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

汉宫春秋

    作为一座无与伦比的大型苑囿,西汉上林苑可以提供各种水陆游览方式,具备朝会、理政、居住、通神、求仙、观星、宴集、游观、赏乐、狩猎、斗兽以及军事训练等功能,同时还是极其重要的农业、矿业和手工业生产场所。

上林苑境内土质肥沃,宜于种植五谷、桑麻、竹子,茂密的森林出产上好木材,还有各种矿藏可待采掘,经济价值准以估量。武帝连年对匈奴用兵,又多建宫观,财政困窘,入不敷出,为多方筹措资金,推出了一系列扩充敛财途径的经济政策,其中有一项是将五十万官奴和贫民迁徙到上林苑内从事各种产业,平均每人每日可缴税五钱,由此获利甚巨,对于国家财政和皇室用度有很大的支持。

刻有“上林”铭文的青铜器,
引自《秦汉上林苑植物图考》

苑中设有许多作坊,为宫廷制造各种日用器具和工艺品,其中用荆草编织的草席每年不下万张。蚕观一带可以养蚕,制茧织绸。马场大量饲养马匹,为汉军提供优质战马,至于鹿、牛、羊、免更是不计其数。河池中养鱼鳖,一次祭祀常常要用上千条鱼。鼎湖宫附近的铜矿专供朝廷铸造五铢钱,规模相当可观,却依然不足使用,曾经取苑中白鹿之皮做成皮币。农田和果园、菜圃随处可见,带来丰富的粮食水果和蔬菜收成,足以支撑宫廷庞大的需求。

西汉初年,上林苑归掌管皇室私产的少府统辖,后来规模扩大,事项繁杂,武帝于元鼎二年(前 115 年)特设水衡都尉主理,属下分设上林、均输、御羞、禁圃、辑濯、钟官、技巧、六厩、辩铜九个部『门,统领令、丞、尉、监等各级官吏。其中上林令、上林丞主管豢养禽兽,上林池监主管水池整治,上林农官主管农田,均输官主管物资运输,御羞官主管饮食,禁圃官主管菜圃,辑濯官主管船只,钟官主管铸钱,技巧官主管手工作坊,六厩官主管养马,辩铜官负责开采铜矿,此外另设衡官收税,设都水官掌控水资源。如此庞杂的机构设置显然是为了与上林苑的诸多功能一一对应。

汉武帝致力于开疆拓土,声威远播四海,但未免穷兵黩武,严重损伤国力,其统治后期天下疲敝,百姓困苦,怨声载道。武帝晚年有所悔悟,于征和四年(前 89 年)颁布“轮台诏”,调整政策,减少苛捐杂税,使人民稍得喘息。

后元二年(前 87 年)二月,武帝在上林苑五柞宫驾崩,享年六十九岁,死前立刘弗陵为太子,命大将军霍光、车骑将军金日?、左将军上官桀、御史大夫桑弘羊共同辅政。武帝之后的西汉诸帝较少在上林苑再兴土木,而且开始逐步缩减苑囿规模,裁撤官署,相关射猎、游赏活动也大为精简,但上林苑依然是宫廷生活的主要场所,记录了很多精彩的历史瞬间。

黄鹄飞兮下建章,羽肃肃兮行跄跄

武帝幼子汉昭帝刘弗陵继位后,重用霍光,进一步减免赋税和徭役,缓和社会矛盾。始元元年(前 86 年)二月,建章宫太液池中降落许多黄鹄,被认为是汉朝土德的象征,非常吉利,昭帝为之作诗云:“黄鹄飞兮下建章,羽肃肃兮行跄跄。”
    为表示重视农业,昭帝于始元六年(前 81 年)亲自到上林苑耕田,为天下臣民做出表率。就在这一年,被匈奴扣押十九年之久的汉朝使臣苏武获释回朝。本来匈奴诡称苏武已死,新派去的汉使编造了一段谎话,说天子在上林苑射猎偶然射到一头大雁,雁脚上系着苏武所写的帛书,言明自己正在北海牧羊,单于大惊,这才同意放回。

昭帝在建章宫西侧开辟了一个琳池,有千步之广,从东边引入太液池水,水中种植荷花,出现一茎四叶的异种,在太阳照射下叶子还会自动低伏,遮盖枝茎,所结莲子如同珍珠一般,可以佩在身上当饰物,香气悠远。池南建桂台,池中建商台,还备有一种文梓船,船头刻飞燕和水鸟,可以惬意地漂浮在水上。

昭帝没有子嗣,元凤三年(前 78 年)春天传来报告,说泰山有大石头突然从地面立起,上林苑中有一株枯柳重新长出枝叶,虫子食其叶,噬出“公孙病已立”五个字,非常怪异。“公孙病已”指的是前任太子刘据的孙子刘病已,也是武帝的曾孙、昭帝的侄孙,长期流落民间,后养于掖庭,改名为刘询。元平元年(前 74 年)昌邑王刘贺被废后,霍光等拥刘询即位,是为汉宣帝。

传说中的五彩神雀

汉宣帝幼时经历坎坷,对百姓疾苦有所了解,在位期间能注意任用贤能,发展农业。本始三年(前 71 年),汉军出动十六万骑兵,联合五万乌孙骑兵,共击匈奴,再次取得大胜。元康四年(前 62 年)三月,成千上万的五彩神雀云集于长安诸宫以及上林苑中,属于难得的祥瑞景象,为此宣帝于次年改元“神爵”----古代“爵”字通“雀”。之后几年中,又不断有凤凰、神雀和甘露降临,宣帝在上林苑中建了一座凤凰殿,以示嘉样。

宣帝喜欢在宣曲宫欣赏乐曲,还在宜春苑曲江边上立了一座乐游庙,并新辟一个乐游苑,苑中有许多野生的攻瑰树,树下苜蓿茂密。宣帝身后安葬的杜陵位位于?水西岸,距离宜春苑和乐游苑很近。

冯婕妤挡熊图

汉元帝刘?即位后,赶上关中地区年景不好,民力困顿,便下诏减少上林苑中所养马匹的数量,一些很少光顾的宫苑平时不再准备膳食,停止角抵、跑马、走狗等娱乐活动,还撤除了建章宫、甘泉宫的侍卫。建昭年间(前 38 --前 34 年),元帝有一次与后宫嫔妃来到上林苑虎圈,列坐观赏斗兽,一头大熊从围栏中跑出来,众人惊恐逃窜,唯有冯婕妤沉着地挡在熊的前面,熊稍有迟疑,被左右侍卫扑杀。元帝赏赐冯婕妤五万钱,以嘉奖其勇敢。

匈奴日渐衰落,内乱频发,诸部自相残杀,呼韩邪单于向汉朝称臣。竟宁元年(前 33 年)呼韩邪第三次入朝觐见,汉元帝派宫人王昭君出塞和亲,之后直到西汉灭亡为止,汉匈双方基本保持友好,成就了一段民族和解的佳话。

汉成帝刘骜在位时进一步削减上林苑的官署机构,撤销十五所冷清的宫观,以示节约,还将一些农田赐予贫民耕种。但成帝好鬼神,在上林苑新建了许多祠庙,花费不低。成帝又想向胡人夸耀苑中禽兽多,于元延三年(前 10 年)发动百姓深入终南山,四处张网,捕获大量的熊罴、豪猪、虎豹、狐兔、麋鹿,用槛车运入长杨宫,在射熊观旁边设大网栏安置,命胡人武士进去与野兽徒手搏斗,谁能捉到就归谁,皇帝在旁边的长杨榭中看得津津有味。

杨雄《羽猎赋》中的描述的李白骑鲸图

辞赋大家扬雄曾经跟随成帝在上林苑射猎,也在射熊观看过斗兽,作《羽猎赋》和《长杨赋》描绘其情景,其辞日:“上猎三灵之流,下决醴泉之滋,发黄龙之穴,窥风凰之巢,临麒麟之囿,幸神雀之林。”与司马相如《上林赋》前后辉映。

成帝宠爱皇后赵飞燕,秋天经常与飞燕在建章宫太液池游玩,欣赏荷菱,为此特别用入水不沉的沙棠木打造一种云舟,船头装饰云母,以紫桂做船桨,又让人用巨大的桐木雕刻虬龙,浮在水上伴随云舟行驶。成帝担心船在水上摇晃会惊着飞燕,派人在岸上用金锁缆拴住云舟。飞燕身轻,仿佛遇风就会飘入水中,成帝又用绿色的丝带系住其衣襟,并在池边新筑一座避风台。《拾遗记》另载成帝在太液池畔建了座宵游宫,专供夜间游玩,柱子刷墨漆,门窗铺黑幕,所有的器具、服饰也都是黑色的,感觉很玄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