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遵义会议、毛泽东地位的逐会提高

(左图:当年的遵义城)

敌人在乌江防线溃败后,便加强了对遵义的防守。薛岳、王家烈要黔军侯之担部用6个团的兵力在此固守,而王家烈的两个师也迅速向遵义开进增援。同时,侯之担部易少荃旅也从乌江防线撤到龙坪,在西北深溪水一带利用险要地势设防,拱卫遵义。

攻打遵义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了红一军团第2师,总参谋长刘伯承亲临一线指挥。红2师6团先是采取偷袭的方式,全歼了驻守在离遵义30里一小镇上的敌人一个营。而后,红军化装成敌人,利用俘虏去诈城,奇袭遵义成功。1935年1月7日,遵义城解放了!胜利的旗帜在遵义古城内高高飘扬!

因为敌人的三个团的兵力还集结在遵义城附近的娄山关内,刘伯承命令红四、六军团的战士们抓紧时间拿下娄山关和板桥。几日后,刘伯承率领的四、六军团以及其他各路的红军部队,将娄山关、板桥、猴场等遵义附近的重要战略点全部占领,形成了南北六百里,东西两百里的战略包围圈。

娄山关:

遵义尚稽镇红三军团某部驻地袁氏庄园:

湄潭江镇红九军团司令部旧址:

在遵义成立的中华苏维埃银行旧址:

 

1935年1月15日-17,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扩大会议,决定和审议黎平会议决定的以黔北为中心建立根据地问题,总结第五次反“围剿“以来的经验和教训。这就是著名的遵义会议。由于白天中央政治局和中革军委要处理战事的日常事务,因此会议一般都是在晚上召开。

参加会议的人员有:中央政治局委员:毛泽东、周恩来、张闻天、朱德、博古(秦邦宪)、陈云。政治局修补委员:王稼祥、邓发、刘少奇、何克全(凯丰)。中央秘书长:邓小平。红军总部和各军团负责人:刘伯承(红军总参谋长)、李富春(红军总政治部代主任)、林彪(红一军团军团长)、聂荣臻(红一军团政委)、彭德怀(红三军团军团长)、杨尚昆(红三军团政委)、李卓然(红五军团政委)。共产国际顾问李德和翻译伍修权。会议中途,彭德怀和李卓然因为前方又发生战斗,提前离开了。红九军团军团长罗炳辉、政委蔡树藩在湄潭一带执行警戒任务,没有参加会议。红五军团军团长董振堂因在党内没有领导职务,也未出席会议。

遵义会议会址,位于贵州省遵义市红花岗区老城红旗路(原子尹路)80号,老地名叫琵琶桥。会址原系国民党二十五军第二师师长柏辉章的私邸。建于20世纪30年代初,建筑为砖木结构,中西合璧的两层楼房。

遵义会议室位于二楼,但由于安全原因,二楼已不具备对外开放条件,故会议室照片取自网络

遵义会议会址处,设立了遵义会议纪念馆,以大量的图文介绍了遵义会议的前前后后。下面,主要按照纪念馆所列结构,介绍有关会议的部分精彩图片。

遵义会议的前奏:通道会议、黎平会议和猴场会议

突破乌江、占领遵义,为会议的召开提供了保障

参加遵义会议的人员:

遵义会议做出的四项决定:

遵义会议的延续:

毛泽东在遵义会议后,地位逐步、逐会的提高:

1、遵义会议:遵义会议上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常委。

2、鸡鸣三省会议:毛泽东同周恩来谈张闻天提出的变换中共中央领导的问题。随后,根据毛泽东的提议,中央政治局常委分工由张闻天接替博古负中央总的责任;决定以毛泽东为周恩来的军事指挥上的帮助者,博古任总政治部代理主任。

3、扎西会议:以遵义会议决议的形式,完成了遵义会议后的“常委分工”,即博古交出中央大权,由张闻天接替主持中共中央的工作,负总责任。这就形成了负总责的张闻天与红军实际领导人毛泽东的合作格局。

4、1935年3月4日,中革军委颁布命令,为遵义战役特设前敌司令部,委托朱德同志为前敌司令员,毛泽东同志为前敌政治委员。

4、苟坝会议:先是由于进攻打鼓新场问题,毛泽东愤而辞去前敌政委,并获得会议的表决通过;后成立周恩来、毛泽东、王稼祥三人团,完成了遵义会议改变党中央最高军事领导机构的任务。

5、会理会议:正确分析了遵义会议以来的形势和总结了这一段时间的工作,称赞毛泽东的军事指挥,充分肯定了这一阶段的巨大成绩。会议对林彪等人存在的一些错误思想和意见,也进行了批评。毛泽东的威信大大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