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一世界--我走过的最美世界遗产 谢田著

   不可思议的亚洲(7)

 

印度的十二生肖

十二生肖是中国的传统,但有一个说法,认为十二生肖最早起源于印度,因为最早是佛经里记载的。这个没有定论,不过我觉得这是有可能的,因为印度城市里动物太多了,十二生肖除了龙以外,大街上都能见到。

先说老鼠,印度的老鼠绝不是什么稀罕东西,街头巷尾常能见到,在火车卧铺上睡一夜,发现硕大的老鼠在床下跑来跑去也是很正常的。要是一两支老鼠不能给见多识广的你带来什么刺激,那可以去拉贾斯坦邦看看代史诺盖老鼠庙,里面供养着数以万计的老鼠,而且这个庙是圣地,游客进去必须光脚,数不清的老鼠会和你的肌肤亲密接触,心理承受能力稍微差一点的就不建议去了。当地人相信,吃掉被老鼠舔过的糖球是可以交好运的。

牛,这可是个圣物,要膜拜的,每个印度庙里都能看到它的身影。当然也不是说什么牛都是圣物,主要是白色的母牛,不能吃不能骑,在大街上挡着交通也不能轰,哪怕走上高速也不能轰。老虎在中国濒临灭绝了,但在印度还有。在孟加拉地区的世界遗产孙德尔本斯(分属印度和孟加拉国),有400多头野生的皇家孟加拉虎,是世界上最大的野生老虎生活区。我在那里见过老虎的脚印和爪印,但可惜老虎是夜行性动物,没亲眼见到。孙德尔本斯地区生活着好几万渔民,他们每天凌晨就驾着小船出来捕鱼,这时候老虎就会悄无声息地从水里游过来,一爪子打翻渔船,然后吃人,据说当地每三天要被吃掉一个人。

印度的图腾是象,到处都是大象,而且可以骑着上路,基本就是一种交通工具。玩蛇是印度的特色,大街上就能看到吹着笛子的玩蛇人,我也试着去吹了一回,但是不敢吹出声来,那是货真价实的眼镜蛇,要是它觉得我吹得不好,咬我一口,那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马和羊是城市里经常能见到的动物,然而满大街的猴子就让人侧目了。街边的建筑上挂满了猴子,比北京动物园猴山上的猴子还多,所谓都市丛林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最神奇的是印度的总统府,前面一排门拱庄严肃穆,然后每个拱上都蹲着几只猴子抓耳挠腮。

鸡是印度主要的肉类食物,有些餐馆做得很好吃,但是印度人不吃狗肉。印度是鸟类大国,不用去那些专门看鸟的国家公园,大街上就能看到遮天蔽日的鸟群,城市的上空翱翔着老鹰,有完整的食物链。印度人不吃猪肉,因为当地穆斯林很多,所以我没有想到在印度能看到猪,而且是在高速上,遇到几只横穿高速的猪!

古文明最深刻的印记

周游世界,无数的教堂、修道院、清真寺,还有各种历史和现实的故事,似乎都在诉说着同一个主题:宗教。

自孔子削笔《春秋》之后,中国就成了世界上最重视记载历史的国家,然而从全世界来说,对人类早期的历史记载是非常有限的,在19世纪以前,人们对两河文明和印度河文明一无所知,觉得埃及文明是在古希腊后面兴起的,直到19世纪之后的考古大发现,才重新改写了历史。

考古学家惊讶地发现,很多古代的大帝国彻底从人类的记忆中消失了,他们的功业、历史、文化、语言,统统被忘得一干二净,以致于我们必须对古代文明重新解码。如果不是有贝斯顿铭文可以解读楔形文字,我们根本想象不到人类在3800年前就有了汉谟拉比法典,如果不是有罗塞塔石碑可以解读象形文字,我们根本不知道埃及人竟然有那么精彩的文明。

真正能给历史留下遗产并影响后世的,既不是帝王也不是富豪,而是那些有思想的人。在三四千年前,有一个很小的部落,他们历经了各种磨难,被奴役、流浪,好不容易建立了一个小国家,还分裂成两个,然后被人灭掉,成为阶下囚。后来他们一度成了一些国家的附属,但最后由于一次起义而彻底灭亡,人民四处流浪,沦为社会最底层。这个小部落就是犹太人。然而这个民族确实与众不同,他们存在的基础并不是政治经济和军事,而是一种在当时可称新奇的宗教。

在古人的眼中,自然就是神,雷是雷神,雨是雨神,太阳是太阳神,神就是自然的力量。然而犹太人的观点与众不同,他们相信世界上只有一个神,比数量更重要的是神的性质,他们相信神凌驾于自然现象之上。神不光可以控制自然,还可以控制人类历史和社会变迁,神无所不能,无所不知,一所不在。犹太人管这个神叫耶和华,穆斯林称之为真主,我们一般统称为上帝。通过这个信仰,犹太人挺过了最黑暗的岁月。古代民族一旦被征服,他们的信仰也会被一同征服,觉得被自己的神抛弃了,结果就是被同化。然而犹太人的信念不同,他们认为自己是被上帝照顾的选民,因此必须遵守摩西十诫来回报上帝,于是在国家灭亡的时候,他们觉得这是自己没有遵守戒律的结果,而不觉得这是神抛弃了他们,现在的痛苦是神对他们的考验,于是加倍坚强团结起来。

后来,一个年轻的犹太木匠把这个信仰改造了一下,说神不止是犹太人的神,也是所有人的神,神是爱着世人的。这个木匠由于触犯了当权者的利益,被当做异端钉死在了十字架上,今天的人管这个木匠叫上帝之子,他的名字叫耶稣。公元70年,犹太的自治政权被罗马军队消灭了,而几百年后,犹太人耶稣创立的基督教却征服了罗马,在罗马皇帝的竞技场上修建起巨大的教堂。公元前586年,强大的巴比伦王国灭掉了犹太国,犹太人沦为巴比伦之囚。但到了今天,仅占世界人口总数0.18%的犹太人不仅重新复国,还囊括了22%的诺贝尔奖。而当年盛极一时的巴比伦,现在成了世界上落后和混乱的国家—伊拉克。

由古代犹太人创立的一神论,以及由此引出的三大天启宗教: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毫无疑问是古代世界留给今天最深刻的印记,他们留下的故事、奇迹和纷争,都在提醒我们:历史并不遥远,我们正身处其中。

和死神擦肩而过

探访宗教文化,最好的地点当然是耶路撒冷。耶路撒冷是世界上最知名、最重要,也是引起最大争议的宗教圣地,现在被以色列实际控制。坐上去耶路撒冷的大巴,我真得被震撼到了:车上超过七成的乘客都拿着冲锋枪。他们有的穿军装,有穿便装。以前实在没见过这阵势,不免有点儿心慌,但是看别人都平静如常,心想大概这就是这里的国情吧。然而周围都是枪,总归还是害怕,万一走火了怎么办。

到了耶路撒冷的大巴站,我发现不只是这一辆车上拿枪的多,而是哪里都这样,到处都是黑乎乎的冲锋枪。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以色列是个危险的地方,耶路撒冷是个特别危险的地方,耶路撒冷的大巴站是最最危险的地方。我有一次从大巴站去海法,坐的车上居然有定时炸弹,结果整个车站戒严,拆弹专家鼓捣了一个小时才允许开车。当地人都不愿意在大巴站旁边买房租房,因为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有一户人家和大巴站只有一墙之隔,晚上看电视的时候,恐怖组织的炸弹突然于来袭,墙后的电视被炸成碎片,几个看电视的人都受了重伤,完全是躺着中枪。

以色列人不怕抢劫,但是他们怕背包,因为里面能装炸弹。到任何一个地方,哪怕只是进个商场,安检都严格得要死。事实证明,这种检查是有必要的,我有一次真的是和人体炸弹擦肩而过。那是在特拉维夫,恐怖分子很少袭击圣地耶路撒冷,但是对于一个商业城市可丝毫没有顾虑,以色列的爆炸袭击有一多半都是在特拉维夫发生的,而且恐怖分子可不管你是哪国人,找个人多的地方就炸。

我那天参观完了特拉维夫的市区,坐大巴回耶路撒冷,当时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坐的居然是最后一班车,大巴前脚走,后脚车站就炸了,所幸除了恐怖分子外无人死亡。看电视里的报道说,那个恐怖分子打算在检查背包时引爆炸药,但是由于技术不行,在厕所里装炸弹的时候不小心引爆,炸塌了厕所,只有几个上厕所的乘客受了伤。在看新闻的时候,我真切地感到了一阵恐惧,这毕竟是我第一次和恐怖袭击擦肩而过,因为我也去过那个厕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