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红军在迭布(俄界会议、毛泽东住址、攻克腊子口)

1935年9月5日,红军先头部队一军团从川北出发,历经艰难,先期到达甘肃迭部县境内的俄界(高吉村)。11日傍晚,党中央率三军团和军委直属队,抵达俄界,与红一军团会合。

今日俄界村
昔日俄界村

左图:处于俄界村的“红军北上策源地“标语

9月12日,党中央在俄界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出席会议的有张闻天、博古、毛泽东、王稼祥、凯丰、刘少奇、邓发、叶剑英、林伯渠、李维汉、杨尚昆等21人。会议通过了《关于张国焘同志的错误的决定》。这一决定仅传达至中央委员,未向全党公布。会议还决定将红一方面军主力和党中央、中央军委直属部队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彭德怀任司令员,毛泽东任政治委员,林彪任副司令员,王稼祥任政治部主任。成立由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林彪、王稼祥组成的五人团,领导红军工作。会后,党中央向全军发出了《为执行北上方针告同志书》。

俄界会议参加人员
红军最高五人团

 

右图:俄界村地势图

俄界会议遗址,位于甘肃省迭部县城东南68公里处的达拉乡高吉村。此地属岷山峡谷地带,山峦重叠,阻断南北通道,唯发源于川北的达拉河(上游四川境内称包座河)穿行岷山南北,沟通甘川,使达拉沟成为甘川天然通道之一。

俄界会议遗址得到了地方政府的妥善保护,1993年,迭部县政府又拨款进行了维修。遗址房屋是典型的藏族山寨土围墙木楼建筑,总面积238平方米,建筑面积102平方米,高6米。其中红军司令部面积69平方来,毛泽东居室面积15平方米。现设展览室15平方米。

俄界会议旧址
俄界会议旧址
左边为当年的梯子,会议在二楼召开
俄界会议就在毛泽东卧室旁召开

在”俄界会议”之后的1935年9月13日—15日,毛泽东等率领的工农红军途经迭部县旺藏,毛泽东在现旺藏乡政府东南侧茨日那村,向红四团下达了“以三天的行程夺取腊子口”的命令。毛泽东在茨日那居住过的一幢藏式木楼,也成为重要的革命遗址之一。

旺藏毛泽东旧居
旺藏毛泽东旧居

左图:腊子口敌人碉堡

攻开腊子口。腊子口,这个位于甘肃迭部东北的险要隘口,是川西北通往甘南的天然屏障。防守腊子口的是盘踞在临观、岷县一带的国民党地方军阀鲁大昌的新编第14师,有一万多人。鲁大昌率部在腊子口层层构筑工事,重重防守阻挡红军,并囤积了大批粮食、弹药,要与红军决一死战,阻断红军北上之途。

9月15日,红一军团指挥部发出了攻打腊子口的命令。四团团长黄开湘、政委杨成武立即组织营、连干部察看地形。他们发现敌人在防御上有两个漏洞:一是悬崖上的碉堡没有顶盖,如果居高临下,就比较容易攻破;二是敌人的兵力均集中于正面,两侧设防薄弱,山顶未见敌人踪迹,高80多米的峭壁上也没有设防,如果能迂回到敌军后侧,爬上高山,从上向下以手榴弹攻击敌人堡垒,配合正面进攻,腊子口这个“老虎口”就能够拿下。

腊子口战役态势:

腊子口战役红军指挥员
腊子口战役示意图

左图:云贵川攀登悬崖画面

然而,悬崖山壁山脚到顶端,约有八十米高,几乎成八九十度的仰角;石壁既陡又直,恐怕连猴子也难爬上去,更不要说人了。怎么办?这时,一个小战士突然来了个“毛遂自荐”,他是个苗族小伙,入伍前经常爬陡壁采药材、打柴和摘野果,所以练就了一身翻山越岭、爬树攀藤的好本领。由于他的家乡在云贵川的交界处,所以同志们给他起了个外号叫“云贵川”。他说:“我不是吹牛!爬这个悬崖,只要用一根长竿子,竿头上绑一个结实的钩子,用它钩住悬崖上的树根、崖缝,一段一段地往上爬,就能爬到山顶上去。”团首长商量了一下,也只好把宝押在这个“云贵川”身上。通过试验,“云贵川”成功了。

攻打腊子口的战斗开始了。苗族小战士“云贵川”捷足先登,一个人先爬到了山顶。然后他将随身带着的长绳,从上面放下来,后面的同志一个一个顺着长绳爬上去。迂回部队上去了!而这时敌人正集中全副精力对付山口上准备夺桥的红军,又哪里会想到,红军会神不知、鬼不觉地从笔直陡峭的山崖下摸到他们的身后呢?

经过两个小时的冲杀,红4团的指战员突破了敌人设在腊子口后面三角地带的防御工事,随后向守敌发起了更加猛烈的攻击。在红军炮火、机枪的猛烈射击下,经过2营近一小时的连续冲锋,敌人终于全部溃散了。9月17日清晨,红军占领了敌人的第一、二线阵地,胜利地夺取了腊子口要隘。

如今,腊子口遗址建起了纪念碑和纪念馆:

腊子口纪念馆
腊子口纪念碑

路线提示:西安出发,沿G30连霍高速、G7011十天高速、G8513平绵高速、G75兰海高速,在宕昌附近转入212国道、313省道。首先到达腊子口遗址;而后到达旺藏茨日那毛泽东旧居;最后到达达拉乡俄界会议旧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