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远征军

   整军蓝姆伽

 

新38师进入印度后不久,盟军下达了命令,新38师终于获得了一个可以休养生息的地方—利多。利多位于印度最东北阿萨姆邦东北端的一个小镇,毗邻野人山,这里也是日后大名鼎鼎的史迪威公路的起点。史迪威了解新38师始于仁安羌战役,孙立人率新38师113团成功击败日军救出英军时,史迪威对自己的参谋长多恩准将说:“好得很,这家伙太有种了,又不怕打仗,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军人,希望我们有更多的孙立人。”

新38师的到来使史迪威有机会洗雪自己在缅甸的耻辱,于是,史迪威开始着手进行他那个在印度训练10万中国军队、在中国装备30个美械师、齐头并进反攻缅甸的计划。史迪威在笔记里说,中国有世界上最好的士兵,却由腐败无能的政府和愚蠢胆小的指挥官率领着。像新38师这样的部队,史迪威自然是求之不得,他下决心要将他们留在印度,对它实施完全美国化的装备、训练,建成一支更加强大的武装,作为重新打通滇缅公路,甚至解放缅甸的基本力量。1942年7月6日,蒋介石发来命令,新38师改为独立师,脱离国内部队建制,开始整训。

从新38师到达印度开始,盟军的飞机就不断飞进野人山寻找杜聿明的部队,直到7月初,第5军才与外界取得联系,接连几天里,空降下来的军用饼干胀死了许多饿得早已虚脱的人,但也使更多的人有了体力走出大山。7月中旬,新38师派出的救援部队,开始零星接触到新22师的人员。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杜聿明中将和新22师师长廖耀湘少将率领着东倒西歪的士兵,终于陆续走出了恐怖的800里野人山。只不过,他们并没有找到回国的路线,而是步新38师之后,来到印度。

新22师也是一支十分善战的部队,曾经在缅甸平板那单独抵抗5倍于已的日军达18天之久。只是,他们在缅甸作战中一直与日军硬拼,在野人山中又几经磨难,现在不剩不足3000人。新38师和新22师的到来,让史迪威拥有了一支他梦寐以求的中国部队。为了控制住这两支部队,史迪威先是把中国远征军第一路副司令杜聿明和第5军军部空运回国。8月,在这两个师的基础上建立了中国驻印军,史迪威担任总指挥,而远征军第一路司令罗卓英上将,当了两个月中国驻印军副总指挥后,也被史迪威赶回国内。设施不错的蓝姆伽训练基地交给了驻印军,又在利多一带设立了一个中国人管理的军区,由孙立人兼任司令,这个位于印度东北角的地域成了中国驻印军的后勤补给和进攻出发基地。

1942年7月23日,新38师离开利多到达蓝姆伽。由于新22师减员太多,并饱受缅北丛林的折磨,待休整后再进入蓝姆伽。中国驻印军面临的主要问题还是缺乏兵员。新38师有7000人,新22师仅剩不足3000人,还有正在建设的驻印军总指挥部下属的庞大直属部队,都急需大量新兵补充。由于部队减员太多,决定先补充训练相对满员的新38师,希望早日建成一支战斗力强大的美械部队。国内的军事委员会军政部从1942年8月开始给驻印军提供补充兵员,全部精选体格强壮、有文化素养的年轻人。这些人被驼峰航线回程的飞机空运到美军的印度汀江空军基地,再从那里运送到利多。美国人出装备,管训练,英国人负责生活供应,是利多和蓝姆伽基地的基本模式。

与美国物资一起到来的还有大批美国军官。史迪威有一个野心勃勃的设想,要把中国驻印军的营级以上军官全部换成美国人,为此他从美国国内运来了300多名军官,准备“换血”。但是这样一来,这支部队就将变成美军的外籍部队,这个计划遭到了全体中国官兵的反对。反对最凶的人就是孙立人,他是唯一敢于用英语和史迪威吵得一塌糊涂之人,尽管他也是最受史迪威器重的人。最终,那些美国军官被派到营以上建制的部队里做了联络官。史迪威计划在印度组建10个完全由美国人训练的全美械中国师,用于反攻缅北,称X部队;在中国云南昆明基地建立主要由美国人训练的美械部队30个师,用于反攻怒江,称Y部队;然后在广西桂林基地再建设30个美械师,称Z部队,三支部队一起用于在中国大陆的全面反攻。

驻印军的所有武器装备全部换装美式,还拥有别的部队想都别想的两个坦克营。国内的美械部队跟驻印军差距甚远,Y部队的重武器数量严重不足,多数情况下,一个军才有一个75毫米山炮营,这还不如驻印军1个师的炮群火力。至于Z部队,因史迪威后来被蒋介石赶回了美国,根本就没有成立。新22师和新38师的编制十分细致,已经达到当时盟军主力野战师的标准配备。仅师直属部队,就拥有105毫米榴弹炮营、75毫米山炮营、辎重营、通讯营、工兵营、特务连、搜索连、军械连、卫生队和野战医院。驻印军的每个师下设3个步兵团,每个步兵团由3个步兵营和团直属队组成,全团共2750人。而作为基本作战单位,驻印军连、排、班甚至单兵火力配备,也都十分强劲。新编制大大加强了师一级部队的战斗力量,每个美械师达到12500人,而武器装备更是有了质的飞跃。相比对面的日军,驻印军的1个师的火力和运动能力,已全面超出一个日军1944年制的甲种师团。一个连有9挺机枪,15支冲锋枪,一个班有1挺冲锋枪,其他是步枪。一个营有一个重机枪连,团部配有迫击炮,师部配有山炮、野炮。

中国驻印军内学生兵的比例相当高,兵员素质远远超过国内任何部队。而驻印军的两位主将的学历也比国内绝大部分将领高出许多,孙立人毕业于西点并驾齐驱的美国弗吉尼亚军校,廖耀湘则毕业于拿破仑创建的法国圣西尔军校。源源不断进入蓝姆伽的学生新兵,只经过1年的训练,就成为战斗意志旺盛、战术技能高超的战士。

中国驻印军训练时都是真枪实弹,训练的重要指标是耗弹量。炮兵指挥员一定要指挥发射400发炮弹才能达到训练量。源源不断供给的弹药,使年轻的中国驻印军士兵在实弹训练中,迅速提高了战斗技能。先进的武器装备、良好的士兵素质以及严格的军事训练,使中国驻印军整体战斗力已经和英美部队不相上下。在后来的反击战中,从云南西进的20万中国远征军,共歼敌23000人,而中国驻印军仅有3个师共4万人的兵力,竟消灭日军25000人。这个对比反映了驻印军的强大战斗力。

在蓝姆伽中国驻印军训练基地,孙立人正为反攻缅甸积极备战,他亲自制定新38师训练计划。1943年3月初,利多军区毗邻的野人山胡康河谷一带出现日军,已经齐装满员的新38师提前结束整训,离开蓝姆伽,开往利多。反攻缅甸的第一声冲锋号已经吹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