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现代伊斯兰所面临的问题(2)

 

埃及走回军事政权的老路

 

茉莉花革命一转眼便延烧至埃及。埃及长期受到以军方为后盾的穆巴拉克独裁政权统治。2011年1月发生在埃及的『阿拉伯之春』,就是一场年轻人为了向独裁政权争取民主而走上街头的民主化运动。在埃及掌握政权长达三十年以上的穆巴拉克总统,因为这场运动被推翻。然而,在历经了一番迂回曲折后,埃及最终又走回了军事政权的老路。

在伊斯兰国家中,对抗军事独裁政权的势力分为两种。一种是主张在生活中落实伊斯兰教义的『保守派』,另一种是追求男女平等、言论自由的『民主主义者』,也就是民主派。而埃及的状况则是,保守派与民主派严重对立,两者又受到军方的压制。穆巴拉克总统被推翻后,埃及透过民主选举选出了穆希,他是第一个在自由选举中,当选的总统。他曾在美国南加州大学取得博士学位,并在美国担任了一段时期的老师,才回到埃及。

穆希虽然长期旅居美国,却没有被美国思想同化,反而是一个重视伊斯兰价值观的伊斯兰主义者。他也曾是『穆斯林兄弟会』中的活跃成员。然而,穆希总统的经济政策成效不彰,使得失业率创下了近二十年的新高。年轻人感到难以接受。年轻人害怕自己的家园变成激进的伊斯兰国家,于是再度为了打倒政权而走上街头。

穆斯林兄弟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呢?穆斯林兄弟会历史悠久,最早可回溯至1928年。其创始人为曾任国中老师的班纳。班纳在留美期间,因身处于基督教社会中,而醒悟到『自己是一名伊斯兰教徒』。同时,他十分感叹于埃及已成为一个与伊斯兰教的理想背道而驰的国家,于是成立了穆斯林兄弟会,以『回到传统而美好的先知穆罕默德的时代』为其宗旨。

班纳的思想就这样在阿拉伯世界遍地开花,穆斯林兄弟会的分支组织也在各地成立,其中还衍生出了『激进分子』。巴勒斯坦的『哈马斯』原本也是穆斯林兄弟会位于巴勒斯坦的一个分支。穆希当选后,埃及国民与国际社会开始产生疑虑,害怕伊斯兰基本教义派的势力会因此而扩张,于是穆希在胜选后的第一场演说中,明白表示他已退出了穆斯林兄弟会,其用意就是要向埃及国民与国际社会强调,自己并不是特定势力的代表,而是一个属于全埃及的国民的总统。

 

存在埃及的穆斯林兄弟会究竟是什么?

埃及自建国以来,一直存在着宗教对立的问题。在埃及,多数国民信奉伊斯兰教,但有约一成人口是科普特基督徒,他们信奉的『科普特正教会』是基督教的一个分支。科普特基督徒与伊斯兰教徒之间,因想法和生活习惯上的差异,造成根深蒂固的对立,除此之外,科普特基督徒也曾受伊斯兰基本教义派攻击。穆希之所以脱离穆斯林兄弟会,就是要透过这个举动来向国内的科普特基督徒表达『自己并不会歧视基督徒』。

过去,埃及曾有过迫害『穆斯林兄弟会』的事件。让我们稍稍回顾一个这段历史。说到埃及,大家应该会想到『阿拉伯世界的盟主』。但在四次以阿战争中,埃及都败给了以色列,埃及的西奈半岛还被以色列给占了。当时的纳瑟总统对伊斯兰基本教义派抱持批判性的态度,在他死后继任总统的沙达特,也承继了这种思想。沙达特认为,要讨回西奈半岛,就不得不承认以色列的存在。

埃及的沙达特总统与以色列签定和平协议,双方约定不再互相攻打。以色列答应埃及归还西奈半岛,同时埃及也承认以色列是一个正式的国家。这就是所谓的『以土地交换和平』。然而,埃及对以色列的妥协,引发了穆斯林兄弟会的反弹。1981年10月,沙达特总统在埃及的阅兵典礼中,遭到加入了穆斯林兄弟会的军人暗杀。这时,沙达特总统身旁的穆巴拉克副总统侥幸逃过一劫。穆巴拉克当上总统后,彻底打压与迫害穆斯林兄弟会,并将其列为非合法组织,并因此得到美国的支援,就连欧美各国也默许其迫害行为。自此以后,穆斯林兄弟会不再进行激进抗争,变成一个地下组织。

经过了一场『阿拉伯之春』,穆斯林兄弟会又一口气跃上了政治舞台。因为在穆巴拉克政权垮台后,穆斯林兄弟会立刻组成了名为『自由公正党』的政党。穆希总统虽然公开脱离组织,但仍旧把埃及推向伊斯兰化,因而造成世俗派的不满。结果,不知不觉中埃及竟又走回了军事政权的老路。2014年6月,前国防部长塞西当选了埃及总统。穆斯林兄弟会又再度成为潜伏地下的非法组织,目前的埃及形同回到了『阿拉伯之春』前的军事政权挂帅的状态。看来埃及对于穆斯林兄弟会,依旧抱持着根深蒂固的不信任感。

 

叙利亚内战是中东内部冲突及大国对立下的代理战争

 

『阿拉伯之春』给了阿拉伯人梦想,但现实却是残酷的。其中下场最糟的国家应属叙利亚,至今仍不断上演流血事件。叙利亚阿拉伯共和国,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呢?1970年,哈菲兹发动军事政变,掌握了叙利亚的实权,于翌年就任总统。此后他便以独裁者的身分统治叙利亚,直到2000年6月过世为止。哈菲兹死后,由其子巴夏尔选上总统。叙利亚的宪法规定,必须由复兴党(阿拉伯社会主义复兴党)来『领导国家』。叙利亚与伊朗同为『反美国家』,现今总统巴夏尔的父亲哈菲兹,在东西冷战时代就与苏联交好,现在也和俄罗斯保有良好的关系。多数的叙利亚国民信奉伊斯兰逊尼教派,但总统的家族信奉的是,伊斯兰什叶派中一支名为阿拉维派的少数派别。因此叙利亚的国家架构是,由阿拉维派的阿塞德家族,掌控八成国民所信奉的逊尼教派。

『阿拉维』虽然是什叶派的一支,但教义中却有着类似印度教的轮回转世思想。伊斯兰教的教义中,只有现世和后世,轮回转世对他们来说是无稽之谈。阿拉维派却认为,生前作恶多端的人死后会投胎成畜生,生前的行为会决定死后投胎成何种动物。这在多数逊尼派的国民眼中,自然会觉得『这根本就不是伊斯兰教』。不过,对什叶派国家伊朗而言,他们难得找到同属什叶派的伙伴,因此大方承认了阿拉维派也算是什叶派的一支。

利比亚发生内战时,北约说他们『有必要保护市民』,于是派出以法国为首的联军介入,但为何在叙利亚也发生内战时,却没有比照办理?原因在于,之前对利比亚进行安理会决议时,俄罗斯与中国选择弃权,未行使否决权,因此北约联军的攻击行动才能顺利执行。然而,俄罗斯和中国却因此丧失了对利比亚的主导权。两国经过这次的『反省』,便在对叙利亚进行安理会决议时,行使了反对权。

利比亚是石油大国,产出的石油品质佳,硫磺成分较少。过去,格达费政权与俄罗斯、中国保持着友好的关系,因此两国拥有该车石油的主导权。北约联军迟迟未介入的这段时期,叙利亚的情势持续恶化,因巴夏尔政权与反政府势力的内战僵持不下,到2014年4月止,已造成了超过十五万人丧命。许多难民为了躲避动乱,而逃往邻国的土耳其、约旦、黎巴嫩等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