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衰亡的希腊

 公元前 390 年,凯尔特人的入侵成了罗马人永远的伤痛。不过讲述从此往后的罗马历史,感觉好像是在飘忽不定中追踪了许久之后终于能够不再迷失。公元前 5 世纪中叶,罗马人迎来了结束对希腊的考察的三个人后,知道了罗马既不能像斯巴达也不能像雅典那样。但是对于如何吸取这两国的精华,去其糟粕,他们肯定没有找到好的办法。因此,时间依然在贵族和平民的对抗中流逝。

 80 年的探索岁月看似漫长却又匆匆。其间,罗马几乎不得不年年为自卫而战。凯尔特人的入侵使罗马人意识到了祖国的脆弱。同时,也教给了他们增强祖国实力的道路。公元前 390 年以后的罗马人看到了自己前进的方向,也明白了怎样才能走好这条路而不把精力消耗在无谓的事情上。

使罗马人走出迷茫的直接原因是物质和精神的双重打击。凯尔特人的入侵不仅使他们在物质上蒙受极大的损失,而且也让他们深感耻辱。但是,同时代的希腊局势的变换告诉罗马人的应该更多。

公元前 432 年,雅典和斯巴达发生了面对面的冲突----伯罗奔尼撒战争爆发了。最初,战局是向着有利于雅典的方向发展。

 雅典与斯巴达反目

公元前 429 年,瘟疫袭击了战争中的雅典,前一年下台的伯里克利染病而亡。伯里克利死后,寡头派和民主派之间激烈的政治斗争再次兴起,雅典进入了世人所说的群愚政治时代。说是群愚政治时代,并不是说继伯里克利之后雅典就没有了人オ。尼基阿斯、阿尔西比亚德斯、克里提阿斯等,我们随口就能说出几个当时叱咤雅典政坛的人物,他们个个都是资质极高的人,其中阿尔西比亚德斯和克里提阿斯还是苏格拉底的弟子。只是,他们缺少伯里克利那样的政治魄力。

在长达 30 年里,伯里克利成功地使民众相信是他们在推动国政,陶片放逐法没有降临到他身上,在确保政局稳定的同时,他按照自己的意志带领雅典前进。我不得不认为,群愚政治不是因为人才的缺乏,而是制度的缺陷浮出表面的结果。

公元前 404 年,伯罗奔尼撒战争以斯巴达的胜利宣告结束。人所共知的海上军事强国雅典在海战中极不光彩地输给了陆上军事强国斯巴达,给持续了 27 年的战争打上休止符。

 伟大的斯巴达勇士

雅典从此再难称雄海上。进驻雅典的斯巴达军队命令战败者雅典放弃民主政体,恢复寡头政治,撤去从雅典到比雷埃夫斯港的道路两侧的城墙。 “这一天”是希腊失去自由和独立的第一天。这一天是斯巴达霸权主义时代的开端。这一天对雅典、斯巴达甚至整个希腊米说,是丧失自由和独立的第一天。

继雅典之后的斯巴达霸权并未持续很久。只有军事力量的斯巴达可以是一个强国,却无法成为长久的霸权国家。因为斯巴达人没有让失败者可以接受的生活哲学。除了斯巴达人,没有人能够接受他们的生活方式,也不会有人受“斯巴达式”的吸引。由于斯巴达社会很闭塞,土兵数量得不到增加,仅靠 1 万斯巴达战士去控制不愿接受约束的雅典人是远远不够的。

公元前 371 年,斯巴达的霸权被底比斯所取代。但是,底比斯的霸权也只维持了短短的 10 年。其间,雅典经济发展迅速,作为文化之国,雅典称得上很优秀。但是,政治上的持续低迷使它缺乏领导希腊的力量。光荣的城邦历史结束了。 公元前 362 年,希腊的主宰权落到了王政的非城邦国家马其顿手中。公元前 356 年,后来成为皇帝的亚历山大在马其顿降生。

 德尔斐神殿旧址

当时的罗马还没有可以提供希腊局势变化的信息渠道。在当时,信息的传递一是沿商路,二是在希腊的德尔斐神殿。古希腊有德尔斐神谕,据说是地中海世界最灵的神谕。罗马在战局不利的时候,经常派使节前去询问德尔斐神谕。为了祈求神谕,人们不分民族,从四面八方来到德尔斐神殿。因此,当时的德尔斐神殿是最好的信息交流场所。既然希腊人知道凯尔特人占领了罗马,那么,希腊城邦的自然瓦解过程罗马人一定也都知道。

这件事情让罗马人了解到,无论是雅典还是斯巴达,只要是城邦,其寿命终究长不了。罗马人是一个善于向其他民族学习的民族,甚至被只看表象的人轻蔑地称做“模仿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