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   典

相对于经济基础建立在土地所有制上的贵族阶级,依靠工商业强大起来的新兴阶级开始抬头。这一自由市民阶层对于有了经济实力却无法参与国政表示出了强烈的不满。同时,与拥有大量土地的贵族相反,只有少量土地、更多时候为债务所困的自耕农阶级也加入了反抗贵族的行列。

这些被称为自由市民的市民们取得的第一个胜利是公元前620年的法律条文化。贵族阶级因此失去了司法权,无法像在法律不成文的时代里那样随心所欲。但是,仅此一点还不能消除“自由市民”的不满。于是,梭伦登场了。公元前 594 年,梭伦着手开始改革,他迫使原有统治阶级的贵族们承认在实施改革中的强权。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梭伦改革”。

梭伦改革

梭伦自己既不属于新兴的工商业阶级,也不是出身于重债缠身的自耕农阶级, 而是拥有大片土地、在雅典举足轻重的名门贵族之后。他大概是历史上少有的有先见之明的人士之一。

梭伦首先制定了拯救被重债缠身的自耕农的政策并使之法制化。为此,农民的债务被大幅度地削减。同时,他还废除了因无法偿还债务而被迫为奴的旧制度,彻底废除了在古代被认为理所当然地以人身偿还债务的制度。这是古代社会第一个尊重人权的例子。梭伦改革的最大着眼点是政治改革。他首先开展了人口调查,并以调?结果为依据,制定了个人权利与其所拥有的不动产成正比的政策。如此一来,参加国政的权利不再受出身左右了。

梭伦根据财产也就是资产的多少,将雅典市民分成了四个等级。根据收入,从高到低依次为第一等级、第二等级、第三等级以及无产者市民构成的第四等级。首先是各等级的义务。属于第一、第二等级的市民有义务服骑兵兵役,自备军备、军装和马匹。属于第三等级的市民也有义务服兵役,并自备军备、军装,在经济上与马匹也必须自备的第一、第二等级相比,负担要轻一些,这个等级的人负责提供重装步兵。属于第四等级的市民有义务提供轻装步兵或舰队成员。

雅典市民被分为四个等级

其次是与义务相随的各等级的权利。政府要职由第一、第二等级的市民担任,第三等级做行政官僚,第四等级只有选举权而没有被选举权。在地中海世界,率先实行梭伦改革使雅典从贵族政制中脱颖面出,令后人一提起城邦就立刻想起民主政治的城邦国家。就这样,因为梭伦,雅典迈出了发展的第一步。

雅典政体的变迁简直就是一部政治教科书。在向我们展示所有政体的这一点上确实非常有用。然而,此时的雅典也有了和希腊其他城邦同样的经历。无政府状态的结果就是暴政,也就是独裁政治。厌倦了无政府状态的混乱和没有结果的权力斗争的雅典人,开始觉得只要能恢复秩序,怎么样都可以。但是他们自己又没有能力恢复秩序,于是把所有希望寄托在了一个人身上。

与梭伦一样,庇西特拉图也出身名门贵族。但是,这个名门贵族没有把权力基座放在自己所属的贵族阶级上,而是放在民主派的新兴阶级上了。由工商业者构成的这一新兴阶级,与土地所有者的原有阶级相比,对经济的发展更加敏感,而且深知要发展经济,政治的安定比什么都重要。

 庇西特拉图

庇西特拉图于公元前 561 年实行第一次独裁,但很快被他的反对势力组成的统一战线赶下了台。15 年后的公元前 546 年,他吸取第一次失败的教训,凭借武力重返雅典。此后直到他去世的 20 年间,庇西特拉图一直将雅典置于他的独裁统治之下。庇西特拉图独裁的 20 年间,不仅给雅典带来和平与秩序,还带来了经济上的空前繁荣。

独裁者庇西特拉图开展的外交政策也很符合雅典“经济的时代”。他把雅典军事力量的重心放在海军上。为确保爱琴海的制海权,他占领了一些非常重要的岛屿和地区。萨拉米斯和提洛岛重回雅典的统治之下,势力范围扩张到爱琴海上的诸岛屿和爱奥尼亚地区,对于无法置于统治之下的希腊其他城邦国家以及吕底亚王国、波斯帝国,则努力与他们建立友好关系。

实际上,独裁政权的优务劣完全取决于独裁者个人的才能与性格。雅典市民非常认可庇西特拉图的才能,愿意服从他的独裁。但是在庇西特拉图死后,却无法忍受作为其继承者的他的儿子们的独裁。公元前 510 年,雅典的独裁政权被斯巴达援助下的贵族推翻。推翻独裁政权的贵族们和给他们提供后援的斯巴达都以为推翻独裁政权后的雅典该恢复贵族政制了。但是,带头推翻独裁统治的克利斯梯尼认为,从雅典的现状来看,恢复贵族政体并不适宜。

庇西特拉图独裁的 20 年中建立起来的和平与秩序,提高了经营工商业的雅典市民的经济实力,雅典的经济中心已经明显从土地转向了工商业。在这种状况下,让以土地所有为经济基础的贵族重登政治舞台,过于无视现实。因此,克利斯梯尼没有止步于恢复梭伦的改革上,借用亚里士多德的话,他“将体制改革得更加民主”。

 克利斯梯尼

克利斯梯尼首先从行政改革入手。城邦国家雅典的领地阿提卡一带被分成三大区:首都雅典市和海港比雷埃夫斯一带为第一区,整个沿海地带为第二区。内陆为第三区。每个大区划分 20 个小区,各小区根据人ロ密度再分若干“居民区”。这种“居民区”便是城邦国家雅典的行政基础。这项改革实施后,雅典市民的正式姓名就按名字、姓氏和所在“居民区”名称的顺序构成。例如,苏格拉底就成了阿洛佩凯区索弗罗尼科斯的儿子苏格拉底。表示家族和门第的名称彻底消失。这就是克利斯梯尼的改革被认为是民主改革的原因。

克利斯梯尼也进行了政治体制的改革,与梭伦进行的改革被称为“财产权利制”不同,克利斯梯尼的改革出现的政体叫民主政体,意思是由自由民众治理的政体。城邦国家雅典终于在公元前 6 世纪末实现了名副其实的民主政体。

首先,市民大会的权力得以强化。20 岁以上的所有雅典市民都有权参加市民大会。与罗马不同,在雅典市实行一人一票制。作为国家最高权力机构的市民大会,每年召开若干次。从是否开战,是否缔结和约,是否与他国建立同盟关系,到政府首脑的选举产生,全部由市民大会决定。克利斯梯尼保留了梭伦改革中的重点----四个等级的制度,但划分等级的标准有了变化,不再依据梭伦时代的农业收入,而是无行业区别的收入。因此,从事工商业的阶级在政治上的发言权得到了进一步的强化。

克利斯梯尼还设立了类似现在的省厅一样的机构,称五百人会议。五百人会议由各区以抽签方式选出的 30 岁以上的雅典市民组成,所以与出身、财产和才能全无关系。总计 500 人组成的这个机构处理日常政务。五百人会议每月召开数次,每次会议的议长都以抽签的方式产生。克利斯梯尼还将梭伦时代由任期一年的 9 人组成的政府官员增加到 10 人,重新命名为“内阁”。该词源自“战略”一词,也叫“国家战略官”。就任“国家战略官”的 10 个人每年由市民大会选出,这就是城邦国家雅典的内阁。

 古希腊民主架构

克利斯梯尼进行的最后一项改革是称为“陶片放逐法”的自我净化体系。很显然这是为了防止独裁而制定的。市民可以将自己希望放逐的人的名字写在陶片上,在市民大会上进行投票。每年只要过半数(又一种说法是只要够6000 块陶片),就有权把市民认为其权威和权力将会威胁到雅典的市民逐出国外 10 年。

世界史上第一个由普通市民直接参与国政的政体就在这个时期诞生了。后世称之为“直接民主政治”。每一个市民都和权力的行使直接相关。这一时期的雅典,就民主政治在规模和重要性上对他国产生影响的国家中,至今仍然是最早也是唯一的一例。

当时雅典享有权利的人数,即成年男子的人数是 3 万到 4 万。因为距离雅典路途遥远,或者到海外经商办事而无法出席在首都雅典召开的市民大会的人估计不在少数,能经常出席市民大会的人数据说在 1 万人左右。但是,1 万也不是个小数目。不难想象,雅典人特有的旺盛的独立意识和擅长辩论的性格,每每使得议事进程十分缓慢,面且 1 万人是否都具备政治判断力也是个问题。

城邦国家雅典确立了人类史上第一个民主政体,这一政体一直延续到公元前 5 世纪。那么在这个时期,与雅典并驾齐驱的希腊城邦国家的代表之一----斯巴达实行的又是怎样的政治体制呢?所谓政治体制不是单纯的政治问题,因为选择什么样的政体和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方式密切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