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远征军

铁血远征 

 

1942年3月,滇缅公路上尘土飞扬,军旗飘飘,中国军队似一条长龙向缅甸挺进。这支军队有个崭新的名字—中国远征军。

1941年6月,德军入侵苏联,苏德战争爆发。12月7日,日本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战争头一周,日军占领泰国全境。12月10日,日军在菲律宾登陆成功。12日,日军强渡柔佛海峡,进攻马来半岛。此后一个月,香港、马尼拉、吉隆坡和新加坡相继失陷。7万美国和菲律宾联军放下武器,8万驻新加坡英军向3万日本入侵者挂出白旗,美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将军仓皇逃到澳大利亚。日军乘胜南下,攻占爪哇、南苏门答腊。

这时,与日军在东南亚战场上节节胜利的局面相比,在中国大陆,日军却陷入战争泥沼之中。在东南亚,日军动用兵力不到24个师团,约50万人。而在中国大陆,他们常年保持的兵力高达59至70个师团,总数超过百万人。为了迫使重庆政府投降,日军采取了两个措施:一是轰炸,每天二三百架飞机日夜轰炸重庆;二是切断中国通往国外的全部通道,切断军需运输线。中国西南原有两条通道与外部相连,一条滇越铁路已被日军接管,另一条则是滇缅公路。

滇缅公路于1938年12月1日正式通车,担负起了为中国抗战输血的重任。中国所需的许多战略及民用物资:汽油、煤油、柴油、橡胶、汽车配件、药品、钢材、棉纱、白糖等,都从西方进口。如果日军切断滇缅公路,就断绝了中国同外部的一切联系。而中国国内的各种战略物资储存,最多只够维持3个月。因此,对于当时的中国来说,保卫缅甸,就是保卫滇缅公路,保卫中国抗战的生命线。而对于日本侵略者来说,不仅可以加速中国投降的进程,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战略意图,那就是待时机成熟进入印度,打到伊朗与德国会师。

缅甸成为二战太平洋战场上同盟国与轴心国之间争夺的一个重要棋子。1941年12月,日军第15军先头部队入侵缅甸南部维多利亚角,直接威胁仰光和滇缅公路。缅甸当时属于英属殖民地,而英国在缅甸的全部兵力总共只有两个英缅师。蒋介石察觉到英国人可能放弃缅甸,于是就向英国提出派兵防守缅甸,英国政府却怕中国军队进去就不出来了,而他们宁可把缅甸让给日本人。但又怕日军威胁印度,因而犹豫不决,一直不答复中国政府,一直拖到1942年初。

1942年1月,日军占领缅甸南部重镇毛淡棉,威逼首都仰光。万般无奈之下,负责管辖缅甸事务的英国驻印度总督韦维尔,终于向中国请求派兵支援。2月,在中缅边境,中国装备最为精良的第5、6、66军迅速集结。3月,10万大军开始了自甲午战争以来的首次出国作战。3月,中国远征军抵达缅甸境内的第一个城市—腊戍。

然而,对于刚刚入缅的中国远征军来说,他们面临的战场形势十分不利:仰光陷落,缅甸国门洞开,日军长驱直入,盟军一触即溃。而更为重要的是,缅甸战场上盟军各方的指挥权始终含糊不清。3月初,蒋介石首次以盟军中国战区总司令身份飞临腊戍视察。在这里,他遇到了他的参谋长—美国人史迪威中将。史迪威被任命为中国战区参谋长,蒋介石委任他全权指挥远征军,但远征军不听他的。上至总司令,下至军长、师长全部都直接听命于重庆,听命于蒋介石。史迪威很快也发现,他除了能指挥他手下的两个警卫班以外,谁也不听他的。而此刻,正在节节败退的英军,也没把这个盟军中国战区参谋长放在眼里。

对于这样一种混乱的指挥系统,蒋介石并非没有担心。日军大兵压境,仅以中国远征军收复仰光是不可能的,可是如果不收复仰光,入缅作战就失去意义,而缅甸失守的最大受害者仍是中国。尽管英国人答复“已命令驻中东及印度的军队增援缅甸,请贵军火速开赴前线”。但蒋介石敏感地觉察出这是英国人的花招。英国人根本不想收复仰光,他们只想拿中国军队去作挡箭牌。而处在中国远征军这个挡箭牌最前沿的,是第5军的第200师。

第200师是蒋介石的嫡系,也是当时中国唯一一支摩托化步兵师。全师两万人,其中有两个战车团,还有两个摩托化步兵团及炮兵团、工兵团。但后来第200师扩编为第5军,第200师所属的战车部队、坦克部队,集中编成了战车团,由第5军直属。所有的汽车集中编成了汽车团,也由第5军直属。这个时候的第200师经过编制调整,成了一个装备远远超过一般部队、编制名额也稍占优势的摩托化步兵师。

1939年11月,第200师在广西昆仑关与日军精锐部队第5师团激战一个月,终于击毙日军高级将领中村正雄少将,取得著名的昆仑关大捷,而指挥第200师打赢这场恶战的就是师长戴安澜。1942年,为了防止孤军深入的第200师被日寇吃掉,手忙脚乱的远征军长官部急令第5、6两军从腊戍推进至曼德勒,同时命令新22师前出到央米丁和彬文那一线,担任第200师后援。英缅盟军3个师也在西线卑谬稳住阵脚,与中国军队遥相呼应。至此,战争双方均已摆出阵势:日军大举进攻,气势咄咄逼人,但第一线兵力只有两个师团;中英盟军采取守势,全线总兵力13个主力师。

同古是南缅平原上的一座小城,距仰光260公里,扼公路、铁路和水路要冲,城北还有一座军用机场,战略地位十分重要。连日来,从仰光撤下来的英缅败军如同潮水一般涌过大桥,他们连同古城也不敢停留,就绕城而过往曼德勒方向逃去。根据情报,日军一个师团已尾追而至,另有一个师团向西面包抄,企图一举围歼英缅军主力。这时,日军的前锋距同古已不到20公里。当最后一批英缅败兵通过同古皮尤河大桥时,中国远征军第200师先头部队的一个营刚好赶到大桥北岸。

1942年3月19日清晨,日军一个快速大队分乘20辆缴获的汽车和摩托车,大摇大摆地尾追到皮尤河南岸,日本人根本不把英缅军的残兵败将放在眼里。埋伏在北岸的第200师先遣营,把日军车队放进伏击圈,随着一声巨响,事先安放的几百公斤炸药将皮尤河大桥掀上了天,埋伏在河堤上的中国军队暴风骤雨般的机枪子弹,打得敌人未曾招架便仓皇逃窜。先遣营首战告捷,向师部发回击退敌人一个大队、歼灭一小队的捷报。

在打扫战场时,从日本军官尸体上找到了一份作战地图。地图上标明:同古正面之敌为日军第55师团,西路为33师团。另有两个增援的主力师团正从海路赶往仰光登陆。 敌55师团人数是中国第200师的两倍,有3个中队的飞机作掩护,还有几十辆坦克。日军的炮火是中国的一倍还要多。在中国远征军第200师指挥部,孤立无援的师长戴安澜感到了一种少有的悲壮。1942年3月20日,中国远征军第200师与侵缅日军第55师团,在同古城外发生激战,双方均有较大伤亡。同一天,日本空军200架飞机轰炸缅甸南部盟军最大的机场,英缅空军的飞机除少数飞到印度外,大部分还没来得及升空就被摧毁。此后,盟军的飞机在缅甸上空消失了整整两年。 第二天,日军第55师团长命令两个联队,对同古城发动全面进攻,但是出乎他的意料,日军竟遭到多日以来最为猛烈的抵抗。一连三天都伤亡严重,攻击已呈疲软势头,日军随即调入另外两个联队投入战斗。日本空军每天出动100多架次飞机,对同古城进行狂轰滥炸,大规模投掷燃烧弹和毒气弹。但同古防线仍然没有被突破,城内守军始终没有动摇或败退的迹象。22日下午,日军占领机场,切断第200师退路,把同古城团团包围起来。

在坚守了7天以后,一个不利的消息传来,自私的英国人在未通知友军的情况下便仓皇撤退,把同古侧翼暴露给敌人,使敌军有机可乘。这时,援兵上不来,困守孤城,没有任何意义和价值,因此,杜聿明主张撤退。与此同时,同古城锡唐河桥头堡阵地失守。日军增援部队第56师团已星座兼程赶到同古。日本援军的到来打破了同古前线的僵局。30日,一部日军在坦克、装甲车掩护下突入城内,并从南北两面将第200师分割开来。同日,另一部日军占领锡塘河以东阵地,掐断了第200师往东突围的最后一线希望。 幸运的是,中国远征军新22师奉命救援第200师,他们从南阳车站北面杀开一条血路,掩护第200师撤退。这一夜,双方在黑暗中混战,枪炮声彻夜不息。到次日凌晨,中国守军终于渡过锡塘河,跳出了日军包围圈。至此,历时12天的同古大战终以中国军队主动撤退宣告结束。日本人占领了一座空城,中国军队则退守到100公里外的彬文那。日军进入同古后,第56师团长渡边正夫下令将中国官兵的尸体全部安埋,墓碑上写道支那勇士之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