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二渡赤水,娄山关大捷,重占遵义

红军在扎西集结期间,国民党川、滇、黔以及中央军,分为六路朝着扎西进发,打算将中央红军包围在这里。面对这种紧急的情况,毛泽东等认为自中央红军从遵义地区北上以后,敌军主力已大部被吸引到川滇边地区,黔北地区的防守兵力比较薄弱,遂于2月10日决定,中央红军迅速转兵东进,二渡赤水河,打回遵义。2月11日,中央红军各纵队由扎西地区开始东进。

红9团接到中央的命令,率领9团的战士配合扎西的游击队,在扎西制造出动静吸引国民党军队的注意力。9团的干部为了掩护大部队的撤离,声势浩大地在扎西周围打土豪。贺国光不疑有他,认为侦察兵发现的一支向赤水靠近的红军只是为了声东击。

2月15日下午,朱德总司令向红军各部下达了二渡赤水的行动计划:“我野战军以东渡赤水河消灭黔敌王家烈为主要作战目标,决定由淋滩经太平渡至顺江场地段渡过赤水,然后向桐梓地域前进。”中央红军在2月18日至21日,分别从太平渡、二郎滩等渡口东渡赤水河,疾速向桐梓遵义前进。

二渡赤水河要图
二郎滩渡口纪念碑
当年的二郎滩渡口

 

当年的太平场渡口

中央红军二渡赤水,回师黔北,红一、红九军团和红五军团主力及军委纵队为左纵队,红三军团为右纵队,向国民党军兵力比较薄弱的桐梓地区急进。2月24日,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一团占领了桐梓县城。

当年的桐梓县城

 

如今的桐梓县城

从桐梓向遵义前进,首先要过的天险是“娄山关“。娄山关被称为“一人当关,万夫莫开”,十分险峻。它位于娄山山脉的最高峰,四周峰峦叠嶂,中间两座山峰宛如两把利剑刺向天穹,两座山峰的连接处,形成一道狭窄的隘口,这就是天险娄山关。从遵义通往桐梓的公路,沿着这座山峰蜿蜒而上,从山下仰望这条公路,好像一条飞舞的长龙。

娄山关的左面是悬崖峭壁,右面是高山峻岭,如果从下面沿着公路去夺取这座关隘,部队肯定要付出很大的代价。红一、红三军团在彭德怀统一指挥下,以一部兵力从正面牵制敌人,集中主力分别从两翼向敌人后方迂回。歼敌一部,余敌仓皇夺路南逃。中央红军胜利占领战略要地娄山关。

 

今日桐梓通往遵义的盘山公路
当年的娄山关战场
1982年立的纪念碑
娄山关红军战斗遗址

毛泽东和朱德、周恩来等人来到娄山关山顶。毛泽东看着此起彼伏的山峦,胸中的豪情越发的难以抑制,写下了经典的《忆秦娥·娄山关》,描写红军指战员英勇鏖战的壮烈情景。现以行草手书体放大镌于高14米,宽25米的大理石碑上,益增雄关声色。

《忆秦娥·娄山关》词
《忆秦娥·娄山关》词

忆秦娥·娄山关

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中央红军占领娄山关后,红一、红三军团即乘胜向遵义方向追击。2月27日黄昏,发起攻城战斗,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激战,突入遵义新城。2月28日晨,红三军团经过三四个小时的激战,歼敌两个师又八个团,重占遵义城。这是中央红军长征以来第一个大胜仗,史称遵义大捷。蒋介石承认,这是国军追击以来的奇耻大辱。

遵义战斗最激烈的时刻,红军情报部门立了大功。他们截获了中央军的电报,发现了敌人很可能将指挥部设置在了忠庄铺。毛泽东下令让遵义附近的游击队配合林彪的红一军团,直接袭击中央军的指挥部。中央军吴奇伟只能下令让负责进攻老鸦山和红花岗的59师和93师迅速回防,缓解了正面战场的紧张局势,从而保证了遵义大捷的实现。

 

遵义大捷
遵义大捷
遵义大捷(作者:沈尧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