量战死,女性剩余很多,所以就有一夫多妻来解决剩女问题。与一般人想象的不同,男人未必就是一夫多妻制度的受益者。真正的一夫多妻社会一定意味着少数男人的福利和多数男人的痛苦。在中东地区,只有社会顶层约5%的男人是一夫多妻,大量女性分享着这些高富帅们的资源,而大量的社会底层男性只能终身打光棍。

因为性别是有比例的,如果一个男人娶了四个老婆,那就等于有3个男人要因此打光棍。皇帝后宫佳丽3000人,那就意味着有2999个男人要因此丧失繁衍的权利。历史上最极端的例子是南美洲的印加帝国,在西班牙人到来的时候,几乎全国人民都是皇室和贵族的后代,因为在无限制的一夫多妻环境里,几乎所有的平民男性都断子绝孙了。

如果你有兴趣,可以倒着查一查自己的家谱或姓氏起源,你经常会发现自己的祖先是春秋的国君或某朝的名人,祖上都是无名之辈的反而罕见。这也许就是事实,因为在一夫多妻的古代,皇室和权贵的血脉更能流传下来,而升斗小民则更难繁衍。我们要感谢这个一夫一妻的时代,它拯救了广大?丝青年。

那么,在现代埃及,是不是有很多人找不到老婆呢?恐怕是的,而且都是比较穷的人。然而那些比较有钱的人过得开心吗?似乎也不一定。我和红海边上的一个酒店的老板聊过这个问题,他是当地的有钱人。“你有几个老婆?”我问道。“一个”。“一个?不是可以娶四个吗?”“是可以,但是太贵了,我老婆生活不错,再养三个那样的,我会很吃力的。而且……”“而且什么?”“我怕她会杀了我。”

砍价是门必修课

在埃及,砍价是一门必修课,而且总有一堂课会令人印象深刻。骑着骆驼去金字塔,是埃及的必游项目。一个埃及大叔很热情地向我推销他的骆驼,他给了我一个不可能接受的价格:120美元骑一次骆驼。我说太贵了,你最低能给多少。大叔很坚决地一摇头:这是死价,就算我的父亲从坟墓里出来,我也不能他打一点折扣!原来有一句爱情名言:如果把太平洋的海水倒光,也浇不熄我对你的爱情的火焰。其中的奥妙在于太平洋的水不可能倒光,所以我压根儿就不爱你。这位大叔的话异曲同工:他父亲根本不可能从坟墓里出来,所以折扣可以大大地打。然后就是砍价了,双方假意谈崩几次,最后达成一个妥协价:140埃镑,大概相当于200元人民币。

有人去准备骆驼,我就在大叔家里参观了一下。他家是个商店,卖各种工艺品。我发现墙上有几张草纸画很漂亮,草纸是世界上最早的纸,工艺失传了很久,不过被一个埃及前驻华大使重新做了出来。我正在看着,埃及大叔就过来向我推销了。这几张不错,上面画的是图坦卡蒙和太阳神。

大叔说:“这些本来是不卖的,但是你是我的朋友,既然你那么喜欢,那就1000埃镑吧,算是半送给你了。”我说:“什么?1000镑,太贵了,我的预算只有200镑。”大叔叹了口气说:“咱们是朋友,200就200好了,千万不要告诉别人我给你这么低的价钱。”二话不说就打了两折,看来还能更便宜,于是我说:“我说的是预算只有200镑,那可是我买纪念品的全部预算,200镑买几张纸也太贵了。你看,我这里有个小礼物。”我拿出一根圆珠笔递给大叔。埃及人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喜欢中国的圆珠笔和清凉油,这两个东西在埃及特别好用。

大叔说:“好吧,我的朋友,50镑是最低的价格了,因为你是中国人,我才给你的。我感觉到50镑还是贵了,于是继续还价:“好吧,这是你的珍贵藏品,我也不是非要买不可,10镑我就逾走,要不然就算了。”于是,我向门口骆驼走去。大叔走上前阻拦:“朋友,再考虑考虑,30如何?”我头也不回地走向骆驼,大叔急了:“好吧,10镑全拿走。”我完全郁闷了,1000居然可以还到10,看来10埃镑也不便宜,更郁闷的是骆驼的租金大概也贵了,而且都已经付钱了。

埃及是个神奇的国家,埃及人不光在卖东西时会哄抬价格,甚至在买东西时也会哄抬价格。只不过我遇到的情况比较特殊,哄抬价格用的货币不是埃镑,而是骆驼。当时我和两个在英国留学的女生结伴游览开罗的大巴扎。巴扎时有个商人(这里称为商人甲)眼睛很尖,看到两个女生中一个胖胖的女生手上没有戒指,就大胆地过来问:你结婚了吗?我发现埃及人的审美标准和唐朝人相似,都是以胖为美。这位胖女生很诚实地回答:没结婚呢。商人甲一听开心了,马上就问:你能嫁给我吗?女生问:为什么我要嫁给你啊?商人甲:你要是嫁给我,我就给你40头骆驼当嫁妆。旁边另一个商人(商人乙)看不下去了,凭40头骆驼就想这么胖的一个姑娘,你也太美了吧!于是就和商人甲开始了一番竟价。用了不到5分钟,胖女生的嫁妆已经上涨到了200头骆驼,是笔巨款了。这时,真正要崩溃的是另一个苗条的女生,她被直接无视了,别说开价了,连看都没人看她一眼。激愤之下,她开始主动询价,问了一个她一生中最愚蠢的问题:你看我值多少骆驼?商人甲没想到有人来打岔,看了她一眼,没有出价。商人乙想了一下,很勉强地开了个价:20头骆驼。

我们离开巴扎以后,这个苗条女人一天没有说话,饭量猛增。

百闻不如一见

我知道金字塔很大,但却从来没有想过,金字塔居然这么大。在从开罗去吉萨的路上,我在出租车里昏沉沉地睡着,司机忽然把我叫醒:“看,金字塔!”我往窗外抬头一看,一下就被这景象给震住了:近处是一排排高矮不齐的楼房,而在远处,??的薄雾中显示出两座巨大的金字塔的轮廓,如同两座巨大的金色山峰,挺立在喧嚣的都市之上,眼前这些七八层高的楼房,一下子就变成了给婴儿玩的迷你玩具。我知道金字塔很大,但是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大,大得给人一种压迫感,不,不是给人,而是给整个城市一种巨大的压迫感。这个4500多年前的奇迹,让我完全震惊于其难以描述的雄壮。

吉萨不是只有一座金字塔,而是由九座金字塔组成的金字塔群,其中有两座特别巨大。最大的金字塔属于法老胡夫,建于公元前2560年,由两百多万块巨石垒成,重量大概有590万吨。胡夫儿子卡夫拉的金字塔排名第二,是用雪花石膏石做的,由于建在较高的地势下,所以远处看起来比胡夫金字塔还大一些,要到近处才能比出实际大小。

古时候金字塔的表面是很平滑的,据说外面还包了一层金箔,每天太阳升起,整个尼罗河谷都会闪耀着金字塔的光芒。那种壮丽的景色我们是看不到了,阿拉伯人为了修建开罗,从金字塔上拆了大量石料去修城堡,所以现在的金字塔表面就是一块一块阶梯状的巨石,只有卡夫拉金字塔的顶部没拆干净,还可以看到一个平滑的尖顶,白白的,如同高山上的积雪。4500年前人类还没有发明水泥,石头是一块一块摞起来的,金字塔的石头切割得如此整齐,以至于中间连纸都插不进去。

在以前,爬金字塔是每个游客必玩的项目,由于没有保护措施,金字塔又实在太高,每年都会有几个失足摔死的,后来就禁掉了。爬个四五阶没有管,高了警察就过来了。我爬了几阶,发现确实难爬,每块石头都一米多高,下来也困难,爬高了真的很危险。我旁边一个游客往上爬了差不多有十阶,几个黑衣服的埃及警察就过来了,他们举起枪,指着正在爬塔的游客。那游客回头一看,黑洞洞的枪口齐刷刷地指着自己,于是惊叫一声,差点掉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