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通道转兵及通道会议会址现场考证

红军越过湘江后,即向越城岭及其以西的西延地域前进。红军很快进入桂北越城岭、老山界山区。老山界是红军长征以来遇到的第一座高山。它是越城岭山脉的中段分支,其主峰名猫儿山,海拔2000多米,是越城岭的最高峰,也是五岭的最高峰。

越城岭:

今日猫儿山上红军亭,左边石碑为陆定一题词:“泰山之雄,华山之险,庐山之幽,峨嵋山之秀。“

越城岭山高路陡,红军大军拥塞,行动缓慢。特别是在险峻的雷公岩下,摔死了不少骡马。

雷公岩下路难行,红军指战员夜宿山路旁(作者:沈尧伊)

1934年12月11日,中央红军在越过了红军长征途中的第一座难走的大山----老山之后,由龙胜、绥宁经过艰苦行军,占领湖南西南角的通道县城。

这时,国民党当局判断红军将沿湘桂边境北上湘西同红二、红六军团会合,已在通道以北的城步、绥宁、武冈、芷江、会同、靖州一带,部署了一道严密的袋形防线。一方面电令湘、桂、黔地方军阀分兵堵截合围,企图全歼中央红军。在这种情况下,红军如仍北出湘西,势必同五六倍于已的敌人作战,就会有全军覆灭的危险。

博古等人却不顾当时的严重形势,仍坚持同红二、六军团会合的原定计划。在这危急关头,毛泽东建议中央红军放弃北上同红二、六军团会合的原定计划,立即转兵向西,到敌军力量比较薄弱的贵州去开辟新的根据地。1934年12月12日,中共中央负责人在通道境内时召开了一次生死攸关的重要会议,史称通道会议。当时因情况紧急,此次会议的召开又是在行军路上进行,人称“飞行会议”,史书上没有详细记载,是鲜为人知的一次重要会议。

通道县恭城书院--- 官方确定的通道会议旧址:

通道转兵纪念馆,位于通道县县溪镇:

在通道会议上,众多红军将领就中央红军是否坚持前往湘西与贺龙、萧克军部汇合的问题展开了讨论。李德认为这项决定已经获得了共产国际的支持,就必须无条件的支持。而毛泽东则认为目前最适合红军的路线是前往贵州,在国民党军力最薄弱的地方建立革命根据地。李德对于毛泽东的提议异常反感,甚至还指责他没有发言权。

西进贵州是红军摆脱险境的唯一抉择。在各路国民党军中,黔军最弱,战斗力低下,且省内派系林立,矛盾重重,难以形成统一的作战力量。同时中央红军人黔,能够与川北的红四方面军和湘鄂川黔的红二、红六军团形成鼎足之势,并有广阔的机动发展空间,在战略上极为有利。

李德在湘江战役的错误指挥给红军带来的伤亡已经让众位将领对他彻底失望,纷纷帮衬着毛泽东说话。在这种众志成城的情况下,博古也无话可说,只能答应执行更改线路的命令。会议最终部分采纳毛泽东的正确主张,决定在行军路线上进行调整,放弃经通道北上的计划,改由经贵州的黎平、锦屏北上湘西,与红六军团会合,并寻机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

通道会议并未改变北上与二、六军团会合的战略方针,而只是避开敌人阻击的势头,向西转兵,之后再北上。故称“通道转兵”。

 

通道会议会址考证: 关于通道会议开会的地点有不同意见,主要有以下三种说法。

左图:通道县溪镇通道会议旧址(恭城书院)

一种说法是官方意见。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出版的,逢先知、金冲及主编的《毛泽东传》,认为通道会议是“在通道城(今县溪镇)恭城书院举行”的。
   
         但否定这一说法的理由很充分,当年只有红一军团一部和红九军团经过县溪镇,而其他部队没有进县溪镇,因此中央主要领导人不可能在县溪镇开会。当时担任李德翻译的伍修权就公开否认通道会议在恭城书院召开的说法。

那为什么现今把通道会议会址定在了县溪镇的恭城书院呢?曾任通道县党史办姚奉彪主任特别说明:1994年时还没有调查清楚会议会址,但要举办纪念活动了,总得确定一个地方吧?恭城书院是县里的清代建筑,很有气势,是少数民族地区现存的最大书院之一,而且整体保存再好,于是就将它定为会址。

 

右图:真正的通道会议旧址独立房子“林林奄“

第二种说法是军事顾问李德后来在《中国纪事》中所回忆,通道会议在山边的一座独立房子里召开的。通道县的芙蓉侗寨是由紧密相连的三村八寨组成,当时有四百多户人家。在离寨不远的半山腰上有一座独立房子,叫‘木林庵’的古庙,可容纳二百余人,因为地位视野广阔,整个芙蓉寨尽收眼底。

在绥宁大事记里记有:‘1934年12月12日周恩来、博古、王稼祥、张闻天、朱德、毛泽东、李德等在芙蓉一座古庙召开会议,决定放弃与红二、六军团会合,改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进军,史称‘转兵会议’。根据上述情况,可认定通道转兵会议会址是芙蓉木林庵。

几经周折,本人找到了位于通道菁芫洲镇芙蓉村的木林庵。当地人都说,通道会议是在这里召开的,而且,在木林庵入口处,可见到不知何时竖立的“通道会议会址”的石碑。

通道菁芜洲镇芙蓉村林林奄通道会议会址石碑:

 

第三种说法是根据邓颖超回忆:“通道转兵是在农村某一家农民的厢房里举行的,当时这家农民正在举行婚礼”。而军委纵队经过地中举行婚礼的地点就是牙屯堡镇外寨村。

本人也到了牙屯堡镇外寨村考证,此地虽有后人竖立的红军长征纪念林、红军桥及红军屋,但并无任何通道会议会址的痕迹。

牙屯堡的红军长征纪念林和红军桥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