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

在完成十四座 8000 米之后,我的“14+7+2”计划只剩下最后一个目标----海拔 6194 米的北美洲最高峰迪纳利峰(又名麦金利山)。2018 年 5 月 22 日,我从深圳出发,23 日从西雅图转机,到达美国阿拉斯加州安克雷奇,5 月 25 日到达塔克缇娜小镇,在 5 月 27 日正式进山,向迪纳利峰进发。

北美洲最高峰迪纳利峰(又名麦金利山)

迪纳利峰虽然不为大家所熟知,但登山界公认它的攀登难度与珠峰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它有两大难点:一是相对高度,从大本营到顶峰的垂直相对高度达 4000 米,超过了珠峰,攀登路线更为漫长复杂,几个营地间的海拔相差千米;

二是气候和自然环境恶劣,因为三分之二的山体终年积雪,从三号营地向上,都必须使用冰爪和冰镐。它的纬度毗邻北极圈,气候恶劣酷似北极,即使在夏天, 山上温度也可能瞬间骤降至-35℃,有时风速可达 44 米/秒,峰顶的含氧量甚至比珠峰更低,在海拔 5000 多米处,氧气含量仅为海平面的 42%。山间常年笼罩着浓雾,一层又一层的冰盖掩住山体,无数冰河纵横交错,登山线路极其险峻,稍有不慎就可能失足坠入冰缝。据称每年登顶成功率只有 50%。

进山的飞机上沿途俯瞰,非常有层次,特别美

在这种极端条件下,我们攀登的状态是没有后援的。四名队员,两名向导,一吨多的物资,由飞机运送到 2000 米的大本营。虽然登山是一项艰苦的事情,但迪纳利峰很美,在进山的飞机上沿途俯瞰,从绿色到雪山,非常有层次,特别美。

那些物资是将近半个月的吃喝拉撒,各种攀登用品,就由我们六个人平均分配、搬运。我每天背负六七十斤重的包,差不多一百斤重的雪橇,在雪地里吭哧吭哧往上走,体力消耗巨大。我登山以来从没背过那么重的物资,就连冲顶的时候也需要背着睡袋、食品等物品。白天太阳出来之后,走起来会大淋漓,但是太阳落山之后,天气非常冷,大本营要挖很深的坑,人在里面避风。在登顶之前,我只休息了半天。从大本营到一号、二号、三号、四号、五号营地,一直到冲顶,强度太大了。攀登过程中,我们还要运输物资。一次拿不了,要分几次。我当时想这个节奏可能选得不对,应该先登这个,再登别的,没想到最后一个目标是那么大的活儿。

张梁终于实现了“14+7+2”的大满贯梦想

最终,经过十二天的漫长跋涉和艰难攀登,美国阿拉斯加时间 2018 年 6 月 7 日 17 时 30 分,四个队员里,只有我和另一个队员登顶。我们在迪纳利峰顶展开了五星红旗。真是不容易,甚至比某些 8000 米级别的雪山强度还大。因为有些 8000 米级别高峰的攀登过程,不需要背那么多东西,通常由向导和背夫背,自己只需要面对自然环境、地理环境、人文环境等各种差异的挑战,包括跟老外打交道。在我看来,迪纳利峰是七大洲最高峰里除珠峰之外最难登的。

尽管山顶上寒风像刀一样,但那一刻我的心头很温暖。我终于实现了“14+7+2”的大满贯梦想,成为首位完成“14+7+2”人类登山探险终极梦想的中国人,也是继韩国人朴英硕后世界上完成这一壮举的第二人回到山下,我对这次攀登十分感慨,在微信朋友圈里说:刚下山,回到人间。艰辛无比,消耗很大,瘦了很多,终生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