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远征军

   血战腾冲

 

1944年7月,正当远征军左翼第8军在李弥将军带领下,向松山阵地猛攻的时候,右路军霍揆彰第20集团军的五个师,控制了高黎贡山日军的各个要隘,攻下南北斋公房,完成了对腾冲的四面包围。

腾冲,是中国出缅甸通道上的要塞,自古以来是兵家必争之地。滇缅公路的北线紧挨着腾冲城向西延伸,到达缅甸密支那后和中印公路连通。控制腾冲就等于控制了这两条运输大动脉,也意味着控制了滇西全局。1942年5月,日军从缅甸北部进犯我国云南,占领了怒江以西大片国土,派藏重康美指挥的第148联军共3000多人驻守腾冲城。湍急的怒江和海拔3000多米的高黎贡山是护卫腾冲的两道天然屏障,高黎贡山上的北斋公房、南斋公房和红木树3条古驿道,是去往腾冲必经的咽喉要道。藏重康美预先将主力调往高黎贡山,在险峻的隘口设下重重关卡,企图据险阻击中国远征军。

腾冲周边四座山一条江,城南的来凤山主峰比腾冲城高150米。只有把来凤山等外围高地控制住,才能居高临下攻打腾冲城。但日军早在1942年占领腾冲城时,就开始在来凤山上修筑坚固的地堡工事,有些工事还与城里相通,增援、退守、隐蔽快捷。虽然中国远征军数倍于日军,但队长藏重康自恃堡垒坚固、城防严密,仍然信心十足。因为根据日军部署,他只要坚守两个月,10月之后,援兵就可以到达。

第20集团军总司令霍揆彰决定先扫清外围,部署53军为左翼攻取飞凤山,54军为右翼攻占宝峰山、来凤山。1944年7月下旬,远征军以炮兵和空军配合的强势火力,拉开腾冲战斗的序幕。由于山高路险,远征军的大炮一时拉不上高黎贡山,第20集团军数万大军,只能依靠步兵和轻武器,艰难地展开仰攻。战斗最激烈的是通往北公斋的冷水沟隘口,这里的战斗整整持续了一个月,中国军队的官兵凭着一腔热血,一次又一次地冲锋,一个团打光了,另一个团接着冲上去。从5月12日到6月21日,历时40天,中国远征军伤亡近万人,以高昂的代价取得了高黎贡山战斗的胜利。

天险屏障高黎贡山既克,似乎腾冲唾手可得,但事情并非如想象的那样简单。腾冲城四面各有一座高13米的城门,城墙厚6米,高8米多,极其坚固,易守难攻。它的北面是大盈江,东南西三面环绕着数座火山,其中来凤山高于全城,控制了来凤山,就等于控制了腾冲城。但日军早在城墙上修筑了永久性的防御工事,又在来凤山上构筑了坚固的防御阵地,增加了攻城的困难。

7月2日清晨,第20集团军开始对来凤山发起攻击。数天之后,相继占领了飞凤山和宝峰山,可是来凤山却迟迟拿不下来。苦战半个多月,除了伤亡一天天增加,来凤山依然掌握在日军手中。本来,负责攻打来凤山的54军装备着数百门美式大炮,但他们却没有全部使用,这令霍揆彰大为恼火,他果断地免去了方天的军长职务,将54军副军长阙汉骞提升为军长。之后,全军几百门大炮大显神威,集中猛轰来凤山上的日军阵地。美军第14航空大队的战斗机和轰炸机也前来助战。随后,日军也调来飞机组队反击。日军飞机飞临腾冲,和盟军的飞机展开空战。远征军突击队配备的一种新式武器—火焰喷射器,更加令日军胆战心寒。

1944年7月下旬,经过23多天奋战,远征军终于在7月25日掌控了来凤山,腾冲外围日军据点被清理一空。第20集团军总司令霍揆彰率部驻扎城外,准备向腾冲发起总攻。8月2日,60多架轰炸机猛烈轰击城墙,数千发炮弹在城墙上爆炸,但这座古老的城墙却岿然不动。美军十分诧异,难道日本人有不可思议的城防加固方式,还是中国的明代城墙原本就如此坚固?

其实,腾冲城是一座石城,不似北方城墙的砖城。腾冲城墙所用火山岩不仅坚硬,而且表面光滑富有弹性。如果炸弹投落的角度不对就会向外弹开,即便是几百磅的炸弹在数十米以外爆炸,也难以对城墙造成致命的损害。轰炸屡屡失手后,经过反复摸索,决定给炸弹绑上金属刺,利用炸弹下落的重力,让金属刺插进城墙。但试投并未收到预期的效果。因为根据力学原理,下落的炸弹与城墙成45度时,金属刺才有可能刺入墙内固定住炸弹。为此,必须超低空飞行。

8月4日下午,8架美军轰炸机冒着被日军防空武器击落的危险,低空俯冲投弹。炸弹稳稳地扎在城墙上,但并没有马上爆炸。正当几个日本后走出掩体好奇地上前查看时,突然轰隆几声巨响,炸弹爆炸了,不但把这些日本兵送上了西天,也炸开了城墙。随后美军飞机又投下了更多的这种怪异炸弹,扩大了战果。1944年8月4日,远征军官兵蜂拥冲进腾冲城,然而等待他们的是日军经营了两年布满杀机的迷宫。腾冲城内的战斗是一房一屋的争夺,一寸一寸地挪动,战事非常艰难。面对腾冲复杂的巷战局面,远征军指挥部决定,以炮弹开路对日军的堡垒做地毯式清除。远征军满载重磅炸弹的轰炸机,在战斗机的掩护下对腾冲城内实施轰炸。

轰炸清除障碍后,入城部队打通腾冲城东门和西门,使作战部队连成一线。8月18日,中国远征军各攻城部队从三个方向突入腾冲城区,城内大街小巷交错,高房巨宅毗连。日军据守其间与中国士兵殊死搏斗。日军从高黎贡山败退后不断接到师团命令,死守等待增援,他们就把每条街巷的房屋改建成可以顽抗的据点,准备在巷战中和中国军队展开逐街逐屋的拼杀。这使得远征军伤亡很大,每夺取一墙一院,必先用炸药将墙垣屋房炸倒。

从城西进攻的远征军36师108团便被他们死死钉在英国领事馆的一处建筑物前。这座大屋是1921年英国人在腾冲历时10年精心打造的英国领事馆,墙壁也是全部用火山岩砌成,墙体厚达1.5米。日军将这里作为野战仓库,他们的粮食弹药都存放在这里,这座大屋成了双方争夺的焦点。美军飞机的剧烈轰炸也没能撼动坚固的领事馆,守在大屋里的400多名日军用轻重武器不断阻击中国军队的进攻。领事馆门前的战斗打了几天仍没结果。直到三天后,美军派出3架飞机急速俯冲,将18枚火箭弹准确从屋顶和门窗射进,才拔除了这颗硬钉子。战后的英国领事馆只剩下些烧不掉炸不烂的火山石。

进入腾冲城5天来,巷战推进的速度极为缓慢,城西的部队向前推进15米,城东部队只推进了10米,而且代价极大。就在第5天这一天里,远征军就死伤300多人。驻守腾冲城的日军虽然只剩下几百人,但他们是一群没有退路,注定要以死相拼的困兽。

这时在中缅边境另一侧的对日战事却有着不同的局面,史迪威将军指挥的中美联合部队进展顺利,已经迫使日军第18师团退守曼德勒。史迪威迫切希望卫立煌的中国远征军尽快攻入缅甸北部,与他一起消灭缅境内的日军,但卫立煌的两个集团军都停滞不前。与霍揆彰同样面临困境的还有宋希濂的第11集团军,他们在松山已经鏖战了3个月,死伤数千却没有打下这个据点。蒋介石发火了,电令卫立煌务于9月18日国耻纪念日前夺回腾冲。霍揆彰随即签署了一份命令:自明日起,限5天内将各地域之敌彻底肃清,违限者各军师长应负贻误之责。

9月9日至9月12日的4天中,远征军伤亡军官128名、士兵1132名。这时,很多连排长或负伤或阵亡,部队只能由团长、营长亲自带领冲锋。日军失败在即,准备突围。9月13日太田大尉给师团部发出最后一次电报,电文说在敌人炮火的绝对控制下,我们已经忍受了前所未有的痛苦。接着,太田大尉命令冲出去,进行游击战。1944年9月14日上午10时,松山被攻克一周后,腾冲城的日军也被彻底歼灭,腾冲战役终于结束了。此役,中国远征军第20集团军阵亡官兵8671人,其中仅军官就阵亡1234人,代价极大。

腾冲作战是中国军队八年抗战中,打得最漂亮的战斗。两千多日军没有一个逃脱,全部被打死或被俘。松山和腾冲之战,是抗日战争中中国军队在正面战场上,第一次大规模向日军主动进攻获得的胜利。这两次战役,为此后反攻滇缅公路重镇龙陵,最终完成滇西远征军和缅北驻印军胜利会师铺平了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