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四渡赤水---- 毛主席用兵真如神(下)

 

 

四渡赤水,令蒋介石手忙脚乱---- 红军三渡赤水进入川南,蒋介石一时摸不清红军的战略意图,大伤脑筋。见到红军重入川南,蒋介石认为红军又将“渡江入川”。于是,他重新部署兵力,迅速制定了围歼红军于古蔺地区的军事计划。他急调薛岳和四川、贵州等省的军阀部队,在川、黔、滇边境大修碉堡工事,构筑封锁线,布置包围圈,企图达到在长江以南消灭红军的目的。为迷惑敌人,进入川南的红军派出一个分队佯装成主力,大张旗鼓地向叙永方向急进,做出欲渡长江姿态。蒋介石最怕红军渡长江,连忙调各路大军火速奔集川南与红军决战。

 

 

蒋介石调动大军向赤水河西岸扑来,正中了毛泽东的调虎离山之计。中革军委在部署三渡赤水的同时,就进行了四渡回师的准备工作。侦察后报告太平渡和二郎滩红军二渡时所架的浮桥仍在,中革军委决定在这两个渡口及其之间再次渡河。3月20日17时,中央红军野战军司令部下达了四渡赤水河的行动部署。中央红军于3月21日至22日分别从二郎滩、九溪口、太平渡再次东渡赤水河,离开川南,重入黔北。红军行动迅速,将川、滇、黔三省军阀部队和国民党中央军周浑元、吴奇伟部队全部甩在了赤水河西岸及其以西地域。

 

再渡乌江,红军跳出包围圈---- 3月26日,中央红军进至遵义、仁怀大道北侧干溪、马岭地区。为了隐蔽向南发展的意图,中革军委决定以红九军团暂留马岭地区,伪装主力,向长干山、枫香坝佯攻,吸引敌人北向。主力则继续向南急进。3月28日,中央红军从鸭溪、白腊坎之间,突破敌人几个师的防堵线,直捣乌江北岸。中央红军这一行动又是出奇制胜。自3月23日起,薛岳就一直没有接到战报,对前线情况也摸不着头脑。到30日,薛岳突然接到周浑元急电,说他们的纵队于长干山、枫香坝、鲁班场封锁线内的倒流水地区被红军强袭,激战之后,红军已南移,好像要渡乌江。薛岳原以为红军会仍然向东,没想到红军会向南。由于国民党主力部队都在前线各处追堵,乌江南岸无兵可调,虽令北岸之兵火速南下,但已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乌江,对于中央红军已并不陌生,中央红军南进的战略行动成功与否,决定于是否能再次跨越这道“天险”。 3月31日,中革军委发出迅速渡乌江的命令。红一军团在大塘,红三军团在江口,军委纵队和红五军团在梯子岩先后顺利过江。红九军团在军团长罗炳辉、政委何长工的带领下,在乌江北岸伪装主力,佯动取得了预期的效果,牵制了大量敌军。红九军团虽然与敌人兵力对比悬殊,但他们灵活机动,克服了重重困难,保证了主力红军的胜利转移。任务完成后,3月30日,红九军团按中革军委命令,迅速向乌江渡口星夜疾进。但等他们到达渡口时,已超过中革军委的规定时间,江边的守桥部队已把浮桥拆除,部队无法过江。这样,红九军团便脱离主力单独活动,直到5月渡过金沙江才与主力会合。至此,中央红军南跨乌江,把近50万“追剿”的敌军甩在了赤水河以西、乌江以北,乌江天险变成了敌军的行动障碍,实现了四渡赤水的战略目的。

 

赤水河发源于云南镇雄县东北,流经滇、川、黔三省交界地域,穿行于崇山峻岭之间,在四川合江处汇入长江。河水奔腾湍急,两岸路险难行。春初山洪暴发,河水夹红色泥沙而下,江水呈浑红色,历时半年之久,因此而得名。赤水河又是一条“美酒河”,以茅台酒为首的一些著名的美酒,产地都分布在这条河的两岸。毛泽东带令中央红军,就在这条以盛产美酒著称的河流两岸,在敌人如林的围追堵截中,神出鬼没,穿插迂回,上演了一出最具传奇色彩的战略转移活剧。

 

 

习水县是四渡赤水战役的主战场,其“最”——青杠坡一战,是集中我党领导人和未来国家领袖、将帅最多的战斗;境内四渡赤水河的渡口有一渡主渡口土城,二渡、四渡主渡口二郎滩、太平渡、淋滩、九溪口,是红军渡赤水河渡口最多的;县境是红军长征中转战时间最长的,达62天。红军在习水进行了大小战斗20多次,全县共24个乡镇(区),有22个乡镇(区)留下了红军足迹。四渡赤水战役在习水县境留下了土城会议旧址,一渡主渡口土城渡口遗址,二渡、四渡主渡口二郎滩、太平渡、淋滩、九溪口、浑溪口、蔡家沱等渡口遗址,红军总司令部,总参谋部旧址,毛泽东、周恩来、朱德驻址,大埂上军事指挥所,青杠坡战斗遗址,梅溪河战斗遗址以及四渡赤水纪念馆等革命遗址遗迹。

 

 

古蔺太平渡,位于赤水河上游与古蔺河交汇处的太平镇,是红军长征四渡赤水最重要的渡口。新中国成立后,为纪念长征的伟大胜利,弘扬红军精神,1958年经四川省人民政府批准,太平镇建起中国工农红军四渡赤水太平渡陈列馆。中国工农红军四渡赤水太平渡陈列馆,主要以红军四渡赤水史实为陈列的主要内容。内设陈列室七室和红一军团司令部旧址一处。第一至六室分别介绍了红军第一至四次渡赤水的详细情况和四渡赤水期间红军在该县开展的各种革命活动,以及遗留的革命文物。第七室介绍四渡赤水对当地革命斗争产生的影响和地下党的部分文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