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上林苑的盛衰历程,直接见证了秦汉两大帝国的兴亡与荣辱。

关中苑囿

    《尚书·禹贡》将天下划分为九州,其中雍州相当于现在的陕西、宁夏全部及青海、甘肃、新疆的一部分,被列为“上上等”之地,号称“九州膏腴”,其生态环境之佳,远非今日所能想象。关中地区(今陕西中部)更是雍州的精华所在,四面各有关隘险阻,固若金汤,自西周以降,秦、汉、前秦、后秦、西魏、北周、隋、唐,历代王朝均在此建都。

渭水是关中平原上最重要的一条河流,从西向东穿越而过,北有泾水,南有涝水、沣水、?水、?水、?水、灞水等支流,周围群山起伏,沟壑幽深,又有龙首原、乐游原、细柳原、少陵原、白鹿原等高阔平坦的台地分布其间,兼之气候温和,雨量丰沛,土壤肥沃,孕育了茂盛的植被和繁多的动物种类。

上林苑合景

两千多年前,一座中国历史上规模最辽阔的园林曾经在这个广袤的地域纵横铺展,崇殿高台连绵相望,山水花木层叠交错,雄风万丈,名扬四海。其盛衰历程,直接见证了秦汉两大帝国的兴亡与荣辱。

上林苑厅台楼阁

这座名叫“上林苑”的园林,本是战国时期秦国的旧苑。西周后期,秦人的祖先秦非子因为养马有功,被周孝王封于秦地(今甘肃天水地区),其部族遂以“秦”为号,长期经营西陲,世代与西戎各部落作战。公元前 771 年,西戎之一的犬戎围攻周都稿京,杀周幽王,秦襄公曾与其他诸侯一起发兵援助。前 770年周平王迁都洛邑,封秦襄公为诸侯,正式建立秦国。经过艰苦奋战,秦国屡次击败西戎,收复岐山以西的周朝故土,逐渐占据关中平原大部。

前 677 年,秦国在雍城(今陕西宝鸡)建都,国势渐起。秦穆公名列“春秋五霸”之一。秦肃灵公曾经东居泾阳,与晋国争雄。前 383 年,秦献公迁都栎阳(今陕西西安境内)。秦孝公时期任用商鞅,厉行变法,一举成为实力最强的诸侯国。

前 350 年,商鞅主持修造咸阳域,秦国迁都于此。咸阳位于关中平原腹地,北依九?山,南临渭水----按照中国古代地理方位,居山南、水北者皆为“阳”,因此得名“咸阳”。孝公之子惠文王继位,进一步开展大规模城市建设,从关中本地伐取巨大的木材,在渭水和泾水之间营造多座宫殿,并在渭水南岸构筑宗庙、章台宫、兴乐宫和上林苑,使得咸阳周边形成以宫苑为主体的松散布局,占地广阔,诸官彼此遥相呼应,与山水植物环境融为一体。

经过几代人的努力,秦国不断攻域略地,蚕食周边国家,灭周室,取九鼎。前 247 年,秦庄襄王之子、十二岁的赢政被立为秦王。九年后,这个看似孱弱的年轻人刚刚行过冠礼,就迅速出手,扑灭长信侯?毒的叛乱,幽禁母亲赵太后,废逐丞相吕不韦,独掌秦国大权。

 

秦灭六国示意图

大秦的虎狼之师再度东出函谷关,开始扫平六国的征程。前 230 年,秦将内史腾率军占领韩国全境,俘虏韩王,韩国灭亡。前 229 年,秦将王翦攻破赵都邯郸,俘虏赵王,赵国灭亡。前 227 年,燕国太子丹派荆轲行刺未果,次年秦军占领燕都蓟域,燕王远遁辽东,被迫献上太子丹人头。前 225 年,秦将王贲引黄河水倒灌魏都大梁,魏王出降,魏国灭亡;同年,秦将李信、蒙武、王翦先后伐楚,攻克楚都寿春,俘虏楚王。前 222 年,王翦平定楚地南境,楚国灭亡;同年,王贲进军辽东,俘虏燕王,燕国灭亡。前 221年,秦军包围齐都临淄,齐王出降,齐国灭亡。十年间摧枯拉朽,廓清宇内。自三皇五帝以来,中华万里江山首次真正合而为一。

赢政自称“始皇帝”,改正朔,易服饰,统一法令、文字、度量衡,将天下初分为三十六郡。收缴全国兵器,聚于咸阳,铸成大钟和十二尊金人,每尊重达十二万斤。之后又北击匈奴,南征百越,版图扩至四十余郡。 从亲政之年开始,秦始皇一边派兵征战,一边在首都咸阳及其周边地区不断扩建宫苑。天下初定之后,连年大兴土木,开辟灵渠,修万里长城,营骊山陵,对于渭水两岸的宫殿和上林苑的建设更是不遗余力。

 

秦朝台榭建筑遗址

咸阳所在的渭水北岸地势高亢,城内的主要建筑便是咸阳宫,又名北宫,自孝公迁都以来一直是秦国的政治中心,而上林苑则占据了渭水以南广达数百里的范围,是一座超大规模的苑囿,其中散布许多离宫。“囿”是中国古典园林的重要源头,原指上古时期君主或诸侯、贵族占据的一片山野林地,周围以藩篱划定边界,其中包含大量的野生禽兽和天然林木,又有人工种植的果蔬和豢养的家畜,既是物资生产基地,也是狩猎、游观的场所。

囿中经常会修造大型台榭建筑。“台”指高大的夯土台,平面以正方形为主,往往多层叠加,呈阶梯状,然后在其顶部和外围构建木结构的殿堂屋舍,称作“榭”。这种高台建筑具有观天、通神的功能,并且宜于登临赏景,其巍峨的造型也成为囿中的标志性景观。殷商末年,纣王在朝歌城内建鹿台,又在沙丘大建苑台,其中设“酒池肉林”,奢侈无度,成为王朝最终覆灭的重要原因。与纣王几乎同时,周文王在沣河西岸的丰京城郊建灵囿,其中造了一座灵台,高仅两丈,周边环绕一个名为“灵沼”的水池,规模远小于纣王的苑台,被视为爱惜民力、克己求俭的贤君象征。

周朝建立后,曾经确立一套制度,规定天子和诸侯可以按照各自的身份等级拥有不同规模的苑囿和台榭。春秋战国时期,礼乐崩坏,天子势微,各国诸侯完全突破宗法制度的约束,纷纷大肆开辟庞大的苑囿,构筑宏伟的高台,例如吴国的姑苏台,楚国的章华台、放鹰台,齐国的琅琊台,柏寝台,赵国的野台、丛台,燕国的黄金台、阑马台,均以壮观华丽著称于世,却又各具特色,而且大多与苑囿合为一体,周围有优美的山水林木可供欣赏。都城中的宫殿建筑也经常采用类似的高台形式,装饰更加富丽,相互夸示,争奇斗妍。这个竞相豪奢的时代被汉朝的《淮南子》形容为“高台榭,美宫室,以鸣得意”。

秦始皇在吞并六国的过程中突发奇想,下令每灭一国,便派人将那一国宫室建筑的式样画下来,然后在咸阳东北边的山坡上加以仿建,并将从该国抢掠来的美女和钟鼓等器物都置于其中。随着秦军节节胜利,这项工程越建越大,殿堂台榭首尾相接,一直延伸到泾水的西岸,统称为“六国宫”。

 

浙江横店秦王宫景区,1997年为拍摄历史巨片《荆轲刺秦王》而建

 秦国以耕战立国,军事实力强大,但毕竟是新兴之邦,根基薄弱,在文化艺术方面长期处于劣势,甚至一度被关东诸国视为蛮夷,其苑囿和建筑都比较粗犷,远远比不上六国宫苑那样华美。仿建各国宫室,可以兼收并蓄,集天下建筑之精华于一隅,极大地提升首都地区的营造技艺,同时也象征着对六国故土的完全占有。

上林苑将一些规模较小的苑囿囊括在内。东边有宜春苑,河流萦绕,景色明丽,最适合春游;西边有长杨官,种植大片垂杨,宫门叫作“射熊观”,成为秦人主要的游猎场所;北面临近渭水处有兴乐宫,其中建鱼池台和酒池台。

上林苑的东北部在战国时期就设有专门饲养猛兽的兽圈,魏国信陵君派朱亥出使秦国,被秦昭襄王投入兽圈,朱亥怒目圆睁,眼眶爆裂,血溅兽面,吓得猛兽不敢动弹。朱亥是当时著名的大力土,曾经跟随信陵君窃符救赵,一锤打死不肯发兵的魏国名将晋鄙,区区野兽自然不在话下。

在上林苑之外的山北麓有骊山宫,以温泉著名。咸阳宫北面有望夷宫,靠近泾水,取“远望北方蛮夷”的意思。梁山宫位于咸阳宫西北,宫城的四面高墙都用有纹理的石头来砌筑,人称“织锦城”。嬴政还下令在全国各郡的山水名胜之地修建了许多行宫,以备巡幸住宿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