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远征军

   绝地反击

 

根据德日协定,两国将以远洋潜艇为先导,组建潜艇联合部队,攻击盟军要害目标,最终以东经70度为界瓜分世界。如果这一构想能够实现,不仅日德两国真正携手,而且他们还可以控制中东石油资源,彻底切断英国和苏联的石油来源,并从东南亚获取他们梦寐以求的橡胶等至关重要的战略物资。此时,轴心国的海路已经打通,下一步就是占领印度,这是英国在亚洲唯一能够控制的国家。由于一年前中英联军在缅甸失败,缅甸,这个印度的邻国已全部被日军占领,日军可以随时展开对印度的进攻,盟军形势极为不利。

与此同时,撤往印度的中国军队已在蓝姆伽基地训练了一年。他们时刻等待收复缅甸,按当年溃败的路线打回去,以雪前耻。一年前,史迪威向蒋介石提出对缅甸全面反攻计划。他希望,以英军为主力,配以美军和中国驻印军由印度南下,与同时由滇西西进的中国12个师汇合,挥师南下,进攻仰光。此时,英国海军、空军应从南面包抄,在仰光登陆。不过,史迪威,这个中缅印战区陆军司令兼中国战区总司令、蒋介石的参谋长,却对自己辖区的行动没有完全的指挥权。一场新的风波正在向他袭来。

蒋介石当然愿意反攻,但英国必须给予充分配合。曾经10万精锐在缅甸损失过半所带来的经历让他对反击没有把握,必须联合更多的力量。而英国首相丘吉尔对远东战场毫无兴趣,他主张把北非行动扩展至西西里,除掉意大利。斯大林则剑指德国,他认为只要打败德国,日本将不堪一击。罗斯福认为,美国在欧洲的行动是为了道义,而在亚洲的行动除了道义,还有复仇。反攻计划一时成为解不开的中国九连环。

一个现实的问题使反攻缅甸的计划变得刻不容缓。此时,中国国内的战争物资已极度匮乏,持续多年的抗日战争使资源储备消耗殆尽,而援华物资几乎不能运入中国。自1942年春,日本占领缅甸后差不多3年的时间里,美国援助物资运往中国的唯一途径就是经由喜马拉雅山的空运。这是一条令人毛骨悚然的航线—“驼峰航线”。此航线西起印度阿萨姆邦,向东横跨喜马拉雅山脉、高黎贡山、横断山,进入中国的云南高原和四川省。恶劣的气候加上日军的空中阻击,使这条全长800多公里的空中交通线,成为世界上最危险的航线。在长达3年的艰险飞行中,美军损失1500多架飞机,牺牲近3000名优秀飞行员。在这条航线上损失的飞机,甚至比整个二战盟军在德国上空损失的还要多。

随后,反攻计划在经过长达半年多的讨论和修改后,终于有了进展。为使英国人在亚洲和太平洋战场承担一些责任,决定以英国海军中将蒙巴顿勋爵为东南亚战区最高统帅,史迪威任副统帅。1943年11月23日,开罗会议召开。蒋介石如愿以偿地得到10亿美元贷款和增加“驼峰航线”运输量的保证。同时,反攻计划在缩小规模的前提下被确定下来,收复缅甸改为反攻缅北,重新打通缅甸补给通道,时间定在1944年的春天。但是,5天后的德黑兰会议上,因为斯大林的支持,英国人取消了配合计划。蒋介石又一次开始犹豫不决。他知道,美国人愿意提供的只会是物资和统帅,浴血拼杀的重担都要落在中国人的肩上。

不过,反攻缅北,打通中印公路,对中国战场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中国军队有责任为自己打开一条获取援助的地面通道。12月19日,蒋介石终于作出有限的让步,同意由史迪威指挥中国驻印军。但是英国海军如不采取行动,他决不让云南的远征军参加缅甸作战。也许是中国驻印军的将士们对于复仇之旅早已按捺不住,或是因为一次对日军行动判断有误的情报,当史迪威还在重庆斡旋、国内增援还未到印度之前的1943年10月10日,中国驻印军已经向缅甸境内的日军发起进攻,拉开大反攻的序幕。暂时代理史迪威指挥的驻印军总指挥部参谋长柏诺特命令新38师112团全线出击,歼灭日军的渗透部队,并向胡康河谷进军。

反攻部队计划从利多出发,跨过印缅边境,占领新平洋等塔奈河以西地区,建立进攻出发阵地和后勤供应基地;而后翻越野人山,以强大的火力和包抄迂回战术,突破胡康河谷和孟拱河谷,夺占缅北要地密支那;最后向八莫方向发动进攻,与云南的中国远征军会师,打通中印公路。可是,要实现这一目标并不容易。兵力短缺是史迪威面临的最大难题。担任主攻任务的是中国驻印军新1军,下辖孙立人指挥的新38师和廖耀湘指挥的新22师,兵力不足3万5千人。而配属的英军和美军部队,总共也只有几千人。日军缅甸方面军共十余万人,企图在第5飞行师团协同下,以第18、第56师团防守缅北、滇西,另以3个师团攻占印度英帕尔,控制阿萨姆邦,切断同盟军向缅北进攻的交通线,打破盟军反攻。

10月24日,新38师112团的陈鸣人上校率兵分三路开出那加山,开始了胡康河谷序幕战。由于代理指挥官柏诺特的错误指挥,3个营的兵力竟被平铺在整个胡康河谷谷口,拉开南北100多公里宽的战线,兵力明显不足。一旦日军集中优势兵力多路渗透,中国军队即可能陷入灭顶之灾。师长孙立人马上命令该团3营不再渡河进攻达罗,而是攻占达罗北面的拉加苏高地,这个带有前瞻性的修改拯救了整个进攻计划。就在3营占领拉加苏的第二天,日军的前锋不到达了。经过一个晚上的激战,3营连占日军两个阵地,日军被迫节节后退,阵亡72人。此后3个月时间里,日军3个联队轮番进攻,却始终未能占领拉加苏高地。

西线打响的同时,40公里外的东路战斗也激烈起来。在于邦爆发了一场教科书式经典的丛林攻防战。10月31日,112团左翼向于邦渡河点前进。丛林周围异常寂静,这是遭到伏击前特有的信号。一片空地周围,三面埋伏了日军第18师团,这是一支声名在外的王牌部队。1937年,该师团参加过进攻上海和南京的作战,是制造南京大屠杀的元凶之一。1940年,它被调往南洋地区专门进行丛林作战的特别训练。1941年占越南、进泰国、横扫马来亚。随后又投入缅甸作战。长期的热带丛林作战经验,使其获得“丛林作战之王”的称号。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激战,日军一个70人的小队被全部歼灭。但是,在反攻缅甸的第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战斗中,中国军队也付出了惨重代价。一个多排的战士牺牲,连长江晓垣和先头排排长刘治壮烈殉国。随后,112团1营的两个连赶到战场,与第2营一起,在没有炮火跟进的情况下,与日军艰苦对峙,等待增援。然而,先赶到的却是日军。11月10日黄昏,对岸突然升起观测气球。这是日军增援部队大规模到达的信号。中国将士知道,真正的考验来到了。

孙立人带领的部队紧急动员,全部投入到救援112团的行动中。可是,要到达战场至少需要3个星期。在救援部队赶到之前,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112团的战斗能力上。其中,李克已所带领的一个加强连情况最为紧急,在18天的苦战中,这个加强连仅剩130人,所占据的阵地也只有4个足球场大小。在阵地的外缘,有一棵树冠占地面积超过一亩的巨大榕树。这棵大树上的火力可以控制大小两个林空地带,并能监视日军动向。李克已在树上树下构筑了完善的机枪巢,火力强劲。日军屡次进攻均遭惨败,损失很大,不得不改为夜间进攻。针对日军的战术变化,加强连把防御扩大到“寨子”外面。在离阵地30米开外挖了很多陷阱,又在林中密密麻麻安置了大量手榴弹,把引信系在树藤上,稍一触动就爆炸。

在这段艰难的日子里,部队时刻保持等待主力增援的信心。他们在电台里不但知道外面就有生死与共的2营在和自己苦苦支撑,而且知道救援部队已在路上,正在日夜兼程,翻越险峻的那加山脉。12月14日,孙立人带领的新38师的第一支增援部队先头营终于赶到李家寨包围圈外。陈铭仁上校等人利用丛林的特点,趁夜潜入李家寨,新加入的部队立即使李家寨变成了真正的金城汤池。12月22日,新1军副军长兼新38师师长孙立人亲临于邦前线,在敌阵前500米处的密林中建立指挥所。李家寨的官兵得知这一消息,无不欢呼雀跃,主力一直没有抛弃他们,数十天的战斗终于就要见分晓了。

在前线艰苦战斗的同时,后方修筑的公路从利多开始,越过险峻的那加山脉,已到达新平洋,兵力的转运更加快捷。另一支雄师—新22师也已起程,很快将出现在日军面前。1943年早春,由军官组成的先遣部队飞越“驼峰航线”,到达印度蓝姆伽训练基地。之后,他们被编入中国驻印军新1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