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国之王罗穆路斯

位于罗马的七个山丘全部集中在台伯河东岸。台伯河发源于亚平宁山脉,全长 300 多公里。自罗马向前流经约 30 公里,经过奥斯提亚注入地中海。这条河虽然称不上大河,但是到了罗马附近,水量会大幅度增加。水量丰富的台伯河在罗马附近,首先向西拐一个大弯,接着转面向东,然后又折回向西,最后离开罗马。一旦这里发生洪水,这几个弯道也许很快就会被淹没,水流化做一条粗社的直线,直奔地中海而去。

罗马的七个山丘尽管位于台伯河近,却不会受到洪水的侵袭。因为它们都集中在台伯河向东拐了一个大弯的地方。当人口增加到一旦发生洪水,很快就会被水淹没的地带也住上了人的时候,罗马的国体也稳固了,也有了展开大规模治水工程的实力,不必再为洪水灾害而惶恐不安。

七个山丘从北向南依次是奎里尔诺山、维弥纳山、埃斯至里山、卡匹托尔山、帕拉蒂尼山、西里欧山和阿文庭山。山丘与山丘之间的平地在当时还是一块又一块的湿地。这些山丘都很低,连最高的卡匹托尔山海拔也不过 50 米。相比之下,伊特鲁里亚人建造城市的山,海拔都在 300 到 500 米之间。

王政后期至共和体前期的罗马、七个山丘

现在的意大利总统官邸位于奎里尔诺山,负责包括国政选举在内的事务工作的内务部则在维弥纳山。所以我们在电视上看有关报道的时候,很少听到来自总统官邸的说法,而是说来自奎里尔诺山。同样,报道选举快讯的时候,也听不到来自内务部的说法,而是说这是来自维弥纳山的报道。
   
瑞摩斯死后,罗穆路斯成了罗马唯一的王。他首先在帕拉蒂尼山周围筑起城墙,意思是要在这里建设城市。他还举行了非常隆重的仪式,为诸神献上祭品。这一天是公元前 753 年的 4 月 21 日。就这样,作为罗马建国纪念日,这天在随后一千多年的漫长岁月里,成了每年必不可少的一个节日。

罗穆路斯建城的帕拉蒂尼山遗址景点

这一年,罗穆路斯 18 岁。通过这位年轻人和追随他的 3000 名拉丁人的努力,罗马建立了国家。罗马建国后,作为第一代国王,罗穆路斯并没有独揽大权,他把国政分成三个机构,分别是国王、元老院和市民大会,并由这三方共同治理罗马。作为宗教祭祀、军事和政治的最高领导人,国王由市民大会投票选举产生。曾经是羊倌和农民领袖的罗穆路斯本人一定认为自己这个王不是自封的,而是经过市民大会选举的。国王由市民大会选举产生的这种制度,不是君主政体,却是当时的罗马最为自然的选择

罗穆路斯设立了元老院。他召集 100 位长老参加元老院。元老院议员不是政府官职,他们的职责是向国王提出忠告和建议,所以不需要通过市民大会的选举。但是这些议员所属的元老院是官方机构。元老院议员又称家父,意思是父亲。也就是建国之父。据说这个词后来又衍生出了“贵族”一词。

市民大会由全体罗马市民组成。它的任务是选以国王为首的各级政府官员。市民大会没有制定政策的权力,但是对国王听取元老院的建议后制定出来的政策有赞成或反对的表决权。此外,在对外关系上,是战是和,也必须征得他们的同意才可实施。 这就是罗马建国之初的国家基本形态。它一方面符合当时的罗马国情。同时它也是一种可能适用于将来的、简单而完美的、非常行之有效的政体。

那么,和罗穆路斯一起参与罗马建国的都是些什么人呢?我们知道罗穆路斯当上罗马国王之前率领的羊倌和农民都是拉丁人,属于拉丁民族,使用拉丁语。但是,这些说拉丁语的人并不是带着家眷一起移居到台伯河沿岸,共同建设新国家的。事实是,刚刚诞生的罗马的市民中,绝大多数都是单身男人。因为在政体确立以后,罗穆路斯着手进行的第二件大事就是掠夺其他民族的女人。

出土自托斯卡纳最著名的伊特鲁里亚墓葬中的石棺

古代伊特鲁里亚采用联邦制,共有 12 个城邦国家。在这 12 个城邦国家中我们知道的有阿雷佐、沃尔泰拉、丘西、维泰博、奥尔维耶托、塔奎尼亚、切尔韦泰里、维爱和佩鲁贾这 9 个城市,其中 7 个城市留存至今。

公元前 8 世纪到前 6 世纪的伊特鲁里亚人,其势力已经非常强大,不是罗马等国所能企及的。到其鼎盛期,他们的势力范围甚至逼近意大利南部。这时期,从波河到意大利南部半岛,可分为两大势力:北部属于伊特鲁里亚,南部属于希腊。而罗马就诞生于这两大势力圈的夹缝之间。

在意大利的希腊人

在可耕地稀少的希腊,政治失势者和穷人的唯一出路就是离开祖国,去国外寻找生存之路。公元前 8 世纪是希腊人进行殖民运动的鼎盛时期。而他们的进取精神和喜欢冒险的性格加速了这一运动的兴起。
希腊人拓展殖民地的规模覆盖了整个地中海世界,东至黑海沿岸,西从法国到西班牙。西班牙的马拉加和法国的马赛都是源自这一时期的希腊殖民城市。

由于意大利距希腊较近的地理条件,这里的殖民城市发展盛况空前,其他地区难以匹敌。一直存在至今的意大利南部诸城市,除极少数源自迦太基外可以说几乎都源自希腊的殖民城市发展。这些城市包括那不勒斯和塔兰托,以及如今只剩下遗迹的帕埃斯图姆、库马、西西里岛的墨西拿、锡拉库萨、阿格里真托等。

罗马转向共和政体时,意大利半岛上各民族的势力圈

刚刚诞生的罗马之所以能在伊特鲁里亚和意大利南部的希腊两大势力之间生存,不是因为伊特鲁里亚人和希腊人尊重罗马的独立,而是因为当时的罗马没有足够的吸引力让他们试图把它纳入自己的势力圈中。

由北向南去的伊特鲁里亚人,如果不走海路,就只有走陆路南下。即使中途到了罗马,他们也只是顺着河中毫不起眼的小岛渡过台伯河,然后毫不留恋地继续向希腊人所在的南方前进。对他们来说,罗马不过是途中的一个经由之地而已。既然是经由之地,那么只要不节外生枝就好。就这样,处于发展初期的罗马完全不必担心会有强敌侵扰。还有一点,当时联结伊特鲁里亚人和希腊人的通商干线主要还是他们从不惧怕的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