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一世界--我走过的最美世界遗产 谢田著

 文明古国之首-埃及(下)  

 

探秘法老墓

胡夫金字塔是古代七大奇迹之首,近着会显得特别高大,像一座高山一样,任何人在这里都会马上感觉出自己的渺小,甚至连远处的狮身人面像看起来也跟猫身人面像差不多。胡夫金字塔在刚建成的时候,高达146米,后来被阿拉伯人拆矮了7米,在修成后的3800年中一直是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直到1311年才被英国的林肯大教堂超过。

“世界最高建筑”这个封号似乎很吃香,前些年很多国家都争着修建世界最高的建筑,越修越高,直到崇拜修了810米高的哈里发塔,让大家觉得再高就该倒了,才没人去争了。总之胡夫金字塔是“世界最高的坟”,这个封号从来没被夺走过。

胡夫金字塔一天开放两次,每次只卖150张票。我买票之前还有些犹豫,因为来之前看过一项调查,说进过胡夫金字塔的人,10年内死于癌症的概率高达40%。但是在售票处一看,各种旅游团里都充满了白发苍苍的老头老太太,估计是轮不上我了,于是心里颇为安慰,放心地买票进塔。进金字塔的经历一定会让人印象深刻,不是因为它神秘,而是因为在里面非常难受,又热又闷,比桑拿浴还猛,让人一进去就想出来。这可是埃及冬天最冷的时候了,我实在不建议夏天去,除非您想亲自体验一下木乃伊是如何炼成的。

胡夫金字塔的入口和山洞很像,里面是一个很窄的隧道,高也就一米多点,宽和高差不多,人人都要像虾米一样弓着身子才能往前走。隧道又长又陡,潮湿闷热得要死。出了隧道后豁然开朗,前面是一个斜向上的巨大走廊,又宽又长,走廊顶部逐渐收窄,最高处离地面差不多有七八米,看起来有一线天的感觉。这是个精妙的设计,把上面几百万吨巨石的重量分散开来,保证墓室不会被压塌。走廊的尽头是胡夫的墓室,空间不大,里面有个缺了一角的石棺,里面空空如也,四壁光滑,没有任何的装饰。我真没想到金字塔如此雄伟,而里面的墓室竟然这么小,甚至连一点装饰都没有。

说起金字塔,那一定离不开“谜团”二字。导游告诉我,有人把用钝了的剃刀放在塔里,一段时间后剃刀居然会自行变得锋利起来。最不可思议的是,有人把猫鼠的尸体拿进来,在这么潮湿闷热的环境下,尸体竟然不会腐坏。金字塔真正的谜团在于这么多大石头究竟是怎么运过来的。吉萨金字塔的石头产地东起阿拉伯半岛,西到利比亚,基本不是本地产的,这些石头最重的有几十吨,数量以百万计,都运到一个地方并且整齐地摞好,这个运输要求是超过当时生产能力的。当然也有一些原来的谜团现在被解开了,好比说金字塔是什么人修的。过去一直以为是奴隶修的,但其实真正的答案是农民和工匠。农民们在农闲时参与修建金字塔,而法老会给他们一些奇怪的报酬,诸如萝卜大蒜之类的东西。

人类的丰碑

据记载,胡夫金字塔只用了20年就修起来了,平均每天要垒起800多吨切割好的石料。如此纯熟的技术如果是凭空而来的,那除了外星人之外还真没什么好的解释。事实上,在胡夫的时代,金字塔的建造技术已经发展得很完善了。胡夫的父亲斯内夫鲁被称为金字塔之王,因为他一个人修了三座金字塔,每座有100多米高,可以说金字塔的技术就是在他手里成熟的。为什么要修三座呢?不是他想把自己切成三段埋葬,而是修坏了两座。第一座角度太陡,像个倒立的锥子,修到一半就塌掉了。第二座叫弯曲金字塔,修到一半,发现顶部质量过大,会压塌墓室,只好修改角度,让顶部变矮。第三座叫红色金字塔,角度平缓,在技术上无可挑剔。

弯曲金字塔和红色金字塔都是可以入内参观的,只是设施比较老化。我在参观红色金字塔的时候正好赶上停电,那可真是太刺激了。在闷热狭长的金字塔隧道里,两三个游客在昏暗的灯光下摸索着前进,突然间灯光闪烁,然后一片漆黑,比恐怖片还吓人,一个韩国女孩当场就吓哭了。我们几个人在黑暗、闷热、恐惧,甚至快要绝望的环境中,叫喊哭泣了有十几分钟,电才姗姗来迟。

其实我最欣赏的,不是吉萨金字塔群,也不是红色或者弯曲金字塔,而是在开罗以南30公里处的萨卡拉。那是上下埃及的分界之处,也是世界上第一座金字塔,“阶梯金字塔”的所在地。阶梯金字塔是第三王朝的法老左塞尔修的,塔高63米,比20层楼还要高一些。最早的法老墓非常简朴,就是一个长方形的泥砖台子。阶梯金字塔的设计者伊姆荷太普别出心裁,他以石头为建筑材料,把6座大小不等的法老墓摞在一起,就成了阶梯金字塔。

在他的启发下,后面几代法老都致力于完善金字塔的技术,终于成就了吉萨的金字塔群。

我之所以对萨卡拉如此欣赏,是因为这是人类自离开山洞以后,第一次用雕凿过的石头来修造建筑物。在此之前,人们只能用整块的大型石料来堆垒坟冢或树立纪念碑。要知道,当时的人类还没有离开石器时代,文明都还在沉睡之中,阶梯金字塔是个超越时代的产物。

古埃及文明消亡了,文字被人遗忘,历史变得模糊,只有金字塔一直稳稳地矗立在尼罗河边上。但是,金字塔毕竟不只是一个古老的遗址,它还是那些金字塔建造者们意志的化身。古人修建这些前所未有的丰碑,就是在展示人类的创造力和对永恒的追求。“我们可以改造自然,我们可以在天地间留下存在过的标记”,这是上古埃及有通过金字塔传递给我们的信念,而这种生生不息的信念,是人类前进的动力,也是我们今天一切的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