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位国王:“傲慢者塔克文“ 

先王塔克文・普里斯库斯遭暗杀后,他的女婿塞尔维乌斯取代他的亲生儿子继承了王位。罗马的王位不是世袭的,而且塞尔维乌斯的统治深得人心,功绩颇丰。所以就是有反对者,他们也很难得到市民的支持。44 年就这样平静地过去了。这时,他的子女都已经长大成人,他们认为像他这样的治世方式不是稳重而是胆小。此外,国王塞尔维乌斯经过长年累月的忙碌,也已经难掩疲惫之态和衰老之势。

塞尔维乌斯有两个女儿,性格截然相反,一个逞强好胜,一个温和老实。先王塔克文的儿子有两个儿子,性格也全然不同,一个是性格暴烈的野心家,一个是性情稳重的人。国王塞尔维乌斯让这四个人配对结了婚。他把争强好胜的公主嫁给了性情稳重的表兄,让温和老实的公主嫁给了野心勃勃的表兄。他希望通过这样的婚姻,中和一下他们的性格。

但是他失败了。争强好胜的公主图利亚非常看不起性情稳重的丈夫。她勾引和自己性格相似的妹夫。不久,性情温和的两个人不知何故先后死去,留下了寡妇图利亚和鳏夫塔克文,他们走到了一起。对于他们的结合,国王既没有表示赞成,也没有表示反对。也许性情温和的女儿突然离世给他的打击太大,使他意志消沉了吧。但他是国王。在罗马,国王是终身的。只要他还活着,王位就是他的。罗马的王位不世袭,即使是国王的女儿也不一定能成为下一任王后。

图利亚开始在她丈夫面前煽风点火。本来就野心勃勃的塔克文在图利亚的挑唆下,首先收买了居住在罗马的伊特鲁里亚人。他们是他的祖父第五代国王塔克文・普里斯库斯请到罗马后在罗马定居下来的人们。接着,他成功地得到了元老院中属于新兴阶级的议员们的支持。他们是一些在罗马开发事业和工商业发展中积聚起了财富的人。

塔克文带领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在元老院进行了演讲。他说让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当国王是罗马的耻辱。元老院的议员们并不同意塔克文的这一说法,但是也没有把他赶出去。这时,国王塞尔维乌斯得到消息后赶了过来。但是,塔克文没有给国王任何反驳的机会。他一把抱起国王,走到外面,把国王扔下了元老院门口的台阶。深受屈辱的国王塞尔维乌斯回到王宫,塔克文的手下已经持剑等在那里。但是他没有死。于是,图利亚赶着马车从她那一息尚存的父亲身上碾了过去。就这样,塔克文当上了罗马国王,图利亚成了王后。

漫画,塔克文杀死塞尔维乌斯

罗马第七代国王塔克文禁止为先王塞尔维乌斯举行葬礼。不仅如此,他还对他认为是先王指派的元老院议员大开杀戒。他继承王位没有经过市民大会的选举,也没有元老院的同意,因此,没有全副武装的卫兵保护,他绝不走出宫门一步。从他登基到被逐出罗马,他从来没有向元老院征求过任何意见或建议,也从来不问市民大会同意与否。市民们在背后称他为“傲慢者塔克文”。
    
 在国内实行独裁统治的专制君主“傲慢者塔克文”在军事方面却表现出了卓越的才能。在与周边各部族的战斗中,罗马几乎是常胜军。塔克文采取和战并用的策略,取得了一次次的胜利。他的做法确实高明,却也足够阴险。对国内总是心生不安的统治者通常会努力把对外关系做到最好。塔克文把目标锁定在了邻近的拉丁人以及伊特鲁里亚的各个城市。

傲慢者塔克文

在上百年前的第四代国王安库斯时代,罗马就和邻近的拉丁人建起了同盟关系。“拉丁同盟”在最初的时候仅限于共庆节日和祭祀日。渐渐地,这种关系发展到共同作战。还有,最初双方的同盟关系完全平等,随着罗马实力的不断增强,关系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共同作战的时候,即使兵力相当,指挥官必定由罗马人担任。不过,战利品的分配始终都是平等的。

到了塔克文时代,他改变了这一关系。他邀请实力远比拉丁人强的伊特鲁里亚人加入拉丁同盟。当然,也有为数不少的人认为不是加入,而是被罗马人拉进去的。事实上,公元前 6 世纪后半叶的这个时期,在罗马的伊特鲁里亚人的势力已经非常强大,与以前不可同日而语。从第五代国王到第六、第七代国王,罗马已经连续出了三位伊特鲁里亚系的国王。后世的研究者中有人甚至认为,这个时期的罗马处于伊特鲁里亚人的统治之下。

尽管在罗马的伊特鲁里亚势力日益强大,但在罗马之外的伊特鲁里亚的势力从这个时期开始走向了衰退。不幸的是,“做慢者塔克文”恰恰没有看清楚这一事实。他向伊特鲁里亚人示好,却没有意识到他们正在走向衰败。急速发展起来的民族,其衰退的速度也很惊人。势力范围一度扩张到那不勒斯附近的伊特鲁里亚人不到 100 年的时间便开始进入了衰退期。

国王有一个儿子叫塞克斯图斯。事情的起因是塞克斯图斯看上了亲戚科拉提努斯的妻子琉克蕾西娅。欲火中烧的年轻人乘琉克蕾西娅的丈夫不在家的个夜里,来到了爱慕已久的女人家。因为没有随从相伴,又是亲戚关系,所以科拉提努斯的家人包括琉克蕾西娅都热情地招待了他。吃过晚饭后,还安排他到客房休息。夜深人静,一家人都沉浸在睡梦里的时候,怀揣短剑的塞克斯图斯悄悄溜进了琉克蕾西娅的卧室。他用短剑相威胁,占有了女人的身体。但是,这个年轻人犯了一个这种情况下绝对不可以犯的错。他匆匆离开了那个房间,留下女人独自在床上哭泣。

德国画家汉斯·冯·亚琛的作品《强奸露克蕾西娅》

当天夜里,琉克蕾西娅就给在罗马的父亲和正在阿尔迪亚出征的丈夫分别送去了一封信。信中写道,有急事,速带可信之人前来。父亲卢克菜修带着瓦菜里乌斯赶来了。丈夫科拉提努斯也和尤尼乌斯・布鲁特斯一起赶了回来。坐在床上沉浸在悲愤之中的琉克蕾西娅向匆匆赶来的四个人说完事情的经过后,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短刀刺向了自己的胸膛。她呼吸艰难地要在场所有男人发誓为她报仇,然后闭上了双眼。

英国画家勃特朗作品:《露克蕾西娅的肖像》绘于1666年

琉克蕾西娅的遗体被送到了罗马,放置在古罗马广场的演讲台上。面对这一惨状,人们纷纷指责国王和他一家的蛮横和傲慢。布鲁特斯向市民们作了演讲。他说,我们绝不能让贞洁的、行为端正的女人们再次成为这种兽性的牺牲品。他让在场的人们想起了国王塔克文是如何杀害先王夺取王位的。他向市民提议把国王和他的家人统统逐出罗马。

布鲁图斯发表演讲

 一直以来藏在罗马人心中的对塔克文的不满爆发了。对布鲁特斯的提议,民众大声表示赞同,并积极响应布鲁特斯召集市民参军的号召。正在阿尔迪亚出征的塔克文得知了这一变故。国王立刻带着部队赶往罗马。然而,出现在他眼前的是罗马紧紧关闭的城门。他被告知他被放逐了。塔克文于是只好带着追随自己的士兵,前去投弃伊特鲁里亚的一座城市卡厄瑞。王后图利亚早已逃离罗马。他的三个儿子中,有两个跟随在亡命的父亲左右。第三个儿子也就是惹下祸端的塞克斯图斯逃到了另一个城市,被以前受过他欺凌的人杀死了。

“傲慢者塔克文”的统治持续了 25 年。随着第七代国王塔克文的统治的结束,罗马的王政时代也告结束。时间是公元前 509 年。从罗穆路斯于公元前 753 年建国到这一年,罗马已经走过了 244 年。随后的罗马进入了共和政体,迎来了执政官统治的时代。和从前一样,执政官也由市民大会选举产生,任期由终身改为短短的一年,还有,原来由一位国王统治改为由两位执政官共同治理。
    罗马七位国王的历史是“在适当的时候,把适当的人放在适当的位置上”这一原则下完成的历史。正是由于国王们的努力,罗马才得以把它粗壮的根深深地植入大地之下。这些国王的寿命都很长,是非常值得庆幸的一件事。因为每个国王都有足够的时间把自己的设想付诸实施,并看到它最终转化为现实。此时,即便国王换了,新的国王依然可以在先王的业绩上,创造新的业绩,避免因中断而浪费了新兴罗马的活力。  

罗马的王政也许在公元前 6 世纪末已经完成它的使命了吧。琉克蕾西娅事件不过是在已经完成使命的王政体制的脖子上刺了一刀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