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血战湘江――突破第四道封锁线

 

 

中央红军突破敌人第三道封锁线并突围进入湘南后,蒋介石调集湘军、桂军在前堵击,粤军和中央军侧击、追击,利用湘江为天然障碍,修筑500多个碉堡,在潇水以西、湘江以东的兴安、全州、灌阳之间,布下了号称“铁三角”的第四道封锁线,企图将中央红军消灭于湘漓两水以东地区。而此时,由于国民党六路军的压迫及追击,红军若不渡湘江的话,要在桂北或粤北立足几无可能,陈济棠有好几万人集中于粤湘边。数十万大军前堵后追、左右侧击,逼使红军只有选择强渡湘江。国民党的六路大军围成了一个巨大的埋伏圈,薛岳得意地称这为“天炉阵”,整个形势对红军非常不

 

 

湘、桂系各怀鬼胎,白崇禧一度令桂军在湘江防线给红军让路。蒋介石的如意算盘并不是他想象的那样如意。何键的心思主要在于阻止红军进入湖南,因此,他尽可能避免与红军正面作战,而采取尽快“送客”的方针。他从衡阳经祁阳、零陵到黄沙河一线,摆出了一字长蛇阵的布势,与其说是为了执行蒋介石将红军聚歼于“湘、漓水以东地区”的命令,不如说是为了防备中央红军从道县北上,直趋湘西。这一架势,实际上是意欲逼迫红军向西挺进,将“祸水”一路引向贵州。白崇禧具体作战方针是:放开湘桂边境西进道路,以主力占领灌阳、义宁等侧面阵地,防止红军和国民党中央军向桂境腹地深入,等到红军通过之后,向红军后续部队进行截击。同时,命令桂军沿湘江一线布防和守备桂北,装出要与红军决战的架势,以应付蒋介石。桂军准备“让路”,湘军准备“送客”,蒋介石精心炮制的封锁线在战前就被自己人给解开了。志得意满的蒋介石以为湘江防线既然已被湘、桂两军牢牢封死,他便可以坐等胜利的捷报,但他万万没料到,此时桂军防御的那扇大门却偷偷地向红军打开了。

 

11月18日,红八军团部队佯攻龙虎关,同据守的桂军44师发生战斗;21日,红九军团攻占江华县城,威胁富川。白崇禧得悉红军有2万余人向江华、永明而来,有进袭富川、贺县、恭城之虞,甚为惊恐,担心红军由此攻入广西腹地。桂系敌军权衡再三,决定立即放弃湘江防线,回防桂东北边境重地。桂军于是在11月22日撤离了湘江防线,至此,从全州到兴安60公里的湘江防线无正规军防守,湘江防线完全向红军敞开。湘军如要接替桂军防务的空当,只需一天工夫就可分兵西移到达全州,但湘军出于固守本省区域、隔断通往湘西道路之计考虑,没有立即填补这个缺口。

蒋介石得知湘江无兵防守的情报后,不禁大为震怒!他电令湘军“沿湘水上游延伸至全州之线”,防红军渡江西进,但湘军刘建绪部直至11月25日才到达全州,27日后才在觉山等地侧击渡江红军。同时,命令桂军立即重回湘江防线。湘、桂两军不敢过于怠慢,于是重新调回撤走的部队,再度杀向湘江地域。对敌人上述这些变化,以李德、博古为首的中革军委浑然不知。直到11月25日,中革军委才下达了抢渡湘江的命令,决定分成四个纵队,在全州、兴安之间渡过湘江。此时,何键也令其第一路两个师由东安进至全州、咸水一线,第二路一部进至零陵、黄沙河一线,第三路由宁远尾追红军,第四、第五路由宁远向东安集结。由于李德指挥延误,扼守湘桂走廊的全州古城终于被先到一步的敌军占领。红军再度陷入进退维谷的危险境地。

 

11月27日,刘亚楼率领红一军团的先头部队红2师首先渡过湘江,随后第2、第4师各一部控制了界首至觉山铺一带渡口,并架设了浮桥。这时,全州至兴安的湘江防线并无敌人主力,兵力空虚。此时,中央纵队已到达文市一带。文市离湘江最近的渡口仅80公里路。如果以一部兵力阻挡全州守敌南进,红军主力轻装前进,一两天内即可到达,仍可以较小的代价渡过湘江,突破第四道封锁线。可惜,红军总指挥部对敌情的这一重大变化并不了解,错过了过江的最佳时机。由于道路狭窄,辎重过多,中央纵队每天行军不到25公里,短短的80公里路,竟然花了整整四天时间才到达渡口!11月28日起湘军和桂军分别从北、南两方,向正在渡江的红军发起了全面的进攻,企图夺回渡河点,围歼红军于湘江两岸。刘建绪部由全州向脚山铺地区的红2师阵地发起进攻,桂军主力由龙虎关、恭城一带向兴安、灌阳以北的红军后卫部队发起疯狂的侧击。一时间湘江两岸硝烟四起,炮火连天,血流成河。湘江之战,战斗最激烈的主要有四个战场,分别在觉山铺、光华铺、新圩和水车一带。缺少装备弹药的红军将士顽强地用血肉之躯阻挡敌人飞机和重炮的狂轰滥炸,顶住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疯狂进攻,掩护主力渡江。担任阻击和后卫任务的部队为了掩护中央纵队过江,付出了巨大的牺牲。

 

 

在红军指战员英勇顽强的战斗以及游击队的配合下,中央红军主力终于在12月1日经过数日血战突破了湘江防线,继续进行长征,湘江之战也落下了帏幕。湘江战役是中央红军长征以来,历时最长、规模最大、战斗最激烈、损失最惨重的一次大战。是役,中央红军损失高达2万多人,过江前有5万多人,过江后仅余下3万多人。其中,牺牲师级指挥员7人,团级指挥员16人。未过江的红三军团18团约1800人、担任殿后掩护任务的红五军团第34师5000多人,大部牺牲。尽管湘江战役中牺牲很大,但红军指战员浴血奋战赢得了冲破四道封锁线的胜利。

 

湘江战役主要发生在广西兴安、界首、全州觉山铺、灌阳县新圩等地进行,这些地方都分别成为湘江战役红色遗址。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烈士纪念碑园位于广西兴安县西南部的狮子山。碑园占地一百二十亩,气势恢宏,800立方米的红军群雕堪称全国纪念性群雕之最,园区还建有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纪念馆。红军堂(三官堂)位于兴安县界首镇老街,建筑面积约133.9平方米。三官堂面临湘江,因供奉天官、地官、水官而得名。三官堂是红三军团司令彭德怀指挥红军突破敌人第四道封锁线——— 湘江战役指挥所旧址,又是红军架设浮桥渡河的主道。至今“三官堂”庙墙壁上仍是弹迹累累。解放后,当地人为表示对红军的怀念,把其改名为“红军堂”。

 

光华铺是界首镇城东村委的一个小村庄,桂黄公路从村旁穿过,北距界首镇只有7公里,南离县城11公里。 光华铺阻击战也叫界首阻击战,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中著名的三大阻击战场之一。光华铺阻击战旧址建在桂黄公路的东面,紧靠公路旁边的山壁,长约30米,高约8米,呈山形,墙体贴红色瓷砖,墙上刻有“红军长征突破湘江光华铺阻击战旧址”、“国家重点保护文物遗址”等金黄色字体及光华铺阻击战简介。山顶主碑碑体造型由三支步枪组合,寓意“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红军烈士墓建在桂黄公路的西面,占地约1000平方米,墓旁立石碑数块,主碑内容为简介,墓两边各有3块碑分别是6位将帅的题词。

 

 

2017年10月19日,在党的十九大召开之际,湘江战役遗址公园开工仪式在广西全州县觉山铺阻击战遗址举行。按照规划,该遗址公园建设期为三年,将打造成长征精神教育基地,国家4A级红色文化精品旅游区。湘江战役遗址公园的开工,标志着全州县拉开了红色文化旅游建设的序幕。事实上,拥有着丰富红色文化资源的桂北各县,近年来通过深入挖掘红色资源,保护历史遗址遗存等工作,彰显红色精神的力量。红军堂、光华铺阻击战战场旧址、湘江战役旧址……在桂北各地“散珠碎玉”式的红色资源,也串连成了桂北红色旅游精品线路。

 

(右图为新圩阻击战纪念石雕)

 

新圩阻击战,是湘江战役阻击战的第一战,也是一场最惨烈、最悲壮的战役。红军以两个团、一个营共4000余人的兵力,与桂军两个师和一个独立团共1万多人浴血奋战三天两夜,完成了掩护中央纵队及红军主力渡过湘江的艰巨任务,伤亡2000多人。2006年5月,新圩阻击战旧址作为湘江战役革命遗址系列被确定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2016年10月11日,在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之际,新圩阻击战陈列馆在灌阳县新圩阻击战主战场遗址——— 枫树脚正式开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