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国焘争权,北上南下之争

 

 

1935年6月26日上午9时,中央政治局在两河口召开扩大会议,着重讨论两军会师后的战略方针问题。会上,周恩来代表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提出了下一步战略方针问题。他认为,川、陕、甘三省地区具有地域宽大好机动、汉族人口多、经济条件比较优裕等优良条件,两军会合后,新的战略方针应是集中主力向北进攻,创造川陕甘革命根据地。张国焘表示反对北上建立川陕甘根据地的战略方针。理由是北有雪山、草地,气候严寒,行动不利,部队长途行军会有大的减员。更重要的是北边有胡宗南部20余团兵力,如攻不下胡敌,即便到了甘南也站不住脚。他认为,康西有800万人口,如能以松潘、理番、懋功、西康为后方发展根据地,消灭胡敌当更有把握。毛泽东接着发言,明确表示同意周恩来的报告,反对张国焘的计划,并从理论和部署上对北上进行了论述。朱德等领导都表示同意北上战略方针。张国焘看众人意见均为北上,只好表示同意中央关于北上建立川陕甘革命根据地的方针。张闻天最后作了总结性发言,并指出,要实现北上这一战略方针,首先要进攻或控制松潘。 张国焘的战略计划被中央否定后,徐向前、陈昌浩也频频来电请示,倾向于北取松潘的方针。张国焘只得先向北进计划靠拢。

 

 

为实现两河口会议所确定的战略方针,在战役上必须首先集中主力消灭与打击胡宗南军,夺取松潘与控制松潘以北地区,使主力能够胜利地向甘南前进。中革军委就进攻胡宗南部的战役部署致电徐向前、陈昌浩、林彪、聂荣臻等人,决定将会师后的红军分为左、中、右三路军,分别向松潘及其西北地区前进。6月29日,中革军委制定了关于松潘战役的详细计划。 战役纲领主要内容是:岷江西岸为红军进攻松潘之主力,分三路北进,从两河口、黄胜关迂回攻击松潘地区之敌。并切断平武、南坪东援之敌的来路,取得北出甘南的道路。左路军以林彪为为司令员,率红一、三、五、九军团及89师,共16个团,经卓克基、大藏寺、噶曲河,向两河口前进。中路军以徐向前为司令员,率25师、88师、93师,共10个团,经马塘、壤口、墨洼、洞垭,向黄关前进。右路军以陈昌浩为司令员,率10师、12师、90师,共8个团,经黑水、芦花、毛儿盖,向松潘前进。中革军委及红军总司令部随中路军前进。 接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召开会议,批准了松潘战役计划。

 

7月6日,张国焘提出要充实红军总司令部,还煽动一些红四方面军不明真相的人向中央要权。陈昌浩也发电报要求由张国焘任中革军委主席,朱德任前线总指挥,周恩来兼总参谋长。7月9日,张国焘再次以中共川陕省委的名义,致电中共中央,提出徐向前任副总司令,陈昌浩任总政委,周恩来任总参谋长。在中央的电令一再催促下,张国焘于7月16日到达芦花,再度与中央领导人会面。在此期间,他进一步拉拢一些中央红军领导人与他站在一起。7月18日,陈昌浩在张国焘的策动下,竟然径直向张国焘、徐向前发电并转朱德,建议张国焘任中革军委主席、朱德任总前敌指挥,周恩来兼总参谋长。 面对张国焘咄咄逼人的夺权气势,党中央及中革军委顾全大局,做了灵活慎重的考虑:让张国焘接替周恩来做了总政委。7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在芦花召开了扩大会议,主要讨论组织问题。会议决定:张国焘为红军总政委,徐向前、陈昌浩为前敌总指挥部总指挥和政委,博古为总政治部主任。

 

 

20日,中革军委对红军组织系统作了比较全面的调整: 中革军委:主席朱德,副主席张国焘、周恩来、王稼祥。 中国工农红军:总司令朱德,总政委张国焘,总参谋长刘伯承。 红军前敌总指挥部:总指挥徐向前,政委陈昌浩,参谋长叶剑英,副参谋长李特。 1军:军长林彪,政委聂荣臻,参谋长左权。 3军:军长彭德怀,政委杨尚昆,参谋长萧劲光。 5军:军委董振堂,代政委曾日山,代参谋长曹里怀。 32军:军长罗炳辉,政委何长工,参谋长郭天民。 (以上各军为原中央红军的第一、三、五、九军团,上图从左至右分别为林彪、彭德怀、董振堂、罗炳辉)

4军:军长许世友,政委王建安,参谋长红宗逊(原红一军团)。 9军:军长孙玉清,政委陈海松,参谋长陈伯均(原红五军团)。 30军:军长程世才,政委李先念,参谋长李天佑(原红一军团)。 31军:军长余天云,政委詹才芳,参谋长李聚奎(原红三军团)。 33军:军长罗南辉,政委张广才,参谋长李荣。 (以上为原红四方面军各军,番号未变,上图从左至右分别为许世友、孙玉清、程世才、余天云、罗南辉)

 

由于张国焘为争军权故意拖延军事行动,致使红军先遣队与后续部队相隔过远,而敌情又发生了新的变化。由于这些新变化,松潘战役计划已经不能按原定计划实现。7月19日,中革军委又制定了《松潘战役第二步计划》,对原定松潘战役纲领做了调整。21日,中革军委以新的编制体制对进攻松潘的兵力重新进行了调整部署。7月22日,红军主力部队开始陆续北上,执行松潘战役第二步计划。徐向前和陈昌浩、叶剑英率红四方面军一部向毛儿盖进军。当红军到达毛儿盖时,国民党胡宗南主力在大松潘地区完成集结,并沿黄胜关、樟腊、南坪一线构筑堡垒,防止红军北进。徐向前以多路突击的办法,攻打松潘。但由于松潘地区地形险要,胡宗南的兵力众多,红军缺乏大炮,不论正面突击或迂回攻击,均未成功。这时,薛岳部已由雅安进抵文县、平武地区,逐步向松潘靠拢。川军杨森、刘文辉、邓锡候等部也已从东、南方向迫近。红军已处于腹背受敌的危险局面。 依据敌情的变化,中革军委决定放弃攻打松潘的战役计划部署,改为执行夏洮战役计划。

 

 

8月3日,红军总部详细制定了《夏洮战役计划》,提出了新的战役目标和战役纲领。该计划指出,松潘战役由于预先估计不周,藏兵阻碍及粮食困难,颇失战机。现改为攻占阿坝,迅速北进夏河流域,突击敌包围线之右侧背,向东压迫敌人,争取在洮河流域消灭遭遇到的敌军主力,形成在甘南广大区域发展之局势。 为实现这一新的战役企图,徐向前和陈昌浩提议,集中红军主力,向一个方向突击。但张国焘主张分左、右两路军行动。《计划》采纳了张国焘的意见并规定:中央红军第5、第32军和四方面军第9、第31、第33军共20个团,编为左路军,由总司令朱德、总政委张国焘指挥,以主力一部迅速经卓克基,打通到大藏寺、查理寺、阿坝的道路。待攻下阿坝后,应以主力速向北控制前进。中央红军第1军和红四方面军第30军共12个团,编为右路军,由前敌总指挥徐向前、政委陈昌浩指挥,经竹勋坝向班佑、阿西侦察,准备走此路遭遇和消灭胡敌一部,然后向北转移,争取进占夏河流域的先机。红四方面军第4军第10、11师和第35团共7个团,为钳制支队,沿岷江沿岸及耿达桥方向部署,并向松潘方向积极佯动,以便吸引住敌人。在黑水流域的第3军和第269、第29团共6个团,为总预备队,策应各方,并首先打通茨坝、杂窝到波罗子的道路,经此路循右路军后北进。

 

中国工农红军“两河口会议”会址,位于小金县两河乡境内,距县城69公里。该址原是供奉“汉寿亭侯”关羽的关帝庙。1935年6月26——28日,党中央在这里召开了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史上具有仅次于遵义会议的重要历史意义的政治局(扩大)会议,史称“两河口会议”。 “两河口政治局会议”奠定了中央北上战略方针的基础,同时也拉开了同张国焘右倾路线斗争的序幕。两河口旅游区位于小金县北部,距美兴镇70公里,由玛嘉沟、霸王沟、虹桥沟和两河口政治局会议会址“三沟一址”组成,总面积480平方公里,最高霸王山海拔5551米。峡谷溪流、雪山、海子、森林、沙棘林、野生动植物、高山草甸、牧场等自然景观丰富多彩,嘉绒藏族民俗和红军长征等人文景观质朴、神秘,自然与人文景观组合完美,是体验嘉绒藏族风情与高山峡谷自然生态观光旅游的绝好去处。

 

松潘位于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东北部,东接平武县,南依茂县,东南与北川县相邻,西及西南紧靠红原县、黑水县,北与九寨沟县、若尔盖县接壤。建国前,现今的阿坝州、红原县、若尔盖县、九寨沟县、黑水县均无县治,其境域大都属于“松潘”,即红军时期的“松潘”包括范围广大,就连红军经过的草地,当时都叫作“松潘大草地”。 整个古城“江水穿城,城垣环山”,处于岷江河谷中,基本保持完好,东南方是塔子山、金篷山,西南窑头山,西北侧是庙灵山。松潘,红军冥思苦想要占领而未能占领的地方,卡住红军长征走松-甘大道的咽喉,在长征史上争议多、争议大的“麻烦”之地! 在两河口会议期间,中革军委于6月26日发布了《松潘战役计划》,集一、四方面军合力要拿下松潘;7月19日,中革军委制定了《松潘战役第二步计划》,重新调整了进攻松潘的兵力部署;7月31日,在毛儿盖期间,中共中央终于作出了撤销《松潘战役计划》的决定。看过松潘城周边的地形后,容易得到一个感觉:红军还是不打松潘为好,若打松潘,损失恐怕比走草地损失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