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中东对立的前因(2)

犹太人与阿拉伯人对立—中东问题

 

『中东问题』屡屡成为国际政治情势上的大忧思;『中东』问题又别称『巴勒斯坦问题』。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问题呢?直到两千年前,巴勒斯坦这个地方都是由犹太人建立的王国所统治。根据犹太人的经典记载,过去巴勒斯坦被称为『迦南地』,上帝曾对犹太人的先祖说:『我要把这地赐给你的后裔。』因此这里是上帝赐给犹太人的『应许之地』。但犹太人的王国最后为罗马帝国所灭,犹太人被逐出此地,流亡世界各地,史称『大离散』。犹太人被驱逐后过了几百年,这里就成了信奉伊斯兰教的阿拉伯人定居的地方。

因大离散而流亡欧洲的犹太人,在基督教社会中饱受歧视。因为中世纪的欧洲人一看到犹太人就想到『犹太人把耶稣基督钉在十字架上』,所以他们受尽迫害。尤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纳粹德国屠杀了大量的犹太人。不只德国境内,连居住在波兰、荷兰的犹太人,都被送进了集中营,据说约有六百万人遭到杀害。犹太人自己也开始思考:『我们之所以遭受迫害,是因为没有属于自己的国家,那就来再重新建一个自己的国家吧!』他们自然而然地想到:『那就回到上帝应许的「迦南地=巴勒斯坦」吧!』并发起了返回故土的运动,史称『锡安主义运动』。

虽然复国运动取得了国际的支持,但巴勒斯坦地区早已住着许多信奉伊斯兰教的阿拉伯人。因此,联合国在1947年11月,开会通过『巴勒斯坦分割方案』,决议将巴勒斯坦分割成两个国家,一边属于阿拉伯人,一边属于犹太人。分割后,巴勒斯坦的耶路撒冷同时拥有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圣地。联合国提议把耶路撒冷交由联合国管理,并定为『耶路撒冷独立个体』。翌年5月14日,犹太人就在联合国划给他们的『犹太人的土地』上,建立起了自己的国家--『以色列』。以色列的建国和联合国对耶路撒冷的管理,后来成了中东问题的导火线,问题延烧至今。

 

以色列建国引爆了以阿战争

以色列建国的第二天,周围的阿拉伯各国组成阿拉伯联军,进攻以色列。参加联军的是埃及、叙利亚、约旦、黎巴嫩、伊拉克五国。后来,又引发了多次以阿战争,光是大型的冲突就发生过四次。第二次以阿战争中,英法两国暗中与以色列联手,帮助以色列攻击埃及,这是由于埃及将苏伊士运河纳为国营事业,触怒了英国和法国。第三次以阿战争是以色列察觉埃及、约旦又或叙利亚正打算发动攻击,因此先发制人。以色列在这场战役中,一举夺下了埃及的西奈半岛和叙利亚的戈兰高地。此时,以色列不只占领了耶路撒冷,也将东侧据为己有,同时宣布:『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此后,以色列就将首都移至耶路撒冷,但国际社会并不承认这件事。

由于以阿战争的烽火连绵,使得许多伊斯兰教徒被逐出巴勒斯坦,这些人被称为『巴勒斯坦难民』。中东问题说穿了,就是阿拉伯人与犹太人之间的抢夺地盘之争。其后,巴勒斯坦人与犹太人仍是一个要求『把土地还来』,一个主张『这里是上帝赐予我们的土地』,两方冲突一再上演。1964年,巴勒斯坦人觉得不能继续这样下去,成立了巴解组织(巴勒斯坦解放组织)。这是由阿拉伯各国一起成立的温和组织,旨在『透过双边对谈一起解决问题』。然而,1969年,阿拉法特成为领导者之后,巴解组织一改旧有方针,瞬间变成『为夺回巴勒斯坦,不惜使用武力』的组织。阿拉法特在巴解组织中掌握实权,使其转变成一个激进组织,同时在世界各地展开了『反以色列』的恐怖行动。

后来,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双方缔结了一项历史性的协议。也就是1993年8月的『奥斯陆协议』。挪威邀请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代表前来挪威首都奥斯陆,并努力促使双方达成这项协议。为了让两国缔结和平协议,美国、挪威都在台面下努力游说以色列。协议的结果是,以色列暂时将住有大量巴勒斯坦人的约旦河西岸地区和加萨走廊设为自治区,承认巴勒斯坦人在该地的自治权。

 

巴勒斯坦自治区分裂成两股势力

 

以色列自1967年起占领的约旦河西岸地区和加萨走廊,被设为巴勒斯坦人的自治区,背后所蕴含的意义其实是:未来要让巴勒斯坦人在此建国。然而其后,因为以色列向巴勒斯坦自治区发动了攻击,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间的情势又再度紧绷。另一方面,巴勒斯坦在强人型的超级领袖阿拉法特主席过世后,产生了严重分裂。巴解组织内部一直有各式各样的派系:阿拉法特所率领的『法塔赫』,属于温和派,其宗旨是要摸索出与以色列的共存之道;但另一方面,也存在著名为『哈马斯』的激进派,他们压根不打算与以色列共存。『哈马斯』是取阿拉伯语中『伊斯兰抵抗运动』一词的字首缩写。在此之前,激进派一直是被主席阿拉法特抵制。

建立巴勒斯坦自治政府时,法塔赫虽然位居主流,但却十分腐败。欧盟、日本等国的援助中的多数都被法塔赫的干部们拿去中饱私囊,巴勒斯坦居民看到这些行径后,自然逐渐失去对法塔赫的信赖。反之,哈马斯虽然是伊斯兰基本教义派的激进分子,但他们平时做的却是开诊所照顾病人、举办慈善活动等。这样的反差反映在后来的选举结果上,约旦河西岸地区依旧受到哈马斯的支配,但在加萨走廊,哈马斯得到压倒性的支持。这场选举导致巴勒斯坦自治区政府一分为二,双方水火不容,过去长期处于各自为政的分裂状态。简单地说,法塔赫是腐败的鸽派,哈马斯则是清廉的鹰派。

美国和以色列都认定哈马斯为恐怖分子。哈马斯统治的加萨走廊,过去频频发生用自制飞弹攻击以色列的事件,以色列也会不甘示弱地对加萨走廊进行报复性攻击。然而,2014年时,法塔赫与哈马斯达成和解,两方决定携手建立联合政府。此举使以色列勃然大怒,他们向法塔赫抗议:『别跟那帮恐怖分子合作,你们要是联手,我们就要中断以马和谈』。所谓以马和谈,是指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的和平会谈。在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居间调解下,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曾经朝『两国共存』的方向进行会谈。但法塔赫与哈马斯的和解,使得以巴和谈一笔勾销。中东问题仍然悬而未决。

 

中东陷入纷乱的根源是英国当初的『三面外交手法』

 

归根究底,为中东问题种下祸因的其实是英国。过去,犹太教徒和伊斯兰教徒的生活较为和平,双方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才开始严重对立。19世纪是帝国主义与殖民主义的时代。耶路撒冷一带的巴勒斯坦,当时由奥斯曼帝国统治。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英国与奥斯曼帝国交战,因为巴勒斯坦位处连结英国与其他殖民地的地带,所以无论如何英国都想得到这块土地。英国盘算着既然要打倒奥斯曼帝国,最好能先壮大对抗奥斯曼帝国势力,所以他们使用了比『双面手法』更上一层楼的『三面手法』来挑拨离间。

首先,英国煽动奥斯曼帝国里的阿拉伯人,对他们说:「如果你们助我们发动革命,等奥斯曼垮台,你们就可以在这建立自己的独立国家。」于是,阿拉伯人相信了英国的话,便对奥斯曼帝国发动革命。另一方面,英国又与法国缔结秘密协定,承诺法国说:『打赢之后,我们一起来瓜分奥斯曼帝国的土地。』后来,英国因为战争拖太久、资金耗尽,只好转而向犹太人借钱。这时英国又答应犹太人:『战争结束后,你们就可以在过去所居住的巴勒斯坦,建立自己的家园。』英国顺利成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胜国,取得了巴勒斯坦。这时世界各地的犹太人也向巴勒斯坦蜂拥而来。这时,阿拉伯人就觉得奇怪了,怎么会有一大群异教徒涌入我们居住的土地呢?想当然耳,接下来自然是纷争不断。接着,第二次世界大战又毫不留情地展开了。

二战结束后,阿拉伯人和犹太人的对立日益严重,但英国已在战争中消耗了大量国力,于是1947年,英国双手一摊,把巴勒斯坦的问题丢给联合国处理。而这个恶果就这样一路延烧至今日。但以色列只是一个刚诞生的国家,又为何能在以阿战争中节节胜利呢?当时阿拉伯是骑着马、挥着刀打仗。相较之下,以色列则有许多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以英国士兵的身份参战,对战争经验老到。他们预测到『之后可能会跟阿拉伯人起冲突』,因此事先向欧洲购入了大量的武器,其中还包括坦克。中东问题,说到底,其实是英国造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