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红军抢渡金沙江,金沙江皎平渡的今天与明天

红军逼近昆明,震动云南全境。当时,云南大部滇军已调往贵阳“听“,昆明城内及其周围兵力非常空虚,而蒋介石派出追击红军的部队此时还远距红军三天以上的路程。龙云为保住昆明,一面电催尚在曲靖以东的孙渡纵队取捷径直赴昆明,一面调休集云南各地民团防守昆明城。

毛泽东认为这件事可以好好得利用起来,便让刘伯承召集中央军委的人员开会。会议上,毛泽东认为,决战滇东虽然失败,可是随着滇军的撤走,红军与中央军的距离也越拉越大。因此,红军得到了一个很好的北上机会,可以趁机抢渡金沙江,与在四川的红军四方面军完成一次大会师。

毛泽东提议一路部队佯攻昆明,待龙云将驻守在金沙江的兵力调回,红军就有机会占领金沙江的几个渡口,趁机渡过金沙江。

(左图:崇山峻岭中的金沙江)

中央红军突然奔袭昆明,云南军阀龙云惊恐万状,火速从金沙江边调回民团,以解昆明之急。金沙江一线江防顿时空虚,红军主力则迅速兵分三路,从寻甸、嵩明之间迅速直插金沙江边的皎平、龙街和洪门渡口。

金沙江位于长江的上游。它穿行在川滇边界的深山狭谷间,江面宽阔,水急浪大。如果红军过不去江,就有被敌人压进深山狭谷,遭致全军覆灭的危险。当红军大队人马向金沙江挺进时,蒋介石如梦初醒恍然大悟,认定红军的目的既不在贵阳,也不在昆明,而是“必渡金沙江无疑”。1935年4月28日,他下达命令,控制渡口,毁船封江。就在红军进抵金沙江前夕,江边的敌人已将所有船只掠到北岸了。

 

(右图:巧渡金沙江纪念石碑)

抢占皎平渡口:1935年5月2日,军委令干部团二营五连为先遣连,在红军总参谋长刘伯承指挥下,抢占皎平渡口。先遣连化装成中央军奔袭皎平渡口,迅速控制了皎平渡南岸渡口,缴获了北岸派来打探情况的渡船两只。后来,他们又找到了五条船,动员了36名艄公。

在干部团抢占皎平渡口的同时,红一、红三军团分别抢占龙街渡口和洪门渡口,兵多船少,大部队难以迅速过江。除留第十三团在洪门渡口渡江外,主力红军全部改由皎平渡渡江。从5月3日至9日,在7天7夜的时间里,红军主力就靠这7只小船从容地过了江。

 中央红军巧渡金沙江皎平渡遗址
中央红军巧渡金沙江渡江指挥部遗址

(左图:红五军团石板河阻击战遗址)

在红军主力渡江的同时,毛泽东下令让负责阻击敌人的红五军团加大力度,在石板河阻击敌军。石板河位于禄劝县正北方的掌鸠河上游。因其河床都是平展的岩石,远远望去就像一块巨大的石板铺在清澈的河水下面,故人们称之为石板河,附近村子也因河而得名石板河村。石板河村背靠大山,山的一面,是一个长达30里的山坡,顺着山坡,沿着从禄劝到会理的“之”字形驿道蜿蜒而上,通过山顶的小庙丫口,穿过石板河村,就可到达皎平渡。  

五军团接到军委的任务后,利用仅剩的三十七、三十九团与追击的敌人,在石板河进行了残酷的阻击战 ,掩护中革军委以及全军顺利渡过了金沙江。在红军渡江的第九天傍晚,阻击部队接到中央军委关于撤出阵地迅速渡江的命令,急行军七八十里到达皎平渡,在夜色掩护下全部渡过了金沙江,光荣地完成了使命。

 

    金沙江皎平渡口纪念碑
    红军渡江纪念碑建设记

84年后的今天,金沙江依旧雄浑,滚涌东流,日夜不绝。位于云南省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境内的皎平渡,距省城昆明200多公里,与四川省会理县隔江相望。1991年,皎平渡大桥建成通车,横跨川滇两地,真正结束了当地居民靠摆渡来往交流的日子。

   1991年通车的皎平渡大桥
   皎平渡大桥跨越金沙江

在大桥南侧,一座高达18米的“红军渡江纪念碑”静静挺立,碑顶竖立着高举船桨的红军战士铜像。红军渡江纪念馆不久的将来将被淹没,现正在迁址。

    红军渡江纪念碑
红军渡江纪念馆

不久的将来,在皎平渡口的下游,将建起一座总装机容量达1020万千瓦的乌东德大型水电站。乌东德大型水电站计划将在2019年进行蓄水,皎平渡口、皎平渡大桥、红军渡江纪念碑和纪念馆将会沉睡水底。现在,一座新的皎平渡大桥正在建设过程中。

   新的皎平渡大桥尚未合拢
    峡谷中的金沙江双桥
   金沙江渡江纪念馆闭馆公告
    峡谷中的金沙江双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