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远征军

   绞杀密支那

 

位于印度与缅甸边境中心位置的英帕尔,是英国人印缅战区重要的军事和后勤补给基地。其地处平原,交通便利,对大规模作战极为有利。本来,日军本部对是否进攻英帕尔存在分歧,但是,随着日军在太平洋战场上节节败退,加上中国驻印军势不可挡的南下反击,中印公路的迅速推进,让日本人下定决心,纠集9万兵力,向英帕尔地区进攻。如果成功,不但可以提振全军士气,占领东印度地区,还将严重威胁驻印军的蓝姆伽后勤补给基地,使中国军队腹背受敌,缅北之围,不攻自破。

1944年1月,日军大本营下达了对英帕尔实施全面进攻的命令,代号“乌号行动”。与此同时,史迪威也十分需要在旱季结束之前有一个标志性的胜利。于是他将下一步战斗的重点选在密支那。密支那是中国远征军最重要的战略点。它是缅甸南北大铁路的北方终点、缅北的陆上交通枢纽、中印公路的必经地。史迪威作出了一项大胆的作战部署:在集中孙立人与廖耀湘的部队向孟拱河谷进发的同时,派遣一支中美混编团,秘密对密支那进行突袭。如果这一部署奏效,那将是缅北反击战中最重大的一场胜利。但是,这个决定要冒极大的风险。

梅里尔准将的“劫掠者”部队将是奇袭行动的主角。此前,他们经常快速穿插到敌后阻截,但没有一次成功地把撤退的日军堵住。相反,他们倒是经常被日军围困,不得不靠中国人来打进包围圈。该支部队由于之前的战斗减员,兵力已从2997名减少到1400名,史迪威不得不临时组织一支由美国军官率领的中美混合部队以实现他的设想。日军方面,18师团主力已向孟拱河谷进发。驻守密支那的总计不过1400多人,兵力明显不足。他们认为,中国军队不可能绕过孟拱偷袭密支那。因为其间的必经之路被不可翻越的库芒山截断了。

混合部队从孟关出发,经库芒山西麓,再从胡康河谷悄然南下,远离炮火连天的孟拱战场,静静地在库芒山里潜行,秘密接近密支那。史迪威计划部队远程渗透袭击夺取密支那机场,然后依托机场,从印度空运第二梯队来加强攻击力量,一举攻克密支那。只要袭击部队夺取机场,发出“威尼斯商人”的暗语,美国第10航空队护卫运送陆军航空兵部队的飞机将会遮蔽密支那的天空,一切都将尘埃落定。中美混合部队在库芒山中艰苦跋涉19天之久,原来计划在5月12日发起的战役,由于险峻地形的影响而推迟了5天。

1944年5月17日凌晨,中美联合突击队到达密支那郊外。一个支队直接摸到密支那郊外机场,随即发起总攻,一举攻下密支那机场外围,歼灭守敌上百人。随后盟军第10航空队的大群“米切尔”轰炸机飞临密支那,对整个城市进行密集轰炸。猝不及防的日军城防部队立即转入地下工事躲避,这为地面部队的行动创造了机会。越战越勇的中美突击队发起冲锋,行动进展得异常顺利,仅50分钟就占领了机场,缴获大量给养和弹药。第二天,史迪威挎着卡宾枪带领众多记者出现在机场,“盟军奇袭密支那”的新闻迅速传遍世界。

奇袭的初步成功,震惊了缅甸日军。这是一个十分敏感的时刻,因为日军在缅甸西南沿海的若开、西北部的孟拱河谷、缅北的密支那、滇西的腾冲地区和缅甸西部的英帕尔同时陷入与盟军的苦战。一个多月前的1944年3月8日,英帕尔战役正式打响。日军纠集3个师团,共计9万兵力,分3路对英帕尔合围。4月,日军碰上了缅甸的雨季。而英军此时已经在美国空军的协助下,在英帕尔周边完成了15万军队的集结,也对日军发动了陆上及空中密集的攻击。

1944年7月3日,日军指挥部下达了中止英帕尔作战的命令。疲惫不堪的日军在英军的炮火下撤退。出征时90000人的部队,大约53000人在战争中阵亡或失踪。由此,英帕尔战役被西方和日军军史家评价为日本陆战史上损失最惨重的战役。中国军队面对的日军第18师团的情况也好不到那里去。虽然经过10次兵员补充和增援,还是招架不住驻印军的凌厉攻势。师团长田中新一只能硬着头皮抵抗,孟拱与密支那两大战场,将日军拉扯得七零八落。

密支那战役的初步胜利,让史迪威感到离他1942年5月定下的反攻目标已经不远了。他采用空降方案,从某种意义上讲,是要作出一个漂亮动作给反对他密支那作战方案的蒙巴顿公爵看看。然而,好景不长,这次辉煌的奇袭逐渐演变成一场悲壮的战役。此时,缺少战斗经验的梅里尔严重失误。他过于轻敌,在兵力绝对优势的情况下止步不前,贻误了最好的战机。5月17日夺占机场后,仅中国军队就有两个步兵团,而且当天机场开通后,新30师的89团就紧急空运过来,又增加了一个步兵团。第二天上午,14师的42团也赶到,共4个步兵团。以这样的兵力,一两天内拿下对方仅有一个连队的密支那,应该没有问题。然而,梅里尔只派了150团的两个营进攻车站和城区。

日军则急忙调派部队向密支那方面增援,人数从3000多人迅速增加到5000多人。势单力薄的150团属下的两个营很快与日军正面相遇,随即展开了惨烈无比的争夺战,原本一场巧妙的偷袭演变成血腥味十足的杀戮。这次战斗后来被形容为“呈胶着状态的绞肉战”。在这次行动中,150团的伤亡很大,损失惨重。面对如此惨烈的后果,梅里尔却推卸责任,指责中方将领指挥无能,士兵作战不力。这使得中国官兵大为不满,群起抵制。梅里尔一气之下心脏病发作,被送往后方救治,麦克姆暂时代替其指挥。

5月23日,史迪威偕同新1军军长郑洞国、新30师师长胡素、第50师师长潘裕昆、总部参谋长柏特诺来到密支那调整指挥系统。由柏特诺代表史迪威在密支那设中国驻印军战斗指挥所,执行指挥。事实上,柏特诺较之梅里尔更无实战经验和指挥大兵团作战的能力。他曾多次大规模进攻,以致中美士兵伤亡惨重,每天只能推进50-200米。6月25日,史迪威将柏特诺撤职,另以韦瑟尔斯来密支那继任。但以后的作战,实际上由郑洞国直接指挥。郑洞国见日军依托工事,以逸待劳,打不了就躲进地下,于我不利。于是,他采取针锋相对的办法,挖掘战壕,逐渐推进,分割包围,逐个歼灭。

7月7日,郑洞国、孙立人等将领向中国军队下达总攻令。借着美军轰炸机和新式火箭炮的掩护,中国军队再度夺下密支那火车站,并与美军一起,形成对市区的三面包围之势。盟军对敌展开的首轮袭击给日军带来致命打击。日军被压缩到城北的最后阵地。8月1日深夜,由104人组成的敢死队悄悄出发。凌晨四时半,敢死队全部进入街区日军区域,并内外同时向日军司令部和重点工事发起冲击。日军腹背受敌,意志终于崩溃。密支那战役以此告捷。

从5月17日奇袭密支那开始,到8月5日完全攻克,整整激战80天,中国军队为此付出惨重代价。中国驻印军6000多人牺牲,歼灭日军2000多人,这是驻印军伤亡最大的一次战斗。至此,历时一年多的缅北反攻第一期作战终于落下帷幕。中国驻印军一共歼灭日军25800余人,自身伤亡17000余人。缅甸战场的主动权从此转入盟军手中。对于中国来说,中国西南战略形势得到根本改观,抗日大后方真正有了稳定感;“驼峰航线”上的运输机可以从密支那绕过喜马拉雅山更安全、更便捷地飞往昆明和重庆;而被阻断的运输线—中印公路同滇缅公路的连通也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