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代国王努马

罗穆路斯在位期间,罗马和萨宾合并后,有大量萨宾人移居罗马。而努马坚持留在祖先留下的土地上。其道德之高尚、教养之浓厚,罗马人早有所闻。对拉丁派和萨宾派之间的王位之争束手无策的罗马元老院一致同意推荐努马为罗马国王。长老们来到萨宾的领地,找到努马,向他转达了元老院的决定,请求他继承罗马王位。最初努马拒绝接受这一请求,因为此时的他已年届40岁。然而,经不住长老们一次又一次的劝说,努马最终不是答应下来,随他们一起来到了罗马。

第二代国王努马

历史学家李维在《罗马史》中关于努马的功绩是这样描述的:就任王位后的努马,试图对依靠武力和战争打下建国基础的罗马进行立法和习俗的改革。这里所谓的立法改革,不是要制定全新的法律,而是要建立秩序,要让当时喜欢逞强好胜的罗马人懂得做人的礼法。在了解自身力量的局限性的同时,让他们懂得要对超越自身极限心存畏惧。

战神雅驽斯同时也是大门及出入口的保护神,努马为他修建了一座神殿。大概是因为雅驽斯表示出和入的意思,他的雕像有两个脑袋,分别面向前后两个方向。在雅驽斯神殿完工后,努马向人们展示了神殿的前后两个门。他说,这两个门要在战时打开,和平时期关闭。在努马统治罗马的43年间,据说这扇大门始终都是关闭的。

但是,在努马死后,这扇大门几乎都是开着的,很少关闭。公元前240年,第一次布匿战争结束后有过短暂的关闭,但是,没多久又被打开。在恺撒死后的内乱中,屋大维于公元前31年战胜安东尼和克娄巴特拉联军,终于第三次关上了这扇门。

努马认为除了为防御的需要而战之外,这一时期的罗马不需要战争。他集中力量致力于振兴农业和畜牧业。目的是为了将来在战争取得胜利后,即使不对失败者进行掠夺也能做到自给自足。努马还对罗马市民进行了职业分工,让每个人归属于有独立保护神的团体。建立这些职业团体的目的,不仅让人们对自己的职业充满自豪感,还可以防止拉丁人和萨宾人之间的部族对立。当时的罗马,除了这两个部族,还有其他民族的人大量涌入。伊特鲁里亚人甚至还成立了自治团体。罗马人建国之初就是一个多民族国家,在这样的国度里,摩擦极易发生,如果没有一些预防措施,国家很难有所作为。

努马为了使人们的日常生活变得有序,还进行了历法改革。罗穆路斯时代的罗马,每年的总天数不固定。为此,努马根据月亮的盈亏,把一年分成了12个月,规定总天数为355天。余下的天数每隔20年作一次调整。努马制定的历法延续好650年,规范了人们的日常生活。直到恺撒重新修正历法后,才把一年的总天数定为365天。 努马还规定了一年中的节日和休息日。每个月的第九天和第十五天为集市日。对罗马人来说,这两天就是休息日,他们会从田间劳作中解脱出来,拿着各自的作物前去赶集。除此之外,还有祭祀诸神的祭祀日。据说全年节假日共有45个。在这些节假日里,所有公务一律停止。

但是第二代罗马国王努马的功绩中,最值得大书特书的是有关宗教的改革。努马为诸神设立了等级制度,但是没有规定哪些是罗马之神,目的是要让大家懂得尊重诸神的重要性。以希腊、罗马为代表的多神教和以犹太教、基督教为典型的一神教的不同之处在于,多神教从不祈求诸神来纠正人类的行为道德,而这正是一神教中的神的专利特权。在希腊神话中我们会发现,多神教的诸神有着和人类相同的缺点。但是一神教的神不能有一丝一毫的缺点,因为它的职责是纠正人类的道德行为。

古罗马诸神的狂欢

那么,罗马人既然不祈求诸神纠正自己的道德伦理,他们祈求的又是什么呢?是保护神。他们诉求的是诸神的保佑。首都罗马的保护神是最高神朱庇特神为首的诸神。战场上,他们有战神马尔斯和雅驽斯神保佑;农业上,他们有谷物女神刻瑞斯保佑;葡萄酒酿造业中,他们有酒神巴克斯保佑;发展经济方面,他们有商业旅行保护神墨丘利保佑;生老病痛,他们有医神阿斯克勒庇俄斯保佑,而朱诺女神则是幸福婚姻和妇女的保护神。

古罗马最高神----朱庇特神

不过,在古罗马,保护神并非只是无原则地乐善好施。对于什么都不做的、好逸恶劳的人,任何神都不会给予保佑。罗马人认为在一旁默默支持努力上进的人才是保护神应有的姿态。其中最为意思的是维里普拉卡女神,她是调解夫妻矛盾的保护神。维里普拉卡女神庙的规矩就是在女神面前,向女神倾诉的时候一次只限一人,这样就避免了双方争吵的机会。

努马还整顿了神官组织。神官专门为保护罗马人的诸神服务。但是,我们看罗马宗教,可以发现一个与其他民族很不一样的特点,罗马没有专职神官。罗马不设脱离凡尘俗世而只做神和人的纽带的神官。罗马的神祗官和祭司不是神谕的代言人,也不是神在地球上的替身。除了神子,他们的生活和普通人完全一样。而且,从最高神祗官到祭司,都是由市民大会选举产生,说起来其实就是国家公务员。

在罗马,宗教和政治之间不会出现明争暗斗或相互利用的情形。自然状态下的政教分离也许是努马最重要的一个功绩。对罗马人来说,宗教不是指导原理,它只是精神寄托。因为有宗教信仰,人性不再受到禁锢。尽管强有力的指导原理有很多优点,但是它也有一个不容忽视的缺点,就是拒绝一切与自己的宗教信仰不同的人。罗马人对宗教表现出来的不是盲目的迷信。罗马人的宗教既不排他也不自闭,与异教徒或邪教的概念相去甚远。虽然罗马人也发动战争,但是他们从来不进行宗教战争

一神教和多神教的区别不只在于纯粹的神的数量,还在于是否认同他人信奉的神。认可他人的神,意味着认可他人的存在。尽管现在距离努马时代已经过去了2700年,但是我们依然没有从一神教的束缚中解脱出来。虽说如此,当愿意纠正人类道德伦理和行为的宗教没有出现的时候,只要我们不想沦落为与野兽为伍,那么就必须有一套自我约束的体系。对罗马人来说,这种体系就是家长集权的家庭,以及由罗马人制定、不管你喜不喜欢罗马都不得不遵守的法律。

古罗马早期的法庭

罗马人比任何人更早、更强烈地意识到了法律的必要性。和罗马人一样从不向神诉求纠正人类伦理道德的希腊人转而在哲学中探索真理。向宗教寻求纠正人类行为准则的是犹太人;向哲学寻求纠正人类行为准则的是希腊人;向法律寻求纠正人类行为准则的是罗马人。就在这一点上,这三个民族的特点可见一斑。

那么,在如此众多的领域里,努马的改革是如何取得根本性的成功的呢?努马之所以继承王位,是因为元老院的再三邀请,并没有得到罗马人或萨宾人的支持,显然基础薄弱。因为,首先,如果元老院对他不满意,完全有可能像对待罗穆路斯那样暗杀他。其次,民众的支持充满变数。再则,就算用语言进行说教,能明白道理的人在任何时代都不会太多。还有,努马不像罗穆路斯在军事上有过辉煌的战绩,而这一点恰恰最难以让民众信服。

他就任王位后,马上解散了由300士兵组成的先王罗穆路斯的护卫队,然后脱去象征王权的紫衣,经常一身白色的神官托加,独自一人跑到森林中去。每当此时,人们纷纷传言,说努马正在森林深处和女神交谈。人们坚信努马在那里通过女神接受诸神的旨意。事实上每次从森林出来,努马都会向市民大会提出新的建议。对他的这些建议,不仅市民大会会无条件地采纳,而且元老院也会一致通过。可见,所谓权力并非只是单纯地依靠武力来行使的,努马就是很好的一个例子。

努马在统治罗马43年后,大概是受到了女神们的邀请,安详地去了另一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