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通道、黎平、猴场会议――解决前进的方向问题

 

 

中央红军渡过湘江后,即按中革军委1934年12月1日的计划,经西延、龙胜边沿山岳北进。蒋介石唯恐中央红军北上,经绥宁、洪江、黔阳去湘西同红二、六军团会合,于是急忙令薛岳向黔阳、洪江地区转移兵力,开展新一轮的堵截。12月3日,渡过湘江的中央红军主力已进至兴安、华江一带。12月4日,中共中央、中革军委决定红军“继续西进至通道以南及播场所、长安堡地域”,北出湘西与红二、六军团会合。按照这一决定,红军主力部队于当日进入了西延山脉的越城岭老山界山区,向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前进。12月11日,中央红军在越过了红军长征途中的第一座难走的大山—老山之后,进至通道、下乡、长安堡地区,红2师占领了通道城。

这时,桂敌在红军左侧后跟追,第一、第二兵团则已进至城步、绥宁、洪江等地构筑工事,张网以待。而红军经两个月连续行军作战,极度疲劳,战斗力大为削弱。在这种情况下,红军如仍北出湘西,势必同五六倍于已的敌人作战,就会有全军覆灭的危险。可是,博古等人却不顾当时的严重形势,仍坚持同红二、六军团会合的原定计划。在这种背景下,中央决定召开一次会议来解决前进的方向问题。

 

 

1934年12月12日,中共中央在通道县境内召开了一次紧急会议。会上,李德提出让那些在平行路线上追击我们的或向西面战略要地急赶的周浑元部和其它敌军超过我们,我们自己在他们背后转向北方,与二军团建立联系。我们依靠二军团的根据地,再加上萧克和贺龙的部队,就可以在广阔的区域向敌人进攻,并在湘黔川三省交界的三角地带创建一大片苏区。毛泽东等人坚决拒绝了这个建议,坚持继续向西进军,进入贵州。这次毛泽东不仅得到了张闻天和王稼祥的支持,而且得到了当时就倾向于“中央三人组“一边的周恩来的支持。这是长征出发后,毛泽东在会上以谈话的方式第一次完整表述了他的想法,即应该放弃在长江以南同红二、六军团会师建立苏区的企图,改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前进,再向四川进军,去和红四方面军会师。毛泽东的主张得到了与会大部分人的赞同。

 

通道会议后,中革军委暂时结束了北上的冒险计划,转为向西进军。通道会议决定的转兵,成为红军长征结束“左”倾冒险主义的转折点,它为遵义会议的召开和夺取长征的伟大胜利奠定了重要的基础。通道会议后,博古、李德等人仍不愿放弃寻机北上,与红二、六军团会合想法。在他们的影响下,中革军委仍然提出了“迅速脱离桂敌,西入贵州,寻求机动以便转入北上”的方针。15日,红军突破贵州敌军的第一道防线,占领了黎平、老锦屏,中革军委于16日又命令红一、九军团准备渡过清水江,然后北上,同二、六军团会合。这一切说明,红军战略转移的方向问题已涉及党中央和红军的生死存亡,有必要迅速召集中央政治局会议加以解决。

 

中央政治局于1934年12月18日在黎平举行会议,讨论长征的战略方向。会议由周恩来主持,参加会议的还有博古、毛泽东、陈云、刘少奇、朱德等人,李德列席会议。会议采纳了毛泽东的建议,决定放弃与红二、六军团会师和建立湘西根据地的原定计划,改向敌人统治力量比较薄弱的贵州前进,在以遵义为中心的川黔边境建立新根据地。12月20日,中央红军即按照中革军委命令分两路西进,开始了长征以来具有决定意义的战略转变。随即从20日至29日,红军一路击败黔军,连克剑河、台拱、镇远、施秉等城,继而进占黄平、余庆地区。随后,红一军团又分两路前进,左路以红2师为前卫,经瓮安县的老坟嘴到猴场,于31日抵达乌江南岸的江界河。右路以红4师为前卫,经木孔、朵丁关等地,到达乌江渡口茶山关南岸,伺机过江。

 

 

中央领导人所在的军委纵队到达瓮安猴场后,为落实黎平会议确定的战略方针,克服博古、李德指挥上的错误,确定红军进入黔北地区以后的行动方向,中央政治局于1935年1月1日在猴场举行会议。会议由周恩来主持,李德等人列席会议。会议再次否定了博古、李德的错误主张,重申了黎平会议的决定,提出红军渡过乌江后新的行动方针。会议确定:目前最中心的任务是首先建立以遵义为中心的黔北地区根据地,然后向川南发展。为防止“左”倾路线领导人博古、李德在决策指挥中独断专行,中央政治局还决定:“关于作战方针,以及作战时间与地点的选择,军委必须在政治局会议上作报告。”这一规定,使黎平会议决议和猴场会议决定的贯彻执行获得了组织上的保证。

 

湖南怀化市红军长征通道会议旧址(恭城书院),座落在通道侗族自治县西北43公里处的县溪镇(原通道老县城),是中国工农红军长征途中“通道转兵”重大决策的发生地。在通道转兵会议会址基础上兴建的通道转兵纪念馆,收集了300余件红军长征过通道的相关资料和文物,成为红色旅游热门景点。“通道转兵”群雕耸立在通道转兵纪念馆广场。通道县以红色旅游景点恭城书院为核心,启动了“通道红色文化景点圈”景区建设,并与周边地区联手打造了“贵阳—凯里—镇远—黎平—通道—桂林”红色旅游精品路线。

 

黎平会议会址在贵州黎平县城的二郎坡。1934年底,中央红军由湖南通道进入贵州,占领黎平后,总司令部就设在这里。12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此召开会议,史称“黎平会议”。这是红军离开江西后召开的一次重要会议,在紧要关头改变红军的战略方针,变被动为主动,并为遵义会议的召开奠定思想和组织基础。这所普通的民房,因“黎平会议”而成为重要革命文物。猴场会议会址位于贵州瓮安县猴场镇西1公里的猴场村。1934年12月31日至1935 年元月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此召开扩大会议,即历史上著名的“猴场会议”。 在猴场会址纪念馆附近是中国最大的“红军题字碑林”(瓮安县委县政府经过多年努力,征集到肖克、耿飚、张爱萍、廖汉生、杨成武等老红军题字和书法作品117幅,将这些老红军题词题字收藏在“猴场会议”会址纪念馆,并将其分别雕刻在“红军题字碑林”石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