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远征军

   钳形攻击

 

1943年底,缅北反击的序幕正式拉开。于邦初战告捷后,遭受重创的日军第55、56联队退守到达罗至太白加一线。这里是胡康河谷中一块少有的平缓地带。日军在河对岸凭借突起的山地和热带丛林构筑阵地,企图乘驻印军发动攻击、兵力分散时,发起反击。

此时,中国驻印军新1军的两只拳头将一齐出击。一方面,孙立人指挥新38师第113团和第114团分别从左右两翼向日军发起进攻,切断日军第55和56联队之间的联系。同时,新38师112团拦截日军后路。另一方面,廖耀湘带领新22师第65团利用达罗方面日军增援之际,大举歼灭其驻守在达罗的剩余部队。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新1军一路所向披靡,夺取日军外围阵地的同时,也切断了他们的后路。1月18日凌晨,从新平洋起飞的美军飞机对被围困在达罗一带的日军阵地实施猛烈轰炸。随后,地面战车营的坦克也对敌人的工事和阵地发起进攻,陆空配合作战很快就彻底肃清日军阵地的死角。13天后,一队坦克冲进达罗日军第18师团司令部,将日军师参谋长濑尾少将以及数十名军官碾成肉泥。同一天,新38师向太白发起总攻,日军放弃太白加,仓皇突围后撤。

就这样,新38师占领太白加地区。达尾、太白加一战对于顷北反击作战具有里程碑的意义。这次战斗后,中国驻印军在缅甸境内逐渐站稳脚跟,而日军从此彻底陷入被动局面。同时,在双方交战之前,中印公路的修筑工程就于1942年提前展开。中印公路从印度的利多开始,经过日军控制下的缅北丛林深处,最终与滇缅公路相连进入中国,成为对国内军事救援物资的“输血管。”1943年12月27日,中印公路利多至新平洋段通车。6天以后,盟军把缅北战区司令部迁到新平洋。

经历连续失利后,日军第18师团开始改变防御策略,将部队整编成第55和56两支联队,分别占据胡康河谷中心地带的孟关和瓦鲁班地区。田中新一亲临孟关坐镇指挥,并把指挥部搬到这里。这个举动,多少有些孤注一掷的味道。相比之下,驻印军主力部队的规模显得有些薄弱。与日军正面交锋的部队仍然是孙立人带领的新38师和廖耀湘指挥的新22师。

战斗刚一打响,新38师出师就很顺利,迅速从塔奈河南岸截住日军的迂回部队。相比之下,新22师就没有那么幸运。在经历孟关的苦战后,部队伤亡惨重,寸步难行。孙立人为了帮助新22师解围,果断决定抽调一部分兵力,组成113团,迂回抄击孟关背后的日军要点瓦鲁班。无奈之下,田中新一决定,除少数部队在孟关正面抵抗外,其余绝大部分兵力集中向瓦鲁班发起反击。然而,又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一队牛高马大、装备更加精良的部队突然从天而降。他们是美军特意调来的专业丛林野战特种部队—加拉哈德“劫掠者”部队,正式番号为5307步兵团。拥有强大火力,扛着轻便灵活的风冷式M1919重机枪。他们的步枪则是久闻其名的M1伽兰德半自动步枪,一个不必经过多少训练的射手,也可以在2秒钟内打完弹夹中的八发子弹。而日军的38式和99式手动步枪每打一发,在下一发子弹上膛之前,就可能受到对方一个步兵班100多发子弹的攻击。美国大兵迅速穿插到孟关以南。

凶悍的新22师和战车一营正踏着零落的日军尸体,猛追从孟关逃出的18师团主力。日军逃生的唯一机会就是击溃面前的守军—加拉哈德“劫掠者”部队。这是美军中一支相当凶悍的部队,他们中很多人曾在太平洋岛屿上与日军展开过多次厮杀,一直都是所向披靡。但在缅甸,他们遇到了大麻烦。他们错误地认为日军已经丧失了进攻的勇气。连日军也没有想到,这个美国军团的战斗力远远不如它的名气。

日军分成两股向瓦鲁班突围。田中新一和长久竹郎大佐率领的第56联队为一路,另一路是步兵团团长相田俊二暂时管辖的第55联队。两路日军都在夺路狂奔。天快亮的时候,田中新一得到一个意想不到的好消息:前卫部队长久联队抱着玉碎的决心,擅自向防守在渡口的美军加拉哈德“劫掠者”部队发起进攻。本来这位军官要做的是与敌人同归于尽,不料该处美军竟然像豆腐一样轻易地被捏得粉碎。他们猝不及防,在日军亡命攻击下狼狈逃窜,不少人被当场打死。

3月8日中午,新38师第113团、战车第1营和加拉哈德突击队向瓦鲁班发起总攻。下午一时左右,战车第1营从河堤缺口开出。河对岸的日军根本没有想到坦克竟然能涉水过河。霎时间,日军阵地陷入一片火海。失去抵抗能力的日军无奈后撤。下午一时半,战车1营在对岸登陆。日军除仓皇逃生的田中新一之外,其他人全部遭到灭顶之灾。孟关瓦鲁班一战,盟军的联合部队歼灭日军1500多人,给第18师团以重创,肃清胡康河谷之敌,为反攻缅北的胜利奠定重要基础。然而,盟军也损失惨重。5个多月的第一期作战,孟关胡康反击战,仅仅新编第22师廖耀湘部,就阵亡了57名连长,而其编制上一线的步兵连长才27人,即伤亡了两遍以上。

3月13日,史迪威从利多回到前线,第二天便发起新一轮进攻。日军节节败退,仓皇后撤,恰是乘胜追击、包围歼敌的大好时机。日本集结兵力,准备已久的吴昊作战也就是进攻英帕尔战役同步展开。换句话说,缅北是在打日本人,而缅甸中部则是日本人在向印度的英帕尔发起进攻作战,英军危在旦夕。史迪威与中国将领商量后,从第二批队新30师调了一个团前去支援,再加上英军也从印度中部调用一些部队增援,英帕尔总算稳住了。紧接着,中国驻印军展开了反攻作战的第二个重大战役—孟拱河谷反击战。当面之敌仍然是日军第18师团。

经过之前的战斗,日军第18师团虽然被中国军队消灭了60%,但是特殊的丛林地形,使其很难被成建制地彻底歼灭。日军为了让18师团坚守野人山,不断从缅甸中部、南部包括西面的第56师团先后12次向18师团补充兵力。尽管如此,在中国军队的强力反击面前,他们已经在劫难逃。孟拱是孟拱河谷的要点,也是日军赖以继续守住野人山的最后一个易守难攻的战略要点。这次,中国驻印军将之前屡试不爽的迂回穿插战术,用到了极致。

日军布防以孟拱为核心,以前方的加迈为屏障,以后面的密支那为依托,中间有公路、铁路相连。新38师的迂回穿插,兵分三路,共3个步兵团。其中,一个团直接向新22师正面进攻的贾迈守敌两翼侧后穿插,直接配合新22师正面进攻,先把屏障打掉。第二个团由中路直接插向孟拱与贾迈之间一段公路,切断孟拱与贾迈守敌之间的联系。第三个团纵身一刀直接插向孟拱与密支那之间,把孟拱守敌的退路也切断了,使密支那也处于新38师的直接攻击之下。

这样,驻印军新22师、新38师同时完成对贾迈守敌的合围。日军在贾迈、孟拱与密支那之间的联系被彻底切断,陷于被各个击破的绝境之中。驻印军作战的进程相当顺利,一举全歼贾迈守敌,紧接着直取孟拱。而此时的孟拱也处于新38师两个团的包围之中。连续两仗全歼贾迈、孟拱守敌。胡康河谷反击战歼敌一万二千人,孟拱河谷反击战歼敌近一万二千人。日军第18师团12次补充的军力基本上被打光了,野人山被打穿了。密支那,中国驻印军缅北反攻第一期作战目标,已完全暴露在中国驻印军的直接攻击之下。

其实,早在孟拱反击战开始的同时,史迪威就充分发挥他的战术想象力,作出一项最为大胆的作战部署。他命令美军加拉哈德“劫掠者”部队和刚刚开赴前线的新30师第88团、第50师第150团,绕道北侧的崇山峻岭,秘密插向敌后的战略要点密支那。4月28日,中美联合突击部队启程,秘密向密支那进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