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远征军

决胜龙陵

 

1944年夏天,几乎与远征军右翼攻击腾冲的同时,左翼宋希濂部也在围攻龙陵城。两个月前,按照大反攻整体战略,宋希濂第11集团军强渡怒江后,分出一部围攻松山,主力向龙陵攻击前进。

反攻龙陵之初,进展很顺利,仅用三四天,两个老牌精锐87师、88师便以破竹之势,直抵龙陵城郊。冒着日军密集的炮火,第88师的一个团,甚至已经突入龙陵市区。围攻龙陵的中国官兵群情激奋,都以为胜券在握,但是一个莫名其妙的事件改变了这一切,导致龙陵战局陡然逆转,滇西告急。

1944年6月下旬的一个雨夜,第88师副师长熊新民率军攻打龙陵城外日军据点老东坡,战斗十分激烈。接连调换了三个团来攻打,还是攻不下来。熊新民在返回尖山寺师指挥所途中,突然传来消息说,老东坡已被我军占领。他立即赶往老东坡,登上山头,亲见敌阵地被打得七零八落,罐头、饼干、纱布等丢弃满地。此时,连电话兵都下坡追击敌人去了。忽然从城内回来一个传令兵,拿着战利品,向熊新民报告说,龙陵城已被我军占领。与前线还接不通电话,可是后方已把消息传开了。

宋镣濂打电话问熊新民占领龙陵的消息确不确实?熊新民回答说天黑得很,又在下大雨,我现在就在老东坡阵地上。从城内回来的传令兵都说占领了。前边的电话还未接通,看来是占领了。好消息等不及进一步证实,前线的第一个捷报传到了重庆。国民政府军委会发言人随即向新闻界宣布了龙陵大捷的消息。中国后方各大报纸纷纷刊载,同盟国的新闻媒体也予以热切报道。远征军官兵太想赢了,后方也太需要一场振奋人心的胜利。

短暂的沉默之后,日本方面发布通告,宣称龙陵仍在日军控制之下。龙陵的确还在日军手中,这像是另一个版本的“空城计”。远征军71军士兵王德五对那场遭遇战有着深切的记忆,他说,我们营攻下日本人的仓库,一些兄弟以为龙陵就此拿下,于是扛起战利品就想占为已有。不料过了一会儿,遍山的日本人又反攻过来,我们抵挡不住,不仅退出城来,而且死伤大半弟兄。日军反攻,再度占据龙陵城。错报军情让蒋介石在同盟国首脑的追问下颜面尽失,两个月后宋希濂调回后方休养,由黄杰代任11集团军总司令之职。

第11集团军攻取龙陵的思路是三面包围,北面由第87师实施攻击,东面和南面由第88师负责,龙陵西面则门户大开不设防。目的是赶在日军主力回援龙陵之前,将日军向西面的芒市一线挤压驱赶,孤立腾冲、松山日军,然后向东包抄,各个击破,打通滇缅公路的运输补给线。然而对于日军第56师团来说,龙陵向西一马平川,无险可守。龙陵一失,满盘皆输。因此,日军只能顽固坚守。

自6月下旬以来,不断有来自北面和西面的小股日军增援龙陵,滇西战事一时陷入僵局。日军在龙陵县城,尤其是在东卡建立了4个连作一排的碉堡群,都是钢筋混凝土浇铸,每个碉堡群控制范围接近360度,互相支援,相互配合。同时在整个龙陵县城不足一平方公里的城区范围内,建立比较密集的防御工事、交通壕。在龙陵城区四周的山上,构筑较大的交通壕,与城里的交通壕相通。很多地方还有地下交通壕连通,其防御工事极其坚固。依仗大量的物资储备,龙陵城日军有恃无恐,负隅顽抗。

1944年7月中旬,远征军71军集结5个师约三万兵力,从东、北、南三面向龙陵县城一带的日军据点发起第二次围攻。日军迅速增派第56师团、第2师团主力一万五千多人增援龙陵,向远征军发动疯狂反扑。紧接着,远征军长官部从缅甸地下抵抗组织获得情报,日军第33军纠集近4个师团兵力,正在向中国军队西面的芒市、龙陵集结,日军作战部署确有重大改变。原来,1944年7月,日军迫于形势,修订了代号为“断”的反攻作战计划。日军第33军司令官本多政材决定,在缅北方面,对中国驻印军由攻势转变为守势。第33军主力东移集结滇西,遏制中国远征军的大规模反攻,这同样也可以达到阻止修复中印交通线,断绝中国外援的目的。

日军的具体计划是龙陵守备队死守阵地,第33军主力和第2师团秘密集结,昼伏夜行,跃进至龙陵西南面的芒市,增援龙陵的第56师团,以其速战速决,消灭围攻的中国远征军主力。再前出至怒江一线,在救出松山、腾冲守备队的同时,继续切断中印交通线。缅北方面则加强守备,防止中国驻印军和滇西远征军会师。等待前出怒江部队取胜之后,迅速转移主力至缅北战场,对驻印军发动攻势,救出密支那及八莫守备队。由于“断”作战,事关滇西、缅北作战全局,日军33军司令部推进至芒市,待集结完毕,准备在九十月间发动总攻。

得知日军充满野心的计划,卫立煌随即部署第三次攻击龙陵。10月底,中国远征军各部向龙陵守敌发起第三次总攻。11月1日,远征军各攻击部队向中央合围,在300门大炮和美国空军协同下,一鼓作气攻占日军在城中的核心据点。由于松山和腾冲两个战略要地已被攻克,日军预定的“断”作战计划已无意义。日本33军司令长官流着眼泪,抱着满盘皆输的遗憾,下令终止作战。日军残部准备向西面的芒市溃逃。1944年11月3日凌晨,中国远征军收复龙陵。此役远征军经过三次攻击,日军经过两次增援反攻,是全战役中时间最长、兵力最多、战斗最惨烈的会战。日军死伤10620人,远征军共死伤28384人,约为1:2.7。

收复龙陵、松山、腾冲的三大会战,在世界军事史上统称为龙陵会战。在中国抗日战争中,这是唯一一次由中国军队在正面战场发起并全歼日军的战略进攻。收复龙陵后,日军赖以盘踞滇西的强固阵地均被扫除,日军被驱赶到了芒市一线的一马平川之地,无险可守。退出龙陵的日军与其他几部残败人马向西集结于畹町,试图以此为据点,阻止中国远征军的进攻势头,形成相持局面。

中国远征军最高决策层决定,一鼓作气,不容敌手喘息,立即以重兵皖南畹町。自12月27日起开始猛烈攻击。日军的作战意志被全面摧垮,似乎转瞬之间便逃得无影无踪。日军公开出版的《公刊战史》这样描述大崩溃的场面:我方尽全力展开战斗,但是已经没有时间研究对策了,大家的预测是,军队的命运最多还有一个星期。直到1月20日晚,第56师团把大部分弹药集中销毁后,向军部发出放弃阵地的最后一份电报。且战且走的日军,无望地抵抗,无望地逃亡。

1945年1月,中国远征军各路部队在滇西中缅边界各处勇猛出击,继攻占畹町后,又拿下芒友、猛卯、木遮,将日军在潜缅路上的归路截断,大踏步向西追击日军。1944年12月15日,中国驻印军新编第1军进入八莫。一个月后,新1军占领南坎。1945年1月27日,中国远征军、中国驻印军会师于畹町附近的芒友。第二天,中印公路完全打通。远征军总司令卫立煌由保山乘飞机亲临会场阅兵,宣告滇西反攻胜利!在这三年中,中国远征军付出了十余万年轻的生命,滇缅公路终于恢复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