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斯战争

 战争,通过追踪它是如何进行又是如何处理战后事宜,可以了解到一个民族的风格。人们在讲述历史时,多是在讲述战争。这不是说人类依然未能摆脱战争的恶魔,而是战争是讲述历史也是讲述人类的绝好素材。随后要讲到的波斯战争中,虽然没有一个罗马人参与,却是理解罗马人的“绝好素材”,因为要理解罗马人,不能不首先理解希腊人。在内讧不断的希腊史上,波斯战争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全希腊团结一致共同对敌的事例。

进入公元前 5 世纪前,成功征服了整个东方的波斯帝国,开始将视线转向西方。波斯扩张势力的原因有以下两点:其一是经济上的理由。当时叫爱奥尼亚地区的小亚细亚西岸和横亘在希腊本土之间的爱琴海一带是经济中心,波斯帝国企图把这一繁华地带据为己有。其二是宗教上的理由。波斯人坚信以道德之神阿胡拉・玛兹达为最高神的波斯宗教优于只有和人类同等道德的希腊诸神。波斯人认为信仰优等宗教的民族统治信仰劣等宗教的民族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波斯战争时期的希腊世界

波斯战争首先在距波斯最近的小亚细亚西岸爆发,因为波斯国王强迫位于这一带的城邦改民主政体为君主政体。当时的爱奥尼亚地区,经济比希腊本土发达,也进行了政体的改革,甚至比希腊更早实行民主政体。对于波斯王的强硬要求,以米利都为代表的爱奥尼亚地区予以了坚决抵制。米利都人向希腊城邦国家中军事力量最强大的斯巴达请求支援。当时,正在和阿古斯交战的斯巴达,对民主政体没有好感,所以没有答应爱奥尼亚民众的请求。

最后提供援助的是雅典和埃维厄,这两国和爱奥尼亚同是阿卡亚族,所以关系比较密切。他们共派出了 25 艘战船和相应的士兵,但是这点力量不足以对抗波斯,仅仅不到4年时间,爱奥尼亚希腊人的抵抗就被打垮了。这一年是公元前 494 年。

公元前 490 年,波斯国王大流土首先向援助过爱奥尼亚的两个国家派出了由陆、海军共计 2.5 万名土兵组成的大军,明确表示波斯的敌人是埃维厄和雅典这两个城邦国家。埃维厄很快被攻破,家园被破坏,市民被卖身为奴。随后,把战争矛头指向雅典的波斯大军,在位于阿提卡地区东岸的马拉松平原登陆成功。接到波斯军攻来的消息,雅典举国震惊。他们立即派出使者火速前往斯巴达请求派遣援军。这次斯巴达没有拒绝,但也没有采取行动。雅典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独自迎战了。

马拉松战役示意图

所幸的是,极富决断力的米提亚德此时恰在雅典的 10 个“国家战略官”之中。他马上组编并率领 1 万人的重装步兵团前往马拉松平原,并布置海军从海上保护几乎已成不设防的城市雅典。波斯军在数量上比雅典军有优势。但是,米提亚德采取了一个有效的战术。他明知力量会更薄弱,还是把战线拉得和敌军一样长,而在左右两翼布置精锐部队。

战斗在米提亚德的预想中开始并结束。雅典军尽管中部被攻破,但是左右合围,成功夹击了波斯军。企图从海上强攻雅典的波斯海军也未能如愿。波斯海、陆两军只好撤回东方。这时,有一个雅典士兵跑步回到雅典,带去了马拉松之战的捷报。这就是现在的奥林匹克马拉松比赛的由来了。

在马拉松战役中,雅典方面只有 192 人阵亡,波斯方面的损失要略多一些。波斯军尽管吃了败仗撤回东方,但主力几乎完整无缺。这场战斗的胜负,其意义在于精神。希腊人知道了在东方百战百胜的波斯军也不是所向无敌的常胜军。但是,没有人认为波斯会就此罢休。对于刚刚战胜波斯军的雅典来说,制定对波斯的战略方针是尤其紧迫的任务。

马拉松战役 10 年后的公元前 480 年,继承了先王大流士遗志的波斯国王薛西斯,亲自率领 30 万大军和 1000 艘战船,向希腊杀来。陆军渡过赫勒斯滂海峡(今达达尼尔海峡),经过多拉基亚、马其顿,然后南下。海军也与陆军配合行动,沿希腊海岸线,先向西绕了一大圈,然后一路向南。

希腊联军的作战方案是雅典人特米斯托克利斯制定的。他认为在帖撒利平原迎战波斯大军不利,所以决定把迎战南下而来的波斯军的第一道防线设在位于希腊中部的德摩比勒狭小且险峻的隘口。斯巴达王列奥尼达率领 300 名斯巴达士兵和 4000 名伯罗奔尼撒半岛出身的士兵据守此关。另一方面,以雅典海军为主力的希腊联军舰队前往埃维厄海峡,在那里设伏等候敌人的舰队,迎战波斯海军。

  波斯战役油画

战术无懈可击,希腊舰队成功阻止了波斯海军继续南下。但是,从斯巴达赶来的增援部队未能按时到达。其间,波斯国王为了避免因斯巴达军的顽强抵抗而造成无谓流血,决定放弃从德摩比勒隘口强行突破,改派精锐部队从山上迂回,从背后向斯巴达军发起进攻。列奥尼达下令让 4000 名来自伯罗奔尼撒的土兵撤退。他决定只带 300 名斯巴达战士死守德摩比勒隘口。为了颂扬坚持战斗到最后一刻的斯巴达勇士,后人在这里立起一块纪念碑。

然而,希腊领土的三分之二已经被波斯军征服。边烧杀抢掠边继续南下的波斯军如入无人之境,不见希腊人阻挡。一路杀向雅典的波斯国王薛西斯进入的是空无一人的雅典城。这正是特米斯托克利斯的战术。对他来说,尽管希腊领土的三分之二失去了,但是希腊的重装步兵和舰队还未上阵。他确信对于擅长陆地作战的波斯军,把胜负寄托在海战上,把握会更大。

因此,为了让雅典战土在保卫首都的战斗中无后顾之忧,他把雅典所有居民都送到了萨拉米斯岛上避难。然后满载土兵的舰队驶向萨拉米斯的海面上待命。波斯军队因未费吹灰之力就占领了雅典城而自鸣得意。他们接到了国王薛西斯的命令,又向海上的雅典军发起了进攻。迎战他们的雅典重装步兵和海军土兵的攻势非常凌厉。波斯国王薛西斯站在海岛上从头到尾目睹了自己军队彻底的失败。

萨拉米斯海战油画

历史上著名的“萨拉米斯海战”只用了一天的时间便宣告结东。薛西斯国王一路逃回波斯首都苏塞,爱琴海上从此不见了波斯的舰船.。

第二年,波斯军再次挑起战争,以期一雪前耻。雅典在特米斯托克利斯的指挥下,再次采用海上作战的战术,雅典城内又一次唱起了空城计。这一次希腊的其他各国行动也很迅速。波斯军沿着前一年的路线一路南下,总指挥斯巴达王普萨尼亚斯指挥 5 万希腊联军在底比斯附近的普拉塔亚野外迎战。战斗异常激烈,最后以希腊获胜而结束。波斯军队和前一年一样,渡过赫勒斯滂海峡,逃回亚洲。

同年,希腊转守为攻。以雅典海军为主力编组而成的希腊联合舰队向东越过爱琴海,攻打小亚细亚。在陆、海战中,希腊人都取得了辉煌的胜利,在其他地方也是节节胜利。至此,确立了雅典人在海上、斯巴达人在陆地上的绝对霸主地位。波斯战争于公元前 478 年结束。米利都、埃菲索斯以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的故乡哈利卡纳索斯等爱奥尼亚地区诸国回到了希腊人的手中。对希腊人来说,爱琴海再次成为自己的内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