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红军长征过草地(行军路线详考)--周军著

川西北草地位于青藏草原同四川盆地的连接段,历史上一直为松潘所辖,故有松潘草地之称。其范围大致为:烈尔郎山(今若尔盖县北部)以南,浪架岭(今松潘县西端)以西,查针梁子(今红原县南部)以北,纵横六百里,面积约一万五千二百平方公里,海拔在三千五百米以上。由于排水不良,潴水而成的牛轭湖星罗棋布,并形成大片的沼泽。水草盘根错节,结络而成片片草甸,覆于沼泽之上。

当年的松潘草地
凹凸不平的草甸子

左图:红军过草地电影镜头

当年红军长征经过的草地,其实是一片沼泽地。它位于青藏高原东北边缘的若尔盖高原,包括黄河上游的黑河和白河流域。现属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若尔盖和红原两县,沼泽面积达3000平方公里。红军第一、二、四方面军都曾经穿越过这片地域---有些部队还是三次穿越。过草地是长征中最为艰难的日子,自然环境之恶劣和部队筹粮之困难,世所罕见,众多红军战士都把年轻的生命交付给了这无尽的荒凉。

如今,这片地域由于长期缺乏湿地保护甚至进行人工排泄,昔日令人闻之色变的沼泽大部分已经干涸即便位于草地深处的诸多面积在数百平方公里左右的大沼泽也是如此。

一、红军第一次穿越草地

红军第一次穿越草地,指的是 1935 年 8 月中下旬至 9 月初,红一、四方面军为实现《夏洮战役计划》而穿越草地。《夏洮战役计划》是在 1935 年 7 月底的《松潘战役计划》流产之后,为继续执行两河口会议确立的“北出陕甘”的战略方针,由红军总部拟定,红军总司令朱德、总政委张国焘签署下达的新的战略计划。计划要求:红一、四方面军分左、右两路军穿越草地,分途北上,向夏河、洮河地区开进。

红军自绘《夏洮战役计划》草地行军路线图
红军自绘《夏洮战役计划》草地行军路线图

1、右路军:由红一方面军第一、第三军,军委纵队及红四方面军第四军(7 个团)、第三十军(6 个团)主力组成,红军前敌总指挥徐向前、政治委员陈昌浩指挥,党中央领导同志毛泽东、周恩来、张闻天、博古亦随右路军部队跟进。

右路军穿越草地的时间应该始于1935年8月18日,路线有两条。右路军左翼部队以红一军林彪所率红二师为先导,聂荣臻率红一军主力及军委纵队等随后跟进。右路军右翼部队则由刚从岷江两岸收缩集结于卡龙村附近的红四方面军的第四、第三十军主力组成,红三军是最后殿后的部队。

红军右路军左翼部队经屈锦桥进入草地
谷兴隆洼谷地入口,红军右路军右翼部队由此进入草地

右路军左、右两翼部队进入草地后,越过色既坝(今色迪坝),向班佑开进。左翼部队经屈锦桥进入草地后,基本上是沿山谷谷脚傍着山谷中的湿地蜿蜒前进,翻越了麦拖岗后,经过一片在今松潘县地图上被标注为“协然布更沙”的草地,进至色迪坝。而后,再沿热拉洼尔玛谷地进至年朵坝。右翼部队从卡龙村出发,经谷兴隆洼、冬亚卡,进至色既坝,之后,沿一条今红原县地图标注为“热拉公玛”的沼泽谷地,进至年朵坝。

谷兴隆洼谷地中的沼泽
热拉洼尔玛谷地

两翼在年朵坝会合后,合二为一,继续沿班佑河下行北进。这条路线基本上与现在的213国道重合或平行,地势比较平坦宽阔(红军长征有关历史文献称为“大草地”),又处于草地边缘,所以红军在此间的行军速度大大加快,仅两日左右即进至班佑。

红军右路军兵分两路进草地
红军右路军左、右翼部队在年朵坝会合
年朵坝沼泽
今日草地一瞥

右路军先头部队到达班佑时,巴西、包座、阿西茸、求吉寺地区有少数敌军,红军右路军主力在顺利进入巴西、包座、阿西茸地区后的8月29日,即发起包座战斗,将沿包座河谷北进的敌第四十九师伍诚仁部大部歼灭,红四军一部亦对求吉寺之敌形成包围,将敌人压缩在寺院庙内。

包座战斗庆功会会场遗址
求吉寺战斗遗址

包座大捷后,党中央和右路军徐向前、陈昌浩屡屡争取张国焘率左路军前来会合共同北上,但张国焘一直借故拖延。9月3日又决定南下,并电令左路军已进入噶曲河畔的部队原路退出草地。张国焘还致电徐向前、陈昌浩,令红一、三军停止北进。9月9日,张国焘电令前敌总指挥部主要领导,率右路军“南下,彻底开展党内斗争”。当晚,中共中央政治局在牙弄村周恩来驻地召开紧急会议,决定率中央红军一、三军单独北上。

2、左路军占领阿坝地区,部分部队和红军总部进入草地

左路军由红四方面军第九、第三十?、第三十三军及红一方面军第五、第三十ニ军(原第九军)组成,红军总司令朱德和总政委张国焘指挥,红军总部亦随左路军跟进。进入草地的出发点为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马尔康县的大藏寺地域,终止点为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红原县的龙壤、甲本塘、安曲一带的噶曲河西岸地域。

当年红军总部住过的查理寺
美丽的噶曲河

8月21日,左路军主力进占阿坝。左路军占领阿坝后,张国焘曾派出一支小部队寻找和侦察渡口,准备渡河西进。8月27日之前传回来了“无法渡河西进”的准确信息,于是张国焘不得不开始作穿越草地与右路军会合的准备了。

8月27日,红九军接替红五军防务;8月28日,红五军进入草地,向噶曲河开进。第九十三师在五军后跟进,红军总部在第九十三师后跟进,第二十五师在红军总部后跟进;红军总部是8月30日从查理寺出发后,进入草地的路线是查理寺—麦尔玛---甲本塘。

沼泽那边就是甲本塘
当年红军总部驻过的甲本塘

9月初,左路军先头部队陆续经甲本塘向噶曲河开进,朱、张所率红军总部也进至甲本塘。但已别有所图的张国焘借故噶曲河涨水无法渡河,始终借故拖延,最终决定要挟党中央率右路军南下,并令已到达噶曲河西岸的左路军先头部队返回阿坝。所以,左路军虽然进入了草地,但并未穿越,被迫半途而废,无功而返。

二、红军第二次穿越草地

红军第二次穿越草地,指的是 1935 年 9 月上中,在张国焘的命令下,红四方面军和红一方面军一部退出草地,转而南下。退出草地的路线分为右路军路线和左路军路线。

 

右图:毛儿盖河的红军峡

右路军:1935年9月上中旬,红一方面军第一、三军单独北上后,红四方面军第四、第三十军主力在前敌总指挥徐向前、政治委员陈昌浩率领下南返退出草地。其中一部从班佑沿来路南返,一部沿包座河谷经年朵坝返回毛儿盖地区。退出草地的出发点为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若尔盖县的巴西、阿西茸、求吉寺地域,终止点为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松潘县燕云乡卡龙村地域。

左路军:张国焘、朱德率左路军部队南返马尔康、卓克基地区,已进至噶曲河西岸的第五、第九军各一部亦分别从安曲、日柯地区沿原路退回查理寺、下阿坝地区。退出草地的出发点为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红原县的龙壤、甲本塘、安曲一带的噶曲河西岸地域,终止点为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马尔康县的大藏寺、卓木啁(今脚木足)地域。

三、红军第三次穿越草地

 

左图:布满沼泽的草地

红军第三次穿越草地,指的是 1936 年 7 月中下旬至 8 月初,红二、四方面军在甘孜会师后,为执行北出陕甘计划而穿越草地。分为左纵队、中纵队和右纵队路线。会师前,红四方面军首长已经决定北上先头部队(中纵队)于 6 月中旬出发。

左纵队:由朱德、张国焘所率红军总部,红四方面军三十军、四军各一部及红二方面军组成,他们先后于7月中旬和下旬到达阿坝,进入草地。多年来,相当多的长征路线图都标注红二、四方面军经贾诺穿过草地去了班佑,有些路线图干脆就是直接在阿坝和若尔盖、班佑之间连一直线作为当年红军穿越草地的路线,而实际上这是不可能的。

右图:包座河谷一瞥

从地图上可以看到,在阿坝、贾诺与若尔盖、班佑之间,有许多面积在数百平方公里以上的大沼泽横亘其间,大部队是很难逾越的。在没有战斗需要和敌情顾虑的情况下,行军原则是避难就易。经考证,左纵队是在年朵坝完成草地行程,进入包座河谷,历时8-9天,完成草地穿越,至7月底和8月上旬,进至上、下包座地区。

中纵队:由红四方面军总部和红四方面军主力组成,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和总政委陈昌浩指挥。中纵队 6 月中旬从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炉霍县出发,7 月中旬开始进入草地。在安曲附近渡过噶曲河,经上壤口、龙日、色既坝、年朵坝进入包座河谷,历时7-9天,完成草地穿越,于7月底和8月初陆续进抵上、下包座地区。

右纵队:由红四方面军第五军、第三十?军第九十一师组成,红五军军长董振堂、政委黄超指挥。右纵队沿年前右路军路线,经屈锦桥、色既坝、年朵坝进入包座河谷,历时3-4天,完成草地穿越,于7月底和8月初进至上、下包座地区。

红军三次穿越草地时都经过年朵坝(位于松潘、若尔盖、红原三县交界处)。第一次穿越草地时,年朵坝是草地行程中点;而第三次穿越草地时,年朵坝是草地行程终点。由此,我们对若尔盖在包座河谷北端刊碑“中国工农红军第一、二、四方面军长征路线第一次交会点”便产生疑问:红军一、二、四方面军长征行程的第一个交会点应该是紧靠现213国道西侧的年朵坝。因为无论是1935年右路军北上和南返,还是1936年红军左、中、右三个纵队北上,都经过了这里。

去年朵坝途中的沼泽
年朵坝---红军三大主力长征路线第一次交会点

另外,非常遗憾的是,我们在对红军过草地行军路线进行踏勘过程中,经常都可以见到一些人为混淆史实的现象。比如红原县在日干乔大沼泽边的瓦切附近建立的红军过草地纪念碑(实际上红军并未经过此地草地);再比如若尔盖在求吉寺战斗遗址建立的包座战斗纪念碑(1935年包座战斗期间红军曾围攻求吉寺,但一直到红军离开该地,求吉寺也未能拿下,碑文却称解决了战斗消灭了守敌)。

红原瓦切红军过草地纪念碑
红原瓦切红军长征纪念碑

1936年8月上旬,在包座地区经过休整筹粮的红二、四方面军北出甘南,向会宁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