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巴达

绝大多数的希腊城邦国家在雅典之后也步入了民主政体的行列。与此相反,斯巴达却坚守着自己特有的政体。与面向大海的雅典不同,斯巴达位于伯罗奔尼撒半岛的中部,是需要翻过一座座山才能到达的内陆之地。它的居民构成从建国之初就与雅典有所不同。

公元前 1200 年前后,多利亚民族挥师南下,征服了土著居民后,建立了城邦国家----斯巴达。征服者多利亚人没有在斯巴达实行同化土著居民的政策。像斯巴达这样,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界限分明,并一直保持这种状态的城邦国家只此一国。在斯巴达,统治者和被统治者的区别不在实力的有无,而在于民族的不同。

斯巴达位置图

首先是征服者的子孙,构成现有统治阶级的斯巴达人。他们是自由市民及其家人,共约 1 万人。他们集中居住在市中心。服兵役是这些血统纯正的斯巴达人的唯一工作,参与国政的权利也只有这些人享有。其次是从事工商业的阶级,叫皮里阿西人。他们既不是多利亚人,也不是斯巴达土著居民,他们大概是追随征服者多利亚民族而来的出生于其他地方的希腊人。皮里阿西人是自由人,但没有市民权,当然也没有参与国政的权利。不享有市民权的他们自然没有选举权,但是有义务服兵役。

城邦国家斯巴达种姓制度的最后一个阶层是农奴,叫希洛人。这些人是多利亚人入侵前的斯巴达原住民。希腊青铜器文明中心的他们被使用铁器的多利亚人征服后,甘居农奴地位,虽然不是奴隶,却相当于奴隶。除了结婚,他们没有参政权、私有财产权和裁判权等市民享有的诸多权利,甚至连市民应尽的义务----服兵役----也没有。他们唯一的工作就是在斯巴达人的衣场里劳作。

斯巴达人、皮里阿西人和希洛人的人口比例约为 1:7:16。这一人口比例决定了斯巴达的一切。

斯巴达人专事军务而把农业和工商业交给被统治阶级的做法,大概是只占总人口二十四分之一的人口要统治余下人口的一个策略吧。尤其是被统治者中,打上了农奴身份烙印的希洛人常常处于不稳定的状态。所以,以军事国家著称的斯巴达是从最初出于安定国内的需要而渐渐发展成为军事国家的。

作为军事和政治的最高权力者,斯巴达有两位国王,分别由两家名门望族世袭。两位国王不是轮流执政,而是同时执政。这就是二头政治,是由世袭的两位国王共同统治。这种政体与君主制的一位国王统治不同,而是两位国王统治的政体,又叫二党制。即使在全希腊所有城邦国家都受雅典民主政治影响的时代,斯巴达仍然保持了其独特的政体。不仅如此,在公元前 7 世纪后半叶,来库古进行的改革进一步稳固了这一体制,使得斯巴达的风格更加激进。

斯巴达改革家来库古

与梭伦改革决定了雅典的风格一样,来库古的改革也决定了斯巴达的风格,虽然这两个风格截然不同。所谓“改革”,实在是一个令人深感恐怖的说法,因为改革失败会置一个民族于死地。即便成功,也会决定一个民族的风格,由此决定一个民族的未来,因此绝不可草率从事。

来库古的改革使斯巴达更加彻底地成为一个军事大国,斯巴达人的日常生活更是以军务为至高目的。孩子一出生,就要经过长老们的检?。经过检?,判断一个孩子是否能健康、平安地长大,被认为不够健壮的孩子当即会被抛弃或沦为奴隶。被认为有希望成为强壮战士的婴儿由父母抚养到 6 岁,一到 7 岁,便要离开父母开始集体生活。他们与同龄人一同生活,按照以培养合格战士为目的的严密计划接受教育。到了 20 岁,斯巴达人就开始服兵役,一直到 60 岁退役。30 岁之前有义务过集体生活,即使结了婚,晚上也必须回到兵营。

  斯巴达斗士

在斯巴达,除了参与国政和服兵役外,男女完全平等。女人和男人一样为了有一个健壮的体格,有义务吃好饭,当然也是为了可以生育健康的后代。为此有严格的体重管理,严禁甜食、酒和美食。和男人一样,女人也必须接受体育教育,并在一次次的运动会上接受检验,成绩优秀的比较容易出嫁。如果在当时女子也能参加奥林匹克运动会的话,在女子项目上,斯巴达人大概要占绝对优势吧。

和男子一样,无论是训练还是运动会,女子都要以裸体进行。大概来库古认为越是掩饰就越容易产生邪念吧。在斯巴达,性生活不过是以生产身强力壮的战士为目的的一种手段,所以,单身会被人蔑视。丈夫战死后,已经养育了子女的寡妇,国家更是鼓励其再婚。斯巴达女人的义务是尽可能多地生育健康的孩子,同时料理好以纺织为主的家务事。

斯巴达女兵

即便是男子,除了适合少年学习的读物外,绝不欢迎内容曲高和寡的书籍和喋喋不休的高谈阔论。至今在意大利仍将沉默寡言的人称为“斯巴达式的”人,城邦国家斯巴达所在的地方叫“斯巴达式的”地方。在古代斯巴达,夸夸其谈会遭到蔑视,在大会上发言也以简明扼要为佳。作为斯巴达的战土,别说是埋头读书了,就连心存疑问或是浮想联翩都是不被认可的。对于斯巴达人来说,美德就是勇敢、服从和有爱国心。

但是,建立了斯巴达体制的来库古深知,改革光靠嘴说是不够的,只有到了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地步,改革才会成功,才会持久。他废除了之前在斯巴达流通的金币和银币,决定以铁币作为流通货币。因为使用铁制货币,别国商人就不愿前来通商,于是,一切与艰苦朴素的生活无关的东西也就不会再进入斯巴达境内。而艰苦朴素的生活所需的东西在斯巴达境内可以做到自给自足。

从事农业的希洛人每年只要把自己收获的农产品中的一半交给斯巴达人就可以了,所以斯巴达人本来就不富裕,又因为使用铁币,他们更是没有了要储存粮食的兴致。但是,无论生活水平多么低下,只要大家都处于同样的水平,也就不会产生嫉妒,自然也没有富人和穷人之间的阶级斗争。斯巴达因此以没有窃贼而闻名。斯巴达也没有雅典摆脱不掉的权力斗争,因此得以在政治上保持了长久的稳定

由于斯巴达人一切都服从于军事目的,所以其军事力量之强大令人惊畏。尽管军队数量很少,但是其威名甚至远震波斯。在希腊,一提起精锐部队,指的就是斯巴达的步兵军团。但是,斯巴达除了战士什么都不产。哲学、科学、文学、历史、建筑和雕刻,没有留下任何一样东西。非要说留下了什么东西,那就是一个词“斯巴达式的”。

 斯巴达重装兵团

但是,在古代,斯巴达有强大的军事力量。随着他们的假想敌雅典实力的不断增强,斯巴达也渐渐对自已固守斯巴达式山地感到了不安。他们开始向外侵略,到了公元前 6 世纪末,整个伯罗奔尼撒半岛几乎都被斯巴达置于其统治之下。斯巴达联合所有已经处于其统治之下的城邦国家,组成了“伯罗奔尼撒同盟”。

公元前 500 年前后,在多达 150 个的希腊城邦中,只有雅典和斯巴达异军突起,遥遥领先于其他各国。雅典靠的是经济实力,斯巴达倚仗的是军事力量。可是,在这一时期,生活方式截然相反的两强之间并没有发生冲突。如果此时希腊内部发生战争的话,其结果必定两败俱伤,因为大敌从希腊之外袭来。波斯战争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