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布匿战争(前264-前241)(4)

第二年,即公元前 261 年,罗马和前一年一样,向西西里派去了两位执政官以及统率的四个军团。这一年,罗马军队凭借攻陷阿格里真托的势头所向披靡,一次又一次地成功攻占了迦太基领地内的西西里各城市。但是,战果仅限于西西里的内陆地区,始终未能染指沿海城市。即使从内陆向沿海城市发起进攻,并取得胜利,也很难保卫胜利果实。因为这些城市得到了来自迦太基的支援。

罗马很清楚,只要不切断来自迦太基的补给线,就不可能实现称霸西西里的目标。罗马人很快意识到了制海权的重要性。但是,要得到并保证制海权在手,没有海军不行。当时的罗马没有一艘战船,更不用说可以与迦太基战船相抗衡的蓬特型战船了。加盟罗马联盟的海港城市拥有的战船,充其量也只有三层桨战船。因为希腊人的战船即使在雅典最鼎盛的时候,也只是三层桨战船。

三层桨战船的断面图

三层桨战船的特点是,划桨手一人持一根桨,并排坐在与船底平行的错落有致的三层台阶上划动船只,所以叫三层桨战船。蓬特型战船却有五层。在古代,划桨手不需要参加战斗,因此,战船上参加战斗的士兵数很多。在需要 100 个划桨手的三层桨战船上,士兵数是 100 人。在长度和高度都要大很多的蓬特型战船上,划桨手达 300 人,相应的,士兵的数量也达 300 人。

在特拉法加海战发生以前,尽管都是海战,却常常不得不以近身战来决出胜负。因此,从高处向低处进攻显然更加有利。蓬特型战船与三层桨战船相比,划桨手坐的台阶有五层,所以船身自然要高。而且,三层桨战船的划桨手人数只有100 人,与此相比,蓬特型战船的划桨手人数达 300 人。这就意味着,蓬特型战船的马力相当于三层桨战船的 3 倍。

迦太基蓬特型战船

拥有多达 120 艘蓬特型战船的迦太基自然而然地是地中海首屈一指的海军强国。如果要在海上与迦太基进行较量,罗马必须有自己的蓬特型战船。既然无法依靠罗马联盟中只有三层桨战船的海港城市,那么,罗马就只有一条路可走,即自力更生建造蓬特型战船。没有任何造船经验的罗马决定仿造迦太基的船。他们的手中有迦太基的蓬特型战船,是在第一次横渡墨西拿海峡时缴获的。罗马人拆卸了这些船只,然后再组装起来,开始了通过模仿建造出自己的战船。

第二年春天,罗马船队迫不及待地下海了。对此,不能不说罗马显得过于急躁。话虽如此,由 100 艘蓬特型战船和 200 艘三层桨战船组成的罗马第一支海军就这样诞生了。这一年,罗马把两位执政官都派往了西西里战场,海军就交给执政官之一的西庇阿指挥,另一位执政官杜伊利乌斯统率陆地上的军队。

执政官西庇阿乘坐的战船行驶在舰队的最前面。在等待其他船只时,他决定乘机实施一项计划,他带着已经跟上来的17艘战船,前去攻打利帕里岛。但是,此次行动却以失败而告终,罗马士兵包括执政官在内的大部分都被捕了。担任陆地指挥的执政官杜伊乌斯兼任了海军指挥。

执政官杜伊乌斯想,虽然自己拥有与迦太基一样的蓬特型战船,但是在海上,罗马肯定不敌迦太基。为了弥补自己的不足,他想出了一个方法,在船上安置一种新式装备,罗马士兵称它为“乌鸦吊桥”。

古罗马装载了乌鸦吊桥的军舰

所谓“乌鸦吊桥”,是用绳索固定在离船头最近一个帆杆上的一种接舷吊桥。待船头靠近敌船时,解开绳索,“乌鸦吊桥”会直接落在敌船的甲板上。吊桥的前端是锋利的铁钉,因下落的惯力,扎进敌船的甲板,从而得以固定。随后,罗马士兵顺着“乌鸦吊桥”,蜂拥进入敌人的舰船。对操纵船只没有信心的罗马人,利用“乌鸦吊桥”,把自己不擅长的海战变成了自己擅长的陆战。

乌鸦吊桥

在所有船只装备好了“乌鸦吊桥”后,执政官杜伊利乌斯率领全体船队,离开了墨西拿。他们得到消息,说迦太基舰队的 100 艘蓬特型战船已经离开巴勒
莫,正向墨西拿进发。

两支舰队在米拉佐海面相遇。这是发生在罗马和迦太基之间的第一次真正的海战。从战船的数量上看,迦太基是罗马海军的 1.5 倍。从两军对船只的操控能力上来看,两者的差距就连外行人也能一目了然。罗马海军无论如何也无法使战船排成一条线,引得早早已经排好阵容的迦太基舰队传来阵阵嘲笑声。但是,好不容易排成一条线,不,实际上依然凌乱不堪的罗马舰队刚开始向迦太基舰队发起进攻,迦太基士兵脸上的笑意顿时跑得无影无踪。

罗马战船完全不顾撞断船头的危险,向迦太基船只猛撞上去。接着,“乌鸦 吊桥”纷纷落下,发出一声声巨响。顺着已经嵌入迦太基战船甲板的“乌鸦吊桥”,罗马士兵蜂拥而至。他们是罗马军团的核心力量----重装步兵团。由于罗马海军把海战变成了陆战,迦太基向来引以为傲的船只操控能力得不到发挥。

安装乌鸦吊桥的地方

战斗在罗马方面占优势的情况下继续。战斗结果,迦太基方面多达 15 艘战船沉没海底,30 艘被捕获,其中包括迦太基海军总司令官乘坐的旗舰。总司令官逃到传令用的快艇上跑了,从而得以逃脱被捕的下场。这次海战中,迦太基方面阵亡 3000 人,俘虏达 7000 人。据说罗马方面的损失非常小,甚至不值得一提。就这样,迦太基派往西西里的海军在米拉佐海面与罗马的第一次海战中损失了三分之一。

第一次大型海战的交战地点

捷报传到首都罗马,罗马市民欢天喜地。战战兢兢地首次下海的罗马海军与地中海最强大的迦太基海军交锋,并取得了胜利。获胜的将军杜伊利乌斯命令部下用白色大理石制作纪念碑,以纪念这次海战的胜利。他命人在纪念碑圆柱的两侧分别嵌入缴获的迦太基战船的船头,并把它送往了罗马。罗马人把它立在古罗马广场的中心,庆祝海战的胜利。在布匿战争的第五个年头,与迦太基之间的战争似乎就要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