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尔特人的入侵

 在南欧,平原用来发展农业和畜牧业,商船载着商品往来于海上的时代,北欧还被大面积的森林所覆盖。这片森林的居民就是凯尔特人。凯尔特人是希腊人取的名字,罗马人叫他们高卢人。今天虽然只剩下爱尔兰,但是在古代,这个民族却占据了欧洲最辽阔的土地。

公元前 6 世纪快要来临的时候,凯尔特人开始了迁徒。他们不是大规模地从居住地涌出,而是像后浪推前浪一样,从北方向东、向南、向西涌去。位于最北边的民族赶走离自己最近的部族,失去家园的这个部族又把距离他们最近的部族赶走,像这样,他们开始了向东、南、西三个方向的推进。被赶到南方的凯尔特人翻过阿尔卑斯山,在今天的米兰到波河流域一带定居下来。

最初,凯尔特人并没有对罗马形成威胁。因为从罗马到那里,不仅有亚平宁山脉横亘其间,而且伊特鲁里亚人的势力范围也还在。当时的伊特鲁里亚人除了具有雄厚的经济力量和技术力量,还有强大的军事力量。但是,随着罗马废除伊特鲁里亚系的国王,开始共和政体,伊特鲁里亚人转变成了罗马的敌人。罗马敢于与伊特鲁里亚人为敌,表明了伊特鲁里亚人的实力已经大不如从前。开始走下坡路的伊特鲁里亚势力和处于上升期的罗马力量在这一时期应该是交叉的。

 大战前的凯尔特人

在各个击破伊特鲁里亚的势力后,罗马却亲手毁坏了阻碍凯尔特人南下的防御线。公元前 390 年夏天,凯尔特人翻越过亚平宁山脉后开始南下,他们沿着进军路线一路攻打伊特鲁里亚的城市。凯尔特军队由骑兵、步兵和战车组成,他们常用的战术是先用战车冲击敌军的阵营,然后,步兵和骑兵再杀进去。他们的军队中还有这样一群人,每当战斗打响,他们就脱去身上的衣服,只戴着金项圈和臂环投入战斗。凯尔特人有一个习惯,每杀死一个敌人,就割下此人的脑袋,挂于自己的马脖子上。战斗结东后,回到家中,把脑袋浸泡在油中,向客人展示敌人的头颅是他们接待贵客的待客之礼。

公元前 390 年,凯尔特人的目标指向了罗马。伊特鲁里亚的城市丘西首先遭到他们的袭击,于是向罗马派去使者请求援军。但是,此时的罗马自顾不暇。从丘西到罗马相距 120 公里,中间既没有山脉相阻,也没有河流相隔,而且可以视为缓冲区的维爱也早被罗马灭亡。罗马陷入了一片恐慌。公元前 390 年 7 月 18 日,罗马军队在台伯河上游迎战来敌,结果很快被打得七零八落,残兵败将夺路而逃,四散逃命。凯尔特人开进了毫无防御能力的域市罗马。据说环绕罗马的城墙的城门大开,罗马沦陷。蛮族开始占领罗马,并持续了 7 个月。

 凯尔特人入侵罗马战斗场面

这是罗马人自建国以来从未尝到过的屈辱。虽然有过被迫退至台伯河西岸的经历,但是集中在东岸的七个山丘和古罗马广场还从来没有被外敌践踏过。公元前 390 年夏天,凯尔特人的入侵是第一次,而罗马第二次被敌人攻陷则是在 800 年之后,发生在罗马帝政末期的公元 410 年的蛮族入侵。

就这样过了 7 个月的被占领生活。罗马毕竟是幸运的。应该说凯尔特人都是优秀的战士,但他们是乡下人,没经历过城里人的生活。他们虽然占领了罗马,却不知道如何在罗马城里生活。自来水投入了死尸而无法饮用,小麦因为他们过于喜欢火攻而很快烧尽。更糟糕的是,不知道是不是尸体未能被及时处理的缘故,瘟疫开始流行。凯尔特土兵每天都有人死去,他们开始厌倦起了城市生活。

 凯尔特人入侵罗马战斗场面

固守在卡匹托尔山上的罗马人也陷入了饥荒之中,他们不得不谋求结束僵局。罗马人派出特使和凯尔特人谈判,他们提出以支付赎金为条件,让凯尔特人离开罗马。对罗马人来说,这样做无疑是雪上加霜,但是现状迫使他们不得不这样。凯尔特人拿着 300 公斤的金块,解除了对罗马 7 个月之久的占领,离开了。

蛮族离去后,罗马人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召回卡米路斯。卡米路斯在流亡之地仍心系祖国的安危,只因为没有接到正式的回国命令,无奈不能擅自回去。此时,卡米路斯在接到回国命令的同时,也接到了独裁官的任命通知。这是他第二次就任独裁官。利用独裁官的权限,他把迁居到维爱的平民也召集起来,组编了军队。卡米路斯率领罗马军,奋起直追正向北行进在归途中的凯尔特人,报了战败之仇。

重新担任独裁官的卡米路斯

如果只是重建遭破坏的罗马和恢复罗马市民的团结,那么因凯尔特人入侵而受到的伤痛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治愈。但是,罗马用了 40 年的时间才重新站立起来。因为邻近各部族看到罗马面对蛮族入侵感到束手无策,只能屈服,于是纷纷离它而去。拉丁同盟也夭折了。不仅如此,昨天的同盟国转脸变成了罗马的敌人,他们试图乘机消灭罗马。建国 360 年,共和政体实行 100 年之后的罗马,不得不从头来过。

公元前 509 年确立共和政体的时候,罗马曾经被迫重修王政时代建立的同盟关系。那时,重修同盟关系是为了政体的改变,为了战胜伊特鲁里亚军,实现独立,是新局势的对策,不像公元前 390 年,是因为战败。不管怎样,在当时,凯尔特人占领罗马绝对是一大新闻,甚至传到了希腊,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罗马的惨败。公元前 390 年后的再次兴起比公元前 509 年无疑要困难得多

与雅典、斯巴达及迦太基相比,为什么只有罗马能变得如此强大?是希腊人波利比乌斯提出了这一问题,并为了解答这个问题而开始执笔书写罗马史。他非常重视公元前 390 年凯尔特人的入侵。认为这是罗马开始走向强大的第一步。不小心跌入谷底后,唯一的办法就是爬上来。但是跌入谷底并坐以待毙的民族不在少数。尽管罗马人在公元前 390 年一度跌入了谷底,但是,罗马人终究是罗马人,尽管速度缓慢,他们还是一步一步地爬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