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代国王托里斯、第四代国王安库斯

继努马之后,登上王位的是托里斯.奥斯蒂吕斯。他是拉丁系罗马人,和罗穆路斯一样,是个崇尚对外进攻的男人。通过努马的改革和整顿,内部得到充实的罗马,在这个男人的率领下,迎来了对外扩张的时代。

第三代国王托里斯 奥斯蒂吕斯

国王托里斯把进攻的第一个目标放在了阿鲁巴。因为这里被认为是拉丁民族的发祥地,所以也是罗马人的祖先之地。但是,与仅有80年历史的罗马相比,阿鲁巴是一个拥有400年历史的独立国家,不是轻易就能被打败的对手。托里斯借口强大的伊特鲁里亚就在附近,无谓的流血对两国都没有好处,因此他建议双方各派代表,以决斗的形式决定胜负。
    
     两军都有三兄弟同时从军的士兵。他们是荷拉斯家的三个年轻人和居里亚斯家的三个人,分别代表各自的祖国和对方展开决斗。双方约定决斗失败的一方将无条件地接受获胜方的统治。经过激烈的交战,罗马方面有一人首先倒下,接着又有一个死在阿鲁巴骑士的剑下。剩下的唯一一个罗马骑士惊恐万状,他伺机逃离了决斗现场。他边跑边向后看,发现阿鲁巴三个骑士之间的距离也在不断拉大。于是,他瞅准时机勒住缰绳,转身打倒了第一个追来的阿鲁巴骑士,接着又成功撂倒第二个对手。这时对方也只剩下一个人。在这种情形下,比拼的是各自的武力和体力。最后罗马骑士荷拉斯取得了胜利

古罗马战争场面

但是,阿鲁巴王无法接受一次决斗就决定国家命运的这一结果。他不仅没有遵守承诺,还煽动邻近部族起来反对罗马。为此,罗马不得不应付邻近各部族的挑衅。其间,阿鲁巴王态度暧昧,一味地静观战局的发展,而这一极其愚蠢的错误最终导致了阿鲁巴的灭亡。战况在罗马占绝对优势的状态下发展。但是亲率军队、战斗在一线的国王托里斯真正的目标不是眼前这些部族,他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目标是阿鲁巴。打败邻近各部族,成功制伏了他们之后的罗马军,一举向阿鲁巴发起了进攻。几乎不费吹灰之力,罗马军就占领了阿鲁巴,阿鲁巴王被生擒活捉。

对于阿鲁巴未履行和罗马之间的约定,托里斯把所有责任都归咎到了阿鲁巴王的头上。他命人把阿鲁巴王的两只脚分开绑在两匹马上,策马向两个方向拉扯,这是罗马人最早的极刑。
    
阿鲁巴城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居民们被强行移居到罗马。不过,托里斯没有逼他们为奴,而是给了他们罗马市民的身份,和罗马人享有同等的市民权。西里欧山成了这些人的新居地。昆提卢斯、塞尔维乌斯、尤里乌斯等阿鲁巴有权势的门第成了罗马贵族,他们中的代表人物得到了元老院的议席。如果这个时候的阿鲁巴人或被灭绝或被逼为奴的话,那么也就没有了后来出自尤里乌斯这一家族的尤里乌斯.恺撒了。
    
对罗马人来说,攻打阿鲁巴的意义绝不同于和邻近各部族之间的纯粹的交战。攻占阿鲁巴意味着罗马从此成为拉丁民族的祖国,罗马不再是被各部族赶出去的人聚集在一起建起来的、另立门户的城市,而是拉丁民族的大本营。罗马人继承了罗穆路斯同化战败者的政策,同时也制定了严惩不守承诺者以及叛逆者的规定。

因为萨宾人的加入得以倍增的罗马人口,又因为有了阿鲁巴人的加入而进一步增多。给予同化者以同等的权利,意味着他们有同等的义务。当时市民的首要义务是服兵役,罗马的战斗力因此增强了许多。

托里斯率领这一支军队一次又一次出征,取得了比罗穆路斯更加辉煌的军事战绩。他的统治历时32年。根据历史学家李维的说法,他是死于雷劈。

第四代国王安库斯 马尔西乌斯

托里斯死后,经过市民大会选举,安库斯 马尔西乌斯成为罗马第四代国王。他是萨宾人,出生于罗马,其母是努马的女儿。也许人们会以为他和努马一样,也是个和平主义者,然而时代不允许安库斯做一个这样的国王。在先王32年的统治期间,罗马始终在与母国阿鲁巴的拉丁人和萨宾人交战。因此,安库斯自然无法避免参加与拉丁部族之间的战斗。

     居住在罗马的拉丁人和萨宾人,再怎么说还是拉丁人和萨宾人。罗马人不可能忘记自己的国家是由那些被赶出原住地的人以及希望移居在此的人共同建起来的。所以,在罗马附近,拉丁人和萨宾人的“母国”依然存在。例如,说阿鲁巴是拉丁人的发源地,它也不过是其中的一个城邦国家而已。鉴于这样的背景,这些邻近部族和新兴罗马之间的关系,使得雅驽斯神殿的大门再难关闭

第四代国王安库斯 马尔西乌斯

第三代国王托里斯并没有因自己是拉丁人,就倾全力与萨宾人交战。而第四代国王安库斯也没有因自己是萨宾人,就把作战目标指向拉丁人。事实上,托里斯攻占的正是和他本人血脉相连的阿鲁巴。他们只是强行要求战败者移居罗马,红他们和早期罗马人以同等的市民权,为他们中的有权势者提供元老院议席。但是,这个时期,罗马人对战败方的城市实施了毁灭性的破坏,这是为了让被迫移居罗马的人死心塌地地留在罗马的一个策略。

     尽管如此,罗马的七个山丘正一个接一个地成为人的居住地。帕拉蒂尼山上住的是罗穆路斯以来的拉丁系罗马人,萨宾系罗马人把奎里尔诺山作为居住地也为时已久。阿鲁巴人被安排住在西里欧山,阿文庭山上住上了最新的移民们。加上被用做诸神寄宿地的卡匹托尔山,七个山丘中有五个已经住上了人或神。剩下的维弥纳山和埃斯奎里山因为顶部平地过于狭窄而且海拔偏低,所以首先需要解决排水问题。

     在第四代国王安库斯长达25年的统治期间,除了战争,他还完成了以下几件大事:第一?,他在台伯河上架起了第一座桥梁,目的是为了把位于西岸的贾尼科洛山丘和集中在东岸的七个山丘联系起来。第二件,他征服了位于台伯河河口的奥斯提亚,为此罗马终于得以和地中海直接连通。他还在奥斯提亚周边的海滩上发展制盐业,为罗马人提供了不是流通货币的货币。 对于人类来说,盐是不可或缺的东西。从罗马向外延伸出去的大路中,有一条叫萨拉里亚的大路,直译就是“盐路”的意思,是罗马最古老的大路之一。这条大路的最大用途就是把产自台伯河河口的盐送往内陆各城市。

     罗马就像很多农耕民族一样,缓慢而稳健地扩展着自己的势力范围。在巩固自己的地位时,他们这种缓慢而稳健的方式非常令人欣赏。不过,外来者的加入有时会导致腾飞的现象,就像化学反应一样,建国139年的罗马迎来了一次这样的腾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