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商城遗址:

郑州商城是商代早期城址,1950年郑州市青年教师韩维周发现二里岗遗址。1951年中科院考古所认定其为重要的商代遗址。1955年发现城墙,定为城址。夯土城垣略呈南北纵长方形,其中东墙长约1700米,南墙长约1700米,西墙长约1870米,北墙长约1690米,周长计约6960米,面积近7平方千米。

▲郑州商城遗址

 

1986年6月,文物考古部门再次在商城外围发现了一段南北走向的夯土墙。2010年12月,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经过钻探确定了外城的轮廓,外城形制基本清楚:东起凤凰台,南部穿过货站街、新郑路、陇海路,向西折向福寿街、解放路、太康路、北二七路,北部从金水路穿过花园路到纬五路与经三路交叉口附近,东部与古湖泊、沼泽地相接,大致呈圆形。由此确定郑州商城外城的存在。

▲ 发现郑州商城遗址时的场景

在商城的城外周围多年来还发现了铸铜手工业作坊和制骨手工业作坊以及制陶手工业作坊等遗址,商代窖藏、墓葬群、水井、灰坑等大量遗迹,出土了青铜器、陶器、原始瓷器、玉器、石器、象牙器、习刻甲骨等大批遗物。

▲ 1998年宫殿基址发掘现场

对于郑州商城的性质,多年来研究者进行了不懈的研究与讨论。多数研究者认为商城始建年代二里岗文化时期,推测其年代在距今3500年左右,其性质应为一商代大都邑。史料记载,在商王仲丁时期,曾经迁都至隞地,因此有学者认为,该地很有可能是隞都所在。也有学者认为郑州商城即是商王朝的亳都所在。2021年9月,郑州商城被评选为河南考古百年百大考古发现。

▲ 郑州商城位置图

 

 

如今的郑州商城遗址,已经进行了回填,并建成“郑州商城游园”。其占地9721平方米,是一个以青铜时代为主题,集观赏、休闲、娱乐等功能为一体的开放式游园。

▲ 郑州商城遗址公园

 

商代早期小双桥遗址

小双桥遗址位于郑州商城遗址西北约20公里,发现于1989年。1990年开始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其进行了系统的调查和发掘,并于1995~2000年进行了数次再调查、复查及大规模的发掘,遗址中心区域的发掘一直持续至今。小双桥遗址于1995年被评为“全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

▲ 小双桥遗址

历年来的发掘主要集中在遗址的中心区域,即遗址东北部一带20万平方米,发现有夯土墙、大型高台夯土建筑基址、宫殿建筑基址、小型房基、大型祭祀场、祭祀坑、奠基坑、灰沟、与冶铜有关的遗存等文化遗迹及大批质料各异、种类繁多的文化遗物。这是商代早期晚段文化内涵最为丰富的一处遗址。

▲ 小双桥遗址挖掘现场

 

小双桥遗址还有一项重要发掘收获,就是发现了在陶器表面书写的“朱书陶文”,约有8个字。书写用的工具是毛笔,颜料为红色的朱砂。这些文字与殷墟出土的甲骨文和朱书文字一脉相承。这是当前发现的商代最早的书写文字,在我国文字发展史上有着重要的意义。

▲ 小双桥遗址朱书陶文

 

郑州商城衰落以后,郑州市西北约20公里处的索须河畔,小双桥遗址兴盛起来。考古工作者在小双桥发现了建筑在夯土基址上,使用了精美青铜构件的大型建筑,表现商人很可能曾经将小双桥作为政治中心。学者将小双桥遗址与文献记载相对照,多认为此地应当是“隞都”。小双桥遗址的发现与发掘,拉近了郑州商城早商文化和殷墟晚商文化的距离,在一定程度上填补了商代中期考古研究的空白。

▲ 小双桥遗址发掘现场

 

 

传说商王仲丁在世时,将商王朝的都城从毫都迁到了隞,商都仅在隞逗留了一代,仲丁死后,继任者河亶甲将都城又迁到了“相”。此时,商王朝残存的势力迁往黄河以北,在那里度过了一段落寞的岁月,直到盘庚迁殷之后,王朝才终于安顿了下来。

本人于2021年10月来到郑州小双桥遗址考察,离开大道进入小路不久,就发现了小双桥遗址石碑,后面有许多小木箱之类的东西,觉得不太像是考古遗址,近前一看,发现是一个养蜂场。

▲ 小双桥遗址

询问路人后,沿着一条更小的路向前不远,才见到挖掘现场。现场为一个大大的土包,被铁网严密保护着。保护网旁边,还有一个挖掘现场,有十多人在忙碌中,看到我用手机拍照,有人赶来阻止。

▲ 小双桥遗址发掘现场

偃师商城

偃师商城位于今偃师市城关镇,西南隔洛河距二里头遗址约6公里,东距郑州商城约110公里。该城址发现于1983年,目前已确认其主要由宫城、小城和大城构成。偃师商城已发掘100多座土坑竖穴墓,除极少的中型墓外,大多数规模小、等级低,一般不见棺木痕迹。

▲ 偃师商城位置图

 

这里曾经是前代霸主夏人的核心统治区,商人们在二里头古城西北约7公里处建起了这座商城。偃师商城的作用特殊,它没有郑州商城那样的青铜工业,而更像是出于军事目的而建造的。原来,夏朝灭亡后,二里头城时住着夏朝的遗民,偃师商城的作用就是监视着这些遗民。

本人按照GPS的指引来到偃师商城附近,只见路边有屏障围着一大片土地,沿着屏障却无法找到入口。后沿着一处破损的围栏进入,发现遗址已是一片荒凉、狼籍。在里面转了几圈,也只找到一面带有“偃师商城遗址保护”字样的石碑。

 

离开荒凉现场后,在屏蔽栏另一边看到主道路上方有一大大的“偃师商城”指示牌。顺着指引进入,来到了被围蔽的挖掘现场(偃师遗址宫城位置)。按照《偃师商城遗址2021年田野工作的新收获》所载,近年来,偃师商城考古队以水资源利用体系的深入了解为核心,先后发现了大城东西两侧的古河道,穿越小城和大城中南部的东西向大水道,在水道穿越城墙处发现了大城新西门和小城东门,在宫城外围发现了相关联通的排水沟渠等。这些水遗存年代有别,功能不同,共同构成了偃师商城的内外水系。

▲ 偃师商城城门遗址

偃师商城遗址的深入研究是夏文化与早期中国研究的重要内容之一,更是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开展的前提。考古专家说,下一步,考古工作将继续深入研究偃师商城的布局、年代与性质等问题,为遗址复原展示和遗址公园的建设奠定考古学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