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丘民族萨莫奈人

 萨莫奈人是一支生活在意大利中部到南部山岳地带的民族,它没有一个统一的国家,也没有自己特有的文明。因为地处山岳地带,所以,萨莫奈人只从事放牧业,与大海基本无缘,他们也没有向外扩张的野心。长期以来,罗马与这一山岳民族没有发生过任何关系。但是,当罗马把以加普亚和那不勒斯为中心的坎帕尼亚纳入势力范围以后,罗马和萨莫奈人之间的冲突就不可避免了。

 公元前340年的罗马和其他民族

罗马原以为这个对手很容易对付,却出乎意料地费了很大的气力和时间。原因是萨莫奈人的作战方式与罗马人业已习惯的战法截然不同。萨莫奈人善于游击战,但罗马军团的阵势更适合在平原作战。深知自身优势所在的罗马军试图把敌人引到平原,却屡屡失败,因为萨莫奈人没有打垮罗马的野心。于是,罗马军不得不深入到山岳地带。战时的萨莫奈人采用的战术最适合山岳地带,他们不编组大队,以小分队为单位神出鬼没。袭扰罗马军就是他们的战术。

罗马和萨莫奈人之间的战争开始后的第五年,即公元前 321 年,南下与萨莫奈人作战的罗马军得到一个消息,说萨莫奈全军正在向普利亚集中。率领罗马军团的两位执政官对此确信无疑,他们认为这下可以在平原全歼敌人了,于是下令全军向西挺进。不料,这是个假情报。萨莫奈军并没有在平原,而是在距平原不远的山区,等待罗马军团自投罗网。

在山与山之间的狭窄小路上,罗马军一路西行,眼看就要通过考地乌姆峡谷了。过了峡谷前的一段狭窄小路,进入峡谷的罗马军前锋再次踏上狭窄的通道,就在他们准备走出峡谷的时候,横躺在地上的树木挡住了他们的去路。惊恐不已的罗马士兵连忙转身,试图从入口离开峡谷,然而为时已晚,人口处也已被封死。峡谷很窄,两侧是岩壁裸露的陡峭、险峻的山岭,从这里往上爬简直比登天还难。峡谷两端被萨莫奈土兵从路障上面射出的箭所阻挡,难以靠近。多达 1 万人的罗马军团困在了考地乌姆峡谷之中。

 萨莫奈战争场面

几天过去了,萨莫奈军队还是没有进攻,因为他们深知罗马士兵在肉搏战中的勇猛。罗马士兵一次次地试图突围,都以失败告终。敌人没有打来,饥饿却开始袭击他们。粮食早已吃光,他们杀马充饥,现在马匹也没有了。虽然峡谷内有水,但在满是石块的河床上寸草不生。罗马军团终于不战而降。

执政官的副官受命前去向萨莫奈军要求和谈,萨莫奈方面同意签署和谈条约,条件是罗马军撤离那不勒斯一带,放弃殖民地,永远尊重萨莫奈人的领土权力。此外,在实现和平之前,要扣留 600 名罗马士兵作为人质。这是因为在罗马,即使是国政的最高权力者----执政官的决定,没有得到市民大会的同意也是无效的。

全副武装的萨莫奈士兵进入峡谷,他们要求罗马士兵走出宿营地,不许带走矛、剑和盾。作为战士,这是一次羞愧无比的投降。他们的武装被解除,执政官身上表示司令官的大红披风被取下。作为自由市民,罗马士兵甚至尝到了无地自容的羞辱,他们被要求脱去盔甲、衣服,像奴隶一样,只剩贴身的白色短衣。对罗马的自由民来说,这意味着半裸体。在罗马,着这种装束走在外面的只有奴隶。

 萨莫奈战争场面

萨莫奈士兵对罗马士兵的惩罚不止于此,他们强迫罗马士兵半裸着身体穿过矛林。站在两侧的萨莫奈士兵用侮辱性的语言不断辱骂一个接一个走过他们面前的罗马士兵,有人甚至用矛扎罗马土兵。不少罗马士兵因此或受伤倒地,或当即身亡。侥幸从这种屈辱中死里逃生的罗马人,还被要求以同样的装束回罗马。此外,被扣押的 600 名人质在得到罗马市民大会的同意,和平条约生效前,被关进了萨莫奈人的监狱中。

被称为“考地乌姆和平”的罗马和萨莫奈人之间的和平持续了 5 年。这5年里,罗马继续扩大和确立罗马联盟。扩大新的同盟者为罗马军输入新的血液的同时,延长了罗马军的补给线,其结果是对萨莫奈人的居住地形成了包围之势。之前,两位执政官通常各率一个军团,但是。这一时期以后,改成了分别指挥两个军团。罗马的战斗力得到了成倍的增加。这时,5 年来一直蛰居在山区的萨莫奈人,得知曾经把罗马军围困在考地乌姆的自己已经被肉眼看不见的包围圈围住了。

公元前 316 年,罗马认为已经作好了再战萨莫奈的准备。恰恰在这时,对方给了他们开战的口实。因为罗马在考地乌姆峡谷败给了萨莫奈,罗马联盟的加盟国加普亚倒戈萨莫奈。加普亚位于那不勒斯以北,自古被认为比那不勒斯重要得多。因为,是否控制加普亚,关系到是否能控制意大利南部。这个加普亚,选择脱离罗马联盟,投奔了萨莫奈人。对此,罗马自然不能置之不理。

罗马军首先成功击退了加普亚的援军萨莫奈军,继而进攻加普亚。攻陷几乎毫无抵抗能力的加普亚非常容易。加普亚人中的权贵全部被处以死刑。收复了通向意大利南部的要塞加普亚后,罗马于 4 年后的公元前 312 年铺设了从罗马到加普亚的道路。这是通过有效利用道路,建立罗马式有机的战略通道的正式开始。收复加普亚后的罗马没有乘胜追击,一举征服萨莫奈人。但是也没有停止从意大利中部到南部的势力渗透。在常以四个军团的规模出征的罗马面前,萨莫奈人统治下的地方一个一个地被纳入罗马势力范围内。

 
罗马统一意大利半岛前的经过

公元前 04 年,被一步步逼进深山的萨莫奈人与罗马签订了和谈条约。和考地乌姆时不同,这次和谈是用剑得来的。这次和平只维持了 6 年。因为居住在罗马以北的各个民族大概以为罗马此时把目光投向南方是个绝好机会,于是纷纷起兵。在亚平宁山脉以北、波河一带定居已久的凯尔特人就是公元前 390 年一度占领过罗马的民族。他们蠢蠢欲动,再次觊觎罗马。被罗马各个击破、不断遭到侵蚀的伊特鲁里亚人与凯尔特人结成了统一阵线。生活在亚平宁山脉亚得里亚海一侧的翁里亚人也加入了对罗马的战斗中。除了这三个民族,萨莫奈人也决定参战。

不久,凯尔特、伊特鲁里亚、翁布里亚和萨莫奈的四支军队在亚平宁山脉以东的森提诺集结完毕,罗马军团的主力也在距离敌军 6 公里处布下了阵。第一次战斗未见胜负,但是,战斗的进程始终有利于罗马军队。罗马人知道,萨莫奈士兵与凯尔持士兵一样,第一次战斗时其战斗力非常强。但是随着时间的延续,他们的战斗力会逐新减弱。因此,罗马军团采用的战术是战斗开始时避敌锋芒,待敌人的战斗力减弱后再全面出击。为此,负责给敌人致命一击的骑兵部队作为罗马军团的右翼保存实力。
    战斗以罗马人的全面胜利而告终。萨莫奈军总司令官战死,被包围的凯尔特军队试图从狭窄的出入口逃回自己的宿营地,却在围栏前被罗马士兵杀死。这天的战斗,敌方损失 28 万名士兵,被俘达 8000 人。罗马军团马不停蹄,乘胜追击。凯尔特人被赶到北方,翁布里亚人和伊特鲁里亚人同意加入罗马联盟。

公元前 290 年,最后一个坚持顾强抵抗的萨莫奈人也投降了罗马军。这次提出和谈的是萨莫奈人方面。萨莫奈人居住地成为罗马联盟中的同盟市。在他们生活的山岳地带中心,建起了由罗马市民团殖民的殖民地,取名韦诺萨。公元前 285 年,从罗马到加普亚的阿皮亚大道延伸至此。随着罗马霸权扩张,以阿皮亚大道为代表的罗马大道增加到了 6 条。这些道路把首都罗马和建在战略要地的殖民地(科落尼亚)联系在了一起。公元前 290 年,罗马完成了对意大利中南部称霸。沿意大利南部海岸,首次与希腊人引以为傲的繁荣城市直接相接。