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一世界--我走过的最美世界遗产 谢田著

   美国国家地理(3)

 

世界第一自然遗产

在全世界的自然遗产中,如果黄石公园被排到了第二,那恐怕就没人敢当第一了。因为世界自然遗产的概念,就起源于美国的国家公园制度,而世界上第一个国家公园,就是建于1872年的黄石公园。

黄石虽然偏远,蛤真的值得探访。刚刚进入公园,我就意识到了它的不同寻常:满眼全是前所未见的地热奇观,整个大地五彩斑斓。一个个冒着热气的喷泉口,好像巨大喘着气的嘴巴,喷吐着硫磺的味道,仿佛一根烟就能引爆似的。这一切,似乎都在说明一个事实:这块土地,是活的。最能感受到黄石这块土地活力的地方,是著名的“老实喷泉”。它是个天然喷泉,每隔61-67分钟喷发一次,每次的水柱约有40多米高,百余年来天天如此,诚实守信童叟无欺,绝不会让游客白等,所以美名远扬。

在黄石公园,基本上所有游客的第一堂地质课都是在老实喷泉前进行的。漂亮的女园警会讲解喷泉的成因和地质特点,并且可以精确地预测出下次喷发的时间,误差一般不超过两分钟。据园警说,老实喷泉的成因大概是这样的:这里有很多地下水,水下面有很多的岩浆,岩浆会把水给煮沸,通常有上千度,然后沸水会像高压锅冒气一样从地底下喷出来,只是比高压锅更加危险而已。

这种喷泉的学名叫“间歇泉”,因为它是间歇发作的。黄石有300多个间歇泉和数不清的温泉,比全世界其他所有地方的加起来还要多。其中规模最大的间歇泉名叫“蒸汽船”,可以喷到120米,但是它的状况很不稳定,间歇期约为4天到50年,反正守候一辈子大概能碰上一两回。

实际上,这里还有一种更不稳定的东西,就是那些还没有被发现的间歇泉。我在黄石去过一个名叫鸭湖的地方,它本来并不存在。在一万五千多年前的某一天,这个地方突然喷发,几千万吨泥土和岩石,还有热得不能再热的水,以极高的速度直喷九天,最后变成了今天的鸭湖。当然了,这种疯狂的喷发不是每天都能遇到的,常见的是一些小型喷发,比如说1989年的猪排泉喷发,面积只有大概5平方米,只要不站在上面就不会有太大的危险。所以参观喷泉区的时候,人们必须走一条专用的木道,让你不要乱走,以防被突发的喷泉烫死。

其实真要发生危险的话,脚下这块木板的作用会很有限。一个园警跟我说了实话:要是到了那个时候,木板只能是帮着收尸了。如果有人真的不幸走到了突发喷泉的上面,木板至少可以保证他不被煮到无法辨认的程度。不过也不用太担心,因为一个新喷泉在你脚下突然喷发的概率应该不会很高,至少100年来黄石的几千万游客中还没有一个是被新喷泉烫死的。

超级火山

如果你看过电影《2012》,那你应该知道,黄石是一个可以喷发的大火山。然而,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黄石确实是火山,但电影是虚构的,里面的情境并不真实。实际上,黄石如果爆发的话,绝不可能像电影里那么温文尔雅。

如果你来到离黄石1000多公里以外的内布拉斯加州的小镇阿施福尔,会看到那里有一个化石公园,公园里面展出了很多死于1200万年前的哺乳动物化石,好比说犀牛、剑齿鹿、乌龟等。起先,科学家们认为这群动物是不幸遇到了地震,被活埋的,后来发现不对,这些动物似乎是死于其他的原因。在内布拉斯加州,广泛分布着一种白色的粉状粘土,当地人大量开采这种粘土,并把它当成一种高效的去污粉。然而这种粉状粘土并不是从地里冒出来的,而是从天上掉下来的,那些化石公园里的动物就是因为吸多了粉末,最后不幸驾鹤归西。

这些粉末并不神秘,它们通常被称为“火山灰”。在几十年前,美国的科学家开始意识到,黄石公园也许是火山活动的产物,因为它的间歇泉和温泉实在是太多了。说起火山,我们都会想到一个圆锥形的山丘,它的底下有很多岩浆,顶上有火山口,每隔很多年就会喷出一些浓烟和岩浆。但令人非常费解的是,黄石公园里没有圆锥形的山丘,也没有火山口,它是一块略微隆起的平整土地。

这个问题困扰了科学家们很久,直到后来,美国航天局从高空拍摄了一组黄石公园的照片,并把这些照片送给了老实喷泉的游客中心,才使真相大白。原来这里根本不可能是一个圆锥形的火山,因为整个黄石公园,9000平方公里的大地,就是一个火山口!1200万年前,黄石爆发了,火山灰洒满了大半个北美,那些可怜的动物化石就是黄石火山的牺牲品。自那以后,这个超级火山每隔60万年左右就爆发一次,千百万年来一直如此。黄石的最后一次大爆发大概是在63万年前的某天,威力之大远远超过了人类自北京猿人以来见到过的所有天灾人祸:整整9000平方公里的地壳被炸到了九霄云外,喷涌而出的烟尘弥漫了整个地球的大气层,经久不散,让地球进入了一个漫长的火山冬天。

今天,黄石的再度爆发虽然已经迟到了好几万年,但那些岩浆仍然在黄石下面待着,一点也没有受到时间的影响,它们散发的热量不断煮沸着这一带充沛的地下水,形成了令人难忘的喷泉奇观。黄石可能会炸,但谁也不知道究竟什么进修炸,于是就成了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风险之一,这个风险比小行星撞地球更现实,因为概率更大。比气候变化更危险,因为无处可逃。总之它是一把悬在人类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最危险的美丽

超级火山是导致生命大爆发的原因之一,黄石公园自然也是个生物学研究的重要场所。我在各种间歇泉的景区里,发现了一个叫Morning Glory的水池。那可是一个正经的美丽地方,水池的周围是黄色的,而中间是蓝绿色的,看上去和翡翠一样。

水池的颜色之所以特别美丽,是因为它里面有很多奇妙的细菌,好比说黄石的特产“嗜热水生叶菌”。这种细菌喜欢在极端的沸水条件下生活,它体内有一种独特的抗热酶,可以玩一种叫做“聚合酶链式反应”的戏法。后来,一个叫穆里斯的科学家发现并解读了这种生物魔术,于是获得了诺贝尔奖。细菌喜欢沸水,但是游客最好不要跳下去游泳。水池边上有一个警示用的告示,上面说,跳下去的人会马上陷入泥潭,然后被沸水活活煮死。虽然人不能往池水里跳,但是垃圾会往池水里跳。以前的水池是纯蓝色的,但不断有人往里面仍东西,导致泉眼被堵,温度降低,大量的蓝色细菌死亡,被黄色菌替代,于是今天的池子就成了黄蓝相间的颜色。

除了彩色的水池,黄石还有一个超级美丽的地方,那就是黄石的得名地:黄石峡谷。这条峡谷的两边都是黄色的石头,远处有一条瀑布,最早的探险家们被这一美丽的景色所震撼,于是迫不及待地给它命了名。峡谷里有一条观光道,风景之美难以言喻,我走了一路,感觉简直就是在画中前行。满眼都是黄色的峡谷,点缀着些许黑色,仿佛千年宣纸上的泼墨山水,这边是武元直的赤壁,那边是荆浩然的匡庐,美得不真实。观光道的尽头,是一条巨大的瀑布破云而下,颇有范宽的笔意。与众不同的是,瀑布中还藏有一道 幽幽的绿线,十分奇幻。原来这个瀑布纵深很深,有一道水瀑在其他瀑布的后面,阳光经前面的瀑布一滤,就成了绿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