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现代伊斯兰所面临的问题(3)

 

阿拉伯独裁国家『卡塔尔』

 

『阿拉伯之春』走了,『严酷的夏日』降临阿拉伯地区。在一片哀鸿之中,『卡塔尔』的经济却异军突起。卡塔尔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北约联军和美军在利比亚的格达费政权被推翻的一刻,并没有派遣陆上部队进入利比亚。我一直无法理解,光靠反政府势力,要如何打倒格达费身边拥有最新武器的精锐部队?后来,谜底终于揭晓—利比亚反政府军之所以能打倒格达费政权,是因为得到了卡塔尔的支援。卡塔尔暗中派遣陆上部队至利比亚,并由卡塔尔军的精锐特种部队带领,攻入格达费的总统官邸。

当反政府势力建立起政权时,会插起曾帮助过自己的国家的国旗,而利比亚反政府军第一个插起的,正是卡塔尔的国旗。卡塔尔位于从阿拉伯半岛向外突出的狭小半岛上。过去,卡塔尔是由现任元首的父亲哈迈德一手掌握大权的独裁国家,但『阿拉伯之春』并没有在此发生。原因无他,只因卡塔尔的元首皆十分开明,他们认为一定要将这个同时身为阿拉伯及伊斯兰的世界,变成一个民主主义的国家。当时卡塔尔的元首哈迈德在国民没有要求的情况下,主动承认了女性的参政权,并想创立一个拥有言论自由的电视台,于是『半岛电视台』成立。

不仅如此,2013年6月,哈迈德元首还主动退位,将元首之位传给其子塔米姆。相较于众多长期紧握大权不放的独裁者,这实在是一项惊人之举。由于其境内设有美军基地,就算四周的阿拉伯各国意图攻击这个小国家,也会因为美军基地的存在而不敢轻举妄动。除此之外,卡塔尔的经济也正持续向上发展,他们籍由丰富的天然气赚取外汇。另外,其社会福利也很完善,在卡塔尔,不课所得税、消费税,而且接受医疗、教育都是免费。同样是独裁者,卡塔尔的独裁者却和那些只顾把赚来的钱揣入自己与王族口袋中的人完全不同,这些都使卡塔尔成为备受瞩目的阿拉伯国家。

 

多元文化国家『黎巴嫩』

黎巴嫩共和国因境内的民族、教派互不相容,而有『马赛克国家』之称。黎巴嫩曾是法国的委任统治地。过去,叙利亚和黎巴嫩是一个合称为『大叙利亚』的国家,但法国担心『万一整个大叙利亚发动独立运动的话,情况将会变得不可收拾』,于是将此地切分成两个国家。法国认为,各种民族、宗教的人互相掺杂的话,就会产生混乱而无法发动独立运动,所以透过人为的方式,在沿岸地区建立了一个称为『黎巴嫩』的国家。黎巴嫩境内所包含的伊斯兰教的教派,多达十八种,人口约为四百三十万人。最近,来自叙利亚的难民人数也在增加。

黎巴嫩国内存在反以色列势力的『真主党』。黎巴嫩的反以色列势力曾以飞弹攻击以色列,遭受攻击的以色列愤而出兵攻占黎巴嫩南部。该地除了黎巴嫩人还有许多巴勒斯坦难民,结果使得许多人因而丧生。这件事过后,黎巴嫩南部地区的居民就在伊朗的支持下,组成了一个反以色列的组织,这个组织正是『真主党』。『真主党』意指『真主阿拉的党派』,是伊斯兰什叶教派的激进组织,伊朗因为同样信奉什叶派,而对真主党伸出援手。真主党至今仍在伊朗的支援下,与以色列对峙。

中东的以色列与美国关系十分亲密,这是为什么呢?住在以色列的犹太人约有五百四十万人,但住在美国的犹太人也约有五百三十万人。数量几乎相等。而且犹太人在美国社会中掌握着绝大的影响力,在金融界更是实力坚强,也贡献了庞大的政治献金。无论总统或国会议员,只要不拉拢以色列的话,就不可能在下次选举中胜选,所以没有人敢忽视他们的存在。1947年11月,联合国的『巴勒斯坦分割方案』其实采取了十分不平等的分割方式,因为原本就住在这里的巴勒斯坦人必须让出大约一半的土地,给人数不到他们三分之一的犹太人。

随后,以色列建国,美国和苏联都承认了这个国家。阿拉伯人对此愤怒至极,组成了阿拉伯联军向以色列宣战,但最后还是以色列得到压倒性的胜利。最近,以色列出现了一名强硬的总理内塔尼亚胡,造成了以阿双边的和平谈判之路变得更加艰苦。内塔尼亚胡甚至在约旦河西岸地区建设过去没有的屯垦区,供犹太人入住。此举就连美国也看不下去,出面表示谴责。

 

阿尔及利亚的因阿迈纳斯人质事件

 

2013年1月,阿尔及利亚的天然气加工厂中发生了伊斯兰恐怖分子挟持人质的事件,多名日本企业的员工因而丧生。阿尔及利亚民主人民共和国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呢?阿尔及利亚有一大半的国土是撒哈拉沙漠。99%的国民信奉伊斯兰逊尼教派。19世纪,西非多数区域受法国统治,阿尔及利亚也是其中之一。1962年,阿尔及利亚自法国独立。独立之后,曾在独立战争抗战的民阵(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阵线)独掌国家大权,成为一党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东西冷战即将结束的1988年,民众为争取民主化,国内各地发生了许多自发性的暴动。阿尔及利亚因此逐渐迈向民主化。也就是说,阿尔及利亚在早『阿拉伯之春』将近二十年前,就发生过和『阿拉伯之春』一样的民主化运动。他们将独裁政权推翻,举行了民主选举。

举行了民主性选举之后,伊斯兰基本教派得到了非常强大的势力。这么一来,又有人开始担心:『要是被伊斯兰基本教派夺得政权的话就惨了!』于是军事发动了军事政变。阿尔及利亚因此陷入长期内战,内战也造成了大量的伤亡。这场内战使得伊斯兰基本教派又诞生了更为激进的势力,那就是GIA(武装伊斯兰团体)。这个团体已经不该称作伊斯兰激进份子,而该称之为『杀人集团』了,他们是以杀人为乐的『疯狂集团』。GIA袭击各地村落,虐杀村民,持续在国内进行游击活动。利比亚的雇佣兵在格达费政权垮台后,也流入了阿尔及利亚,并与GIA汇合。攻击前述天然气加工场的恐怖份子,似乎与这群武装分子关系深厚。

按照这样的脉络,那一场人质事件,可说是因格达费政权被『阿拉伯之春』推翻所引发的。虽然周边的国家爆发了『阿拉伯之春』,但这次阿尔及利亚却几乎没有发生类似的活动,这是因为他们过去曾有过那段苦涩的经验。阿尔及利亚在将近二十年前,就经历过『推动民主化,基本教义派的势力就会高涨』这样的两难局面。这段经验,就像是『提前来临的阿拉伯之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